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51 頁


事了?看你今天人就不對勁。不能告訴我嗎?」遠遠的路燈照射下,Mark就像是個受了什麼委屈的小孩,埋着頭,半個脊背靠在樹的根基上。淒空的黑夜像一床巨大的棉被。連樹上的葉子被風吹過,發出的都是催人入眠的旋律。Mark
作者:阿朔 / 頁數:(51 / 0)

Mark瞪了瞪眼,道:「吹什麼吹。難道我醉了嗎?」說著自己手上的一瓶酒已經告罄,便來奪金金身邊沒喝完的酒。金金看他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怕他再喝下去真要出什麼事,便先一步把酒瓶搶到手裡不讓他拿去。可Mark的力氣比金金大,橫推豎拉,力逼着就要奪走。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金索性把酒瓶往地上一扔。只聽「咣鐺」一響,路口風急,空氣中頓時溢滿酒香。時尚書屋
Mark的手舉在半空,既不伸出去,也不縮回來,像是腦袋裏的弦被什麼東西浸泡鬆了,反應一時跟不上眼前變化的速度,仍然沒弄明白好端端的酒怎麼就灑了一地。等了幾秒鐘時間他才嘆出一口氣,緩緩走到路的最邊緣,靠着行道樹,整個人倒身坐下。金金走上前,關切地問:「到底出什麼事了?看你今天人就不對勁。不能告訴我嗎?」
遠遠的路燈照射下,Mark就像是個受了什麼委屈的小孩,埋着頭,半個脊背靠在樹的根基上。淒空的黑夜像一床巨大的棉被。連樹上的葉子被風吹過,發出的都是催人入眠的旋律。時尚書屋
Mark嘴裡咬着舌頭口齒不清地說道:「小阿福診斷書出來了。他得的是愛滋病。」
「誰是小阿福?」金金話才一出口,就有些後悔,覺得不該順着他的話問下去,隱隱覺得裡頭有自己不想知曉的事情。時尚書屋
「小阿福你都忘了?當初不是你帶他出道的嗎?以前我們一起在人民廣場噴泉對過蹲點的時候,不是一直就是小阿福幫我們把風的嗎?」不知Mark的眼神恍惚去了哪裡,金金在他的眼裡似乎成了另一個人。他繼續說道:「現在他也能幹了,人長大了,會自己攬生意了。不過我總是跟他講,你穩着點,別老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做什麼事情都沉不住氣,心裡頭老是燒着火似的,別人一看就知道你沒什麼真傢伙,看著你那嫩相就要欺負你。時尚書屋
可他偏不聽,為他好跟要害他一樣。現在嘗到苦頭了吧。『老標竿』介紹的生意他也去接,那是個什麼貨色,能有好事輕易到別人手裡去?結果就成今天這樣了。小阿福和一個外國鬼上床。時尚書屋
才一個月不到就渾身上下不自在起來,懷疑自己得了什麼不乾淨的病,現在去醫院一查才知道是愛滋。叫人看著恨也不是罵也不是。」
金金不等他把那些污七八糟的事情講完就走到一邊,獨自扇手吹風去了。時尚書屋
Mark站起身想要拉住他,一個踉蹌沒站穩,又坐了下去,說:「你怎麼走了呢?」
金金不理他。站着生了一會兒悶氣,拍死了兩三隻蚊子,然後轉身,走到迷迷糊糊的Mark身邊,問:「你現在還經常去人民廣場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Mark半睜着眼,回答了一句:「收心了。」
金金心裡暗道:「這還差不多。」
Mark話沒說完,又接着講:「只有憋不住想他們的時候才偶爾回去個一兩趟。」
金金立刻臉色陰沉,牙齒咬得「咯咯」直響,罵道:「沒人性的東西。」
於是轉身,車也不管,人也不顧,抬腿便走了。一個人在馬路上賭着氣淅瀝嘩啦地亂闖。也不知走了多遠的路,天色還是烏漆抹黑一片。時尚書屋
路仍是筆直向前不見盡頭,連個拐彎岔道都沒有。時尚書屋
金金只顧一個勁地往前走,冷不防眼面前橫出一條黑影,把他唬得厲聲尖叫起來。原來從路邊野地裡竄出的是一隻黑貓,悄無聲息地在金金面前立定。這貓有雙詭異的黃色眼睛,他見金金叫得這麼大聲也不慌張,輕輕邁開前腿,慢慢躡着步子。邊走邊轉動脖頸,一雙眼睛牢牢地盯着金金。時尚書屋
金金定了定神,發覺這貓爬動的姿勢竟像是個人在走路,不禁寒毛倒樹。心裡念道,這是什麼鬼地方,一直走下去還指不定會撞到什麼東西。於是他趕緊迴轉身,走了和剛纔差不多同樣長短的時間,回到Mark身邊,這時Mark已經睡熟。時尚書屋
金金看著他沉睡時一張俊秀的臉龐,心頭一動,推醒他,輕聲問道:「你到底有沒有真心喜歡過我?」
Mark醉夢裡醒來,揉了揉眼睛,獃滯了半天,反問道:「你是誰啊?」
金金怔住,一時間神志也跟着迷糊了起來,腦子裡打了三四個格愣才站起身,掄起一腳踢在Mark的屁股上。Mark倒也不覺得疼,醉笑了兩聲,翻身又睡了過去。時尚書屋
第10三章(3)
長夜露重,就這樣閙了整整一宿,第2天回到家裡金金就禁不住病倒在床。時尚書屋
熱湯暖藥地在家靜靜地調養了幾天,這才漸漸回覆過來。時尚書屋
天氣是殷殷實實地涼了下來。樹上的葉子几乎快要精光落盡了。每家每戶都開始換衣添褥,準備着手過冬。時尚書屋
大街上人們穿衣的色彩也從艷麗轉向暗淡。人走在路上,腳下全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步調,被風吹着,都恨不能一時飛起來,快點回到暖和的家裡。時尚書屋
小可這時已經把家中的舊窗帘全部換成了嶄新的花棉布。床罩被子枕頭也都換上暖色調的布料。很長一段時間他都在醫院裡忙進忙出,家裡就像是個廢棄的臨時倉庫,許久沒有人來打理了。時尚書屋
段哥出院的日子,小可提前一天就在家裡忙活開了,該收拾歸置的全都各就其位。時尚書屋
換枕套的時候,小可忽然摸到一個硬硬的物件,伸手探摸才發現,原來是段哥生日的時候他藏在枕頭底下的生日禮物,還沒來得及拆封。小可把他仍舊放到新的枕頭下面,繼續打掃其他地方。時尚書屋
第2天沈赫和小可幫段哥結清了所有住院費用,然後把他帶回家。沈赫坐在出租車的前排,小可和段哥坐在后座。小可的手輓着段哥的胳膊。沈赫有意無意地從後視鏡裡望着他們倆。時尚書屋
猛然一個急剎車,座位上的四個人同時往前撲頓。沈赫抬起頭的時候正巧看到小可在反光鏡裡也正對著他看,於是尷尬一笑把目光瞥向其他方向。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