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45 頁


要送你的生日禮物放在你枕頭底下,你還沒拆開看呢。」段哥說:「我現在想要的可不是你那生日禮物。」「那你想要什麼?」段哥氣定神閒地笑着,說:「你難道不明白我想要什麼嗎?」小可仰着臉,眼神迷茫地望着段哥,嘴角牽
作者:阿朔 / 頁數:(45 / 0)

「什麼事情又罵他女兒?」宋曉君一邊進出盥洗一邊問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宋婷婷說:「好像是為他女兒早戀的事情吧,罵的時候吹進我耳朵幾句,我沒仔細留心。」
宋曉君洗刷完畢,站在電視機前問:「關電視睡覺嗎?」
宋婷婷把吃剩的西瓜放在一邊說:「他們罵完了。那就睡吧。」
竹蓆上汪着宋婷婷不小心落下的西瓜汁。暗暗的,像一灘血水。時尚書屋
段哥和小可送走客人便慢慢踱步回家。時尚書屋
月郎星稀的天空裡偶爾有一兩隻迷了路的蝙蝠飛過,在深藍色的夜幕上划出一道黑色的身影。時尚書屋
段哥問:「今天開心嗎?」
小可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兩個人小心翼翼地走着路,生怕一不留神踩疼了誰的影子似的。走了幾步,小可說:「我要送你的生日禮物放在你枕頭底下,你還沒拆開看呢。」
段哥說:「我現在想要的可不是你那生日禮物。」
「那你想要什麼?」
段哥氣定神閒地笑着,說:「你難道不明白我想要什麼嗎?」小可仰着臉,眼神迷茫地望着段哥,嘴角牽着一絲微笑。時尚書屋
這微笑像是工筆極佳的書法,起勢、落墨、斗轉星移、收力、末了散得蹤跡全無。中間燥筆留下的飛白也是別有韻味。把人笑得牽腸掛肚,欲捨不能。時尚書屋
段哥出其不意地摟住小可便吻了起來。小可吃了一驚,邊吻邊推脫,一邊笑着說:「快到家了,忙什麼,看待會兒有人來了。」
段哥把他摟得更緊,笑着說:「有什麼好怕的,誰這麼晚了還會出來亂逛。」
小可指道:「真有人來了。快走吧。」
不遠處果然走來四五個人。黑漆朦朧的看不清長什麼模樣。時尚書屋
那幾個人像是在一路走一路議論。時尚書屋
「看準了,是那人嗎?」
「是他,我認得出,沒錯。在這裡碰到了也算他小子晦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可惜了沒帶傢伙。」
「就這樣空手就可以了。先給他點小苦頭嘗嘗。以後再敢太歲頭上動土就不讓他這麼太平了。」
四五個人一邊說著一邊越走越快,像是衝著段哥的方向走來。時尚書屋
臨近還有十多米的距離,小可忽然發覺他們來頭不妙,忙要拉著段哥拔腿離開,可惜已經晚了。時尚書屋
那群人由一個帶頭的衝上來伸手便糾住段哥,照臉就是一記耳光,把段哥的眼鏡打落在地。時尚書屋
小可大叫:「你們這是要幹什麼!」段哥一下子被打得懵住了,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時尚書屋
另一個人甩手推開小可。時尚書屋
接着所有人一擁而上,有的按住段哥的肩,有的用拳頭打他的肚子,有的用胳膊肘使勁地頂他的後背。時尚書屋
段哥痛得蹲下身體,那些人又拿腳一陣猛踢亂踹。時尚書屋
小可在邊上嚇得直哭,邊哭邊喊:「你們是誰!憑什麼打人!」
先開始還喊得出聲音,後來越哭越語無倫次,又想要上前去拉開他們,又想要去護着段哥。結果被幾個男人用力推倒兩次。時尚書屋
第10一章(5)
段哥嘴裡疼得呻吟不斷。臉上身上全是鮮血,像是渾身上下塗滿了艷紅滑膩的油彩。時尚書屋
空曠的馬路上腥氣裹雜着夜風飄得四處都是。時尚書屋
段哥倒在地上不能動彈,四五個人這才零零星星地停下手來。那帶頭上來的男人往地上吐了一口痰,罵道:「媽個屄。以後老實點。告訴你,生意不是像你這麼做的。時尚書屋
出來混要懂規矩。」
說完,旁邊一個人上前迎着段哥的腦袋又死命地踢了一腳。時尚書屋
一幫人揚長而去。時尚書屋
小可早就哭得不成了人樣,大跨箭步衝到段哥身邊,手抖得几乎抬不起來,勉強把段哥摟在懷裡,邊哭邊問:「你……你沒事吧?」
不知道他渾身上下是哪裡在往外冒血,只是不停地流。玻璃鏡片碎了一地,瑩瑩閃閃反射着慘淡的路燈光芒。時尚書屋
夏天的夜空兀地亮出一道青光,時間長得像是落在深不見底的懸崖裡。路燈籠罩着的光影中正有一群蒼茫渾厚的小飛蟲翩翩起舞。時尚書屋
小可顫微微地從口袋裏掏出手機。一隻手摟着段哥,一隻手撥號。時尚書屋
打的是沈赫的電話。時尚書屋
信號剛接通,那頭道了一聲:「喂?」
小可這裡已經哽咽得出不了聲了,只是含含糊糊地喊着:「哥……」
一隻冷漠的黑貓站在屋頂,聳着脊背,注視着腳底下發生的事件。時尚書屋
第10二章(1)
殘陽勝血。灼燒了一整個白天的大地直到黃昏的時候依然怒氣未消,遠處連接近處的景象彷彿是被蒸籠煮過一樣扭曲着往空間的各個方向蜿蜒。走在路邊的行人臉上都泛着汪汪的油光。一輛汽車排出一團濃重的黑煙。時尚書屋
雲遮霧繞,一時閉住了日頭。時尚書屋
等到汽車尾氣散盡,才顯出一個人的輪廓,正仰頭觀望着車站的指示牌。時尚書屋
宋曉君按着記下的地址找到了醫院的所在。時尚書屋
走到病房門外,透過門框上的玻璃窗看到小可和沈赫正坐在椅子上,帷布遮住了大半個病床,因此看不見段哥的情況。時尚書屋
宋曉君推門進去。沈赫和小可同時轉身。整個房間像是被什麼化學試劑漂過一樣,白得纖塵不染。時尚書屋
宋曉君瞥眼看見段哥頭上手上纏滿了繃帶,白色的紗布上有淡粉紅的藥劑和深褐色的血痕,臉上腫出好幾塊地方,青的紫的散成一片。時尚書屋
宋曉君坐下詢問了幾句大體的情況,小可顯然還沒從驚懼傷慟的情緒中出來,落寞着一張小小的臉,隻字片語地講述着,始終沒有拼湊出一句完整的話來。時尚書屋
沈赫代為轉述醫生的說法:「有幾腳踢得很重,他頭顱裡面現在還留着淤血,症斷下來有輕微的腦震盪。身上的小傷都是其次,關鍵這兩天要是能從昏迷狀態裡醒過來,腦子損傷不大的話就沒問題。現在還要觀察。」
小可聽著便用手背輕輕擦拭眼淚。宋曉君低聲感嘆,然後勸了小可兩句。小可點了點頭,眼角的淚仍在流。時尚書屋
沈赫起身說:「你們先聊着,我出去抽一根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