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44 頁


勢必要解釋許多前因後果,等於是問一答十。而且事先既然已經發了誓,這也不是什麼說不得的隱私。只是平時沒機會聽他提起,所以話音一落,席上各個都側耳靜聽,其實暗自都很好奇。沈赫只略微思考片刻,便說:「那我講了。我給一個男孩
作者:阿朔 / 頁數:(44 / 0)

金金快馬加鞭道:「那就趕緊輪流問他吧。機不可失,時不再來。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只此一次,逮住就問最狠最棘手的問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宋曉君先問:「你是什麼星座的?」
別人沒怎麼樣,金金聽了差點暈厥過去,忙喊道:「這個不算。我的爺爺活祖宗。問星座?你是相親來的嗎?我們這位沈大少爺是千金難開尊口的,我剛說好要逮着機會往死裡問。你這不是明擺着存心放水嗎?」
話還沒說完沈赫便道:「你別耍賴。落子無悔。現在我說,我是天蝎座的。問題回答好了,這算是一個。時尚書屋
下一個呢?」
金金忙止着小可和段哥說:「先別忙。我來問。照我的標準,你們再接着上。」
然後想了想,講道:「說說看你印象最深的一次分手經歷。」
話一出口金金便一臉賊笑,這個問題一問出來勢必要解釋許多前因後果,等於是問一答十。而且事先既然已經發了誓,這也不是什麼說不得的隱私。只是平時沒機會聽他提起,所以話音一落,席上各個都側耳靜聽,其實暗自都很好奇。時尚書屋
沈赫只略微思考片刻,便說:「那我講了。我給一個男孩子看了一張病歷卡,然後我們就分手了,這就是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分手過程。」
說完之後等了很長時間。金金仍盯着他看,半晌問道:「完啦?」
「完了。」
沈赫道。時尚書屋
「你這話憋得人實在是太難受了。這裡面怎麼什麼原因經過都沒有,就看了一張病歷卡就分手了?病歷卡上寫什麼呀?那個男孩子是誰啊?你們什麼時候交往的?你怎麼全都不說明白。這哪算什麼回答。」
金金忍不住亂髮牢騷。時尚書屋
沈赫道:「你打算一個人問幾個問題?你的那個我已經回答了。」
段哥和小可也被他一個半不鋃鐺的回答吊得心癢癢。段哥說:「那我來問一個問題。病歷卡上寫的是什麼病?」
沈赫不假思索地說:「胃出血。」
小可皺了皺眉頭,仍舊不太明白,說道:「我能問一下具體是什麼事情嗎?真的很想知道。告訴我們聽聽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沈赫看了他一眼,道:「這算是你的一個問題嗎?」
小可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沈赫說:「他是我很久以前交往的一個BF。我和他在一起的時間不長。剛開始交往的那段時間總是我約他出來。後來有一次他主動約我看電影。時尚書屋
那天不湊巧我胃出血住進了醫院。所以我就託人打電話去跟他取消了約會。然後有半個月左右的時間我都沒有主動去聯繫他。」
小可插了一句嘴:「為什麼呢?」
沈赫又盯着他看了一眼說:「因為我不喜歡別人看到我生病時候的樣子,不想他來探望我,所以就消失了大半個月。後來等我的病好了以後,我又去找他。他問我這段時間都在幹什麼,這麼長時間為什麼都不聯繫他。我跟他說我生病了,所以沒出來見他。時尚書屋
他不相信。然後我就說,我這裡有病歷卡,你要不要看。他說要。我給他看了病歷卡,之後我們就分手了。」
宋曉君抬了抬眉毛。小可咬了咬嘴唇。段哥輕咳一聲。他們都是第1次聽沈赫講關於他自己的事情,有點不太適應他講述事情的方式和語氣。時尚書屋
三個人都沒有開口說話。時尚書屋
金金忙說道:「好了,問題問完了。接着玩吧。」
一圈牌發下來,這回最小的是小可,他侷促地笑着,伸手在腦後順了一下自己的「小尾巴」,每到緊張的時候他便習慣性地做出這個動作。時尚書屋
第10一章(4)
接着小可便很自覺地發誓。時尚書屋
才講到一半,宋曉君「撲哧」一下笑出了聲。時尚書屋
金金問:「怎麼了?」
宋曉君忙道:「沒什麼,只是忽然之間想到了翡翠。我在想要是她在這裡的話會發什麼樣的誓。」
金金想了想也笑了起來,說:「不用猜一定是這樣。」
說著便心懷不軌地抿起一對虎牙,學着翡翠說話時的腔調道:「我翡翠對天起誓。若是以下所言有半句假話。我下輩子作個女人就代代為奴,變個男人就世世為娼,而且還是最美麗最美麗的娼。」
說得大家哄然一笑。時尚書屋
段哥道:「你就這麼背後作踐她吧,小心她知道了跟你沒完。」
金金說:「要是讓她知道了那就準是你們告的密,再沒有其他人,我就單找你們算帳。」
說著大家又繼續玩遊戲。幾圈轉下來之後几乎每個人都被問過了問題。金金問起問題越來越刁鑽古怪,輪到他自己回答了他便又投機取巧,變着法兒地招笑惹罵,把一桌人逗得前仰後合。時尚書屋
桌上有兩瓶上好的紅酒,大家觥籌交錯,舉盞笑談。「真心話」問膩了以後,收起撲克牌又玩「皇帝皇后」的遊戲。說說笑笑時間過得飛快,金金時不時地加上幾句插科打諢,餐桌上不斷髮出爽朗的笑聲。時尚書屋
晚上十一點一過,已經是酒酣意懶,人心散動。時尚書屋
沈赫一看時間不早便要先回去。金金和宋曉君說笑了一陣也打算離開。於是段哥和小可便草草收拾了一番出門送別他們。因為喝了酒的緣故,所以段哥便沒有開車,而是代由步行送他們到攔得到出租車的大路上。時尚書屋
接近子夜,沿途的路燈都彷彿打起了瞌睡。段哥和小可一直等把所有人送上車才轉身回家。時尚書屋
晚間的汽車像是被人施了魔咒一樣發了瘋似地快速行駛。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宋曉君已經回到家中。時尚書屋
姐姐仍未睡覺,手捧着半個西瓜,盤腿坐在床上看電視,電視的音量調到震耳欲聾的響度。時尚書屋
宋曉君關上門,把略帶汗漬的衣衫脫下掛在門後的鈎子上,問道:「這麼晚了還不睡?」
宋婷婷拿起遙控調低音量,然後說:「睡什麼?吵得要命哪裡睡得着。隔壁老林在家罵他女兒罵了一整個晚上,嗓門大得像要殺人一樣,這才剛停下沒多久。我只好看電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