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5 頁


問功課呢。」隨即轉過頭對著宋曉君吐了吐舌頭,說道:「天天像防賊一樣看著我,遲早有一天非得被他逼死不可。哥哥,不跟你多說了,我先回家去了。」宋曉君「哦」了一聲,出了一會兒神,然後掩上房門。沒有人去關心老中醫死的
作者:阿朔 / 頁數:(5 / 0)

宋曉君小的時候很怕這老頭。奶奶要嚇唬他便說:「你不聽話就把你送到後樓老中醫家裡去,讓他把你吃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像這樣的威嚇對宋曉君或是周遭住着的一群孩子都很管用,他們多多少少都對這男不男女不女深藏淺出的「老妖怪」心存忌憚。時尚書屋
隨着時間的推移,幼年的記憶逐漸淡去。這兩年几乎看不到老中醫的身影了,他在人們的視線中消失得太久,差不多已經聽不到有什麼人再去談論關於他的事情了。時尚書屋
第1章(4)
然而忽然之間他就死了。時尚書屋
宋曉君問:「生什麼病死的?」
「上吊死的。」
林家小妹妹睜大眼睛故意掐低了嗓音說道。時尚書屋
「上吊?」宋曉君像是被這兩個字紮了一下,反問了一遍。時尚書屋
耳聽著小姑娘的爸爸在走廊裡喊:「死哪裡去了?一會兒工夫不見又野出去了!」
小女孩忙對著外邊嚷:「你別亂喊亂叫的,我哪是到外面去了,正在宋姐姐家問功課呢。」
隨即轉過頭對著宋曉君吐了吐舌頭,說道:「天天像防賊一樣看著我,遲早有一天非得被他逼死不可。哥哥,不跟你多說了,我先回家去了。」
宋曉君「哦」了一聲,出了一會兒神,然後掩上房門。時尚書屋
沒有人去關心老中醫死的時候心裡到底想了些什麼。他的大半生對於別人就像是一堆謎,而這最後一個謎團也夾纏在人們的唾沫口水之間,和他的生命一起去了另一個世界。時尚書屋
終歸有一天他會被所有的人忘記,就像是從來也沒有來過這個世界一樣。時尚書屋
姐姐回來了。宋曉君沒有留心。時尚書屋
上吊死的。沒梁沒櫞的城裡公房,弔在哪裡呢?時尚書屋
宋婷婷開始忙活燒飯的事情,走進走出,手裡腳下一刻不停。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宋曉君慢慢整理好桌子上的書本。一邊想著和蘇洋的最後一次見面,一邊又想著後樓死了的老中醫。忽然他把理好的書包往床上一扔,衝到廚房,拉著宋婷婷說:「姐姐,後樓的老中醫死掉了。我去看看,一會兒就回來。」
姐姐展了展睫毛,沒明白怎麼回事:「看什麼東西?誰死了?」
宋婷婷的問題還在油煙蒸騰裡打轉,宋曉君已經飛也似地奔了出去。時尚書屋
「這個小孩真是瘋掉了。整天不曉得想些什麼。」
後樓下空地上圍了許多人,仰望指點着,把死了的人再細數一遍功過得失。那些險些被忘記的舊事又一次被重提起來,七嘴八舌好不熱閙。宋曉君三步兩步蹭了進去,然後站定。時尚書屋
「死了的人呢?」他隨口問一個專心說講的老阿婆。時尚書屋
老阿婆不回頭,仍憑空望着二樓說:「早被運走了。」
「你剛纔見到了?」
「是啊。黑不溜湫的一條。喏……」
老阿婆仰起下巴指道:「就是以前這老頭子在陽台上老是掛風鰻的那個大鐵鉤子上邊。遠遠看著像條大魚,近看了才曉得是個死人。」
這時議論紛紛的閒雜鄰里也參與了進來,宋曉君站在邊上一字一句地認真聽著。時尚書屋
「清明節呀,沒辦法,被冤鬼鎖走了。」
「以前生活不檢點,報應總會來的。還是太太平平作人好。」
「他家不是養了一隻貓嗎?現在人一死,連貓也不見了,真是世態炎涼呵。」
「聽說家裡連一個靠得住的親戚都沒有,他的後事誰來操辦呢?」
「反正來來去去他也就一個人,也用不着開什麼追悼會的。他是個醫生,死了以後身體也不用燒掉,說不定就直接送去捐給國家做實驗了。這樣的人,死了倒可以做做貢獻,這輩子也就這樣了,修修來世吧。」
所有的講話都是唏唏唆唆交頭接耳的。時尚書屋
空氣裡聚集了太多暴戾之氣。婆婆媽媽擠成一堆,你吸着我呼出的空氣,我又吃進他哈出的氣體。宋曉君無心再細聽下去,於是轉身回到家裡。時尚書屋
姐姐剛掛上電話。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碗箸,只等着開飯。時尚書屋
吃晚飯的時候,宋曉君埋頭大嚼。宋婷婷冷不丁開口說道:「好久沒見你那個同學蘇洋了,怎麼不叫他到家裡來玩呢?」
宋曉君一陣猛扒,吃了好幾口白米飯,說:「人家很忙的。」
「那五一放假了讓他來玩吧。這孩子挺討人喜歡的。」
宋曉君鼻子裡出了一口氣,也不曉得是答應着「嗯」,還是生氣的「哼」。時尚書屋
一個星期前,蘇洋約宋曉君出來有話要說。宋曉君不知道是什麼事,於是心裏邊不免暗自揣測。時尚書屋
等見了面,兩個人 互望了一眼,便同時把頭低了下去,滿臉都是尷尬的神情。宋曉君打點出十足精神,準備聽蘇洋要說些什麼。時尚書屋
街對面的路燈下,有個新喪的孀婦帶著孩子正焚燒死人的衣服。氣氛有點壓抑,漫天的煙灰像是呼之慾出的心事,飄滿整個空間。時尚書屋
蘇洋想了一想,開口說道:「我們以後不可以再做這種事情了。」
宋曉君心裡頭咯噔一跳,沒想到劈頭蓋臉上來的第1句竟是這個話,他臉上仍然故作平靜,牙齒險險地咬着下唇。時尚書屋
蘇洋醞釀了一下,接著說:「我們認識有一年多了。從我剛剛轉學來的第1天起你就對我很好。我們是……很要好的朋友。」
宋曉君抬起頭死死地看著蘇洋。他的眼睛很漂亮,眼角收尾的地方有一顆淡淡的黑痣。時尚書屋
蘇洋躲開他咄咄逼人的眼神繼續說:「可我們都是男孩子。我們不可以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你也知道我們那樣做……是不對的。我們可以一起打球,可以一起看書、一起複習功課,我們可以在一起做很多其他的事情。但是上次那件事以後不可以再做了。時尚書屋
說實話我有點害怕,希望只是玩笑開過了頭,一場誤會,沒有其他什麼意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