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50 頁


是感情交往的底線,對情人的過去知道得太多,只會增加隔閡而不是互相瞭解;不想問,是因為金金的性格脾氣使然,他不是個喜歡追着舊事不放的人;不敢問,是因為不曉得Mark會有什麼反應,畢竟不是光彩的事情,好不容易藏起了傷疤竟然有
作者:阿朔 / 頁數:(50 / 0)

金金覺得自己像是一隻被圍困在浮木上的旱鼠,周圍應有盡有全是海水,而它卻要眼睜睜地被渴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金不是一個會輕易情緒低落的人。時尚書屋
這一次無端的沮喪是和天氣轉涼同時開始的。時尚書屋
以至于起初金金甚至錯以為是季節的突然變化引起了心理的不適。時尚書屋
情緒這東西難以捉摸,和天氣的瞬息萬變一樣,抓不住根源起頭在哪裡。時尚書屋
蝴蝶扇一下翅膀,就能引起一場軒然大波。時尚書屋
金金知道Mark從前在人民廣場當過男妓的事情,但是關於細節他從不主動去詢問。不是不好奇,也不是不感興趣。只是心裡有着微妙的念頭,不能,不想,不敢,也不願去問。不能問,是因為這樣的事情是感情交往的底線,對情人的過去知道得太多,只會增加隔閡而不是互相瞭解;不想問,是因為金金的性格脾氣使然,他不是個喜歡追着舊事不放的人;不敢問,是因為不曉得Mark會有什麼反應,畢竟不是光彩的事情,好不容易藏起了傷疤竟然有人要扒開了往上面撒鹽,想來也不是件叫人高興的事情;不願問,是因為即使知道了細節過程也不見得怎樣,總不能還希望Mark因為心裡有了虧欠便更用心地把他當一回事兒。時尚書屋
金金把頭蒙在自己掘好的沙坑裡。寧可不知是福。時尚書屋
可是,偏偏越不想知道就越有人告訴。時尚書屋
而且竟然還是Mark自己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金金聽的時候心裡顛來倒去橫豎不自在,恨不能自己的耳朵一下子失聰就好了,可又忍不住想要套他再多說兩句。前一言,後一語,全是自相矛盾的對白。時尚書屋
好在說這些話的時候Mark已經醉了,也分辨不出金金的真實意圖,只是一頓口沒遮攔,想到什麼就講什麼。時尚書屋
事情的開始金金也沒料想到最後會成這個樣子。時尚書屋
他本來約好Mark一同到浦東龍陽路底下一個冷僻的地方去飈車。結果出來見面的時候,發覺Mark似乎喝了酒,臉頰紅紅的,眼神也有些渙散。金金便問:「你沒事吧?」Mark笑道:「沒事。能有什麼事。」
車子開足馬力,斷了綫似地急馳在大馬路上。金金摟抱著Mark興奮刺激地大喊大叫。夜色深沉,他們倆像是剛從地獄裡被放出來一樣,肆無忌憚地歡閙叫囂。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Mark開車走的不是筆直的路線,握著車龍頭的手在抖,蜿蜒曲折地飄着S型的大弧度。車輪碾過的地方,有陣陣打着旋子的疾風快速地轉動。時尚書屋
遇見偶爾的一兩下顛簸,金金便像是到了高潮似的迸發出一聲吼,接着哈哈哈哈地大笑起來。時尚書屋
忽然迎面開來一輛夜行的大卡車,車速也非常快。正巧Mark的車子飄忽到了對面的方向,眼看要撞到了,金金嚇得驚聲尖叫起來,把頭埋在Mark背後。Mark猛地驚醒,拐轉車頭,千鈞一髮側過了車身。時尚書屋
兩個人都嚇出一身冷汗,停下車,靠在路邊。時尚書屋
Mark吁了一口氣,說道:「差幾公分距離,我的肩膀都已經快貼到卡車鐵皮上了。」
金金臉色一冷,心有餘悸,催道:「快回去吧,不玩了。」
Mark再次發動車子,可那車子卻閙起了彆扭,哼哼嘰嘰怎麼擺弄也不能啟動。金金着急問道:「怎麼了?沒油了嗎?」
Mark檢視了一圈,說:「油還有不少。可能是磨損太大,不知道哪個零件出了問題,估計是報廢了。」
金金一聽便泄了氣,說道:「天這麼黑,荒郊野外的這可怎麼回去呵?」
Mark說:「你等等。」
然後轉身向大路邊上的一條小道摸索走去。金金剛想問:「你要到哪裡去?」還沒開口,已經轉眼不見了背影,荒涼空寂的馬路邊只剩下金金一個人和一台快要散架的車子。時尚書屋
也不知過了多久,Mark又原路返回,手裡提着什麼東西。時尚書屋
金金見他回來這才把懸着的心放下,迎上去,問:「找到什麼好東西了?」
Mark一笑,揚着手,藉著隱約的路燈,似乎他的手上拿着瓶瓶罐罐的東西。時尚書屋
他邊走邊說:「這裡周圍我轉了一圈,都看不到有修車的地方。連借宿的旅館也沒有。公交車站倒是離得不遠,可也要等到明天凌晨才有第1輛車。回不去了,要在這裡過夜了。」
金金頓時像一隻被拔了氣門芯的輪胎,嘴裡嘟囔着:「這麼冷的天,睡在大馬路邊上肯定要睡出毛病來的。」
第10三章(2)
「那就不要睡啊。從沒試過在這麼偏僻的地方熬夜吧?我找來了些酒,喝點酒暖暖身子,說說話,一個晚上很快就過去了。」
金金接過Mark遞來的酒瓶,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心中一笑,也只好這樣了。時尚書屋
既不可能隨身帶著一次性的杯子,周圍也沒有任何乾淨盛物的容器,Mark和金金只能嘴對著瓶口直灌。時尚書屋
兩個人干喝着,眼睛都不看對方,空曠的大馬路上要過許久才會出現一部車輛。而那車也必是飛速而去,半點不想要停留的樣子。金金時不時地站起身,揮舞着手臂驅趕從路旁植物叢裡飛來的毒蚊子。Mark喝完了手中的酒,開口說道:「今天晚上喝得可不少了。」
金金回頭看著他,臉上的紅暈已經一陣連着一陣,便應道:「是呀。來見我之前你就已經喝過了吧?車子把手都握不住,直打飄。我問你有事沒事,你還說沒事。沒事喝那麼多酒幹什麼?」
Mark頭倚燈柱,雙眼含笑說:「酒喝多了開車才帶勁兒呵,感覺像是騰雲駕霧一樣,你剛纔在我後面難道不爽嗎?」金金聽Mark說話的時候已經舌倦眼蕩,像是醉得不輕,便說道:「得了,你站到那風口裡去吹一吹醒醒酒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