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52 頁


一下。然後一步蹭不足三寸回到臥房,「嘩啦」一下掀開被子,弓身鑽了進去。蒙進被窩等早餐的時間裡,小可忽然想到了沈赫。想起他的時候,小可嘆了一口氣,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天花板。段哥住院的時間不算短,沈赫几乎請了全假陪在
作者:阿朔 / 頁數:(52 / 0)

這天晚上段哥在枕頭底下摸到了小可送的生日禮物。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拆開包裝打開看時,裡面是一個鑰匙形狀的足金掛件。應該是小可特意叫工匠打造的。段哥仔細端詳,發現這鑰匙留白的地方刻着「二零四」三個數字。這時小可已經在他的身邊睡着了,忙了一天,累得頭一靠枕就眼皮發沉,一眨眼工夫就進入了夢鄉。時尚書屋
段哥在他的額頭上輕輕地吻了下去。小可在睡夢裡皺起眉頭,用左手在眉間無力地抓撓了兩下。時尚書屋
清早醒來,小可揉眼伸腰,發覺段哥不在身邊,於是下床到其他房間尋找。段哥正在廚房裡煮牛奶。小可笑着走過去從背後悄悄摟住段哥的腰,什麼話都不說,把頭緊緊地貼在段哥的後背上。時尚書屋
段哥會心一笑,舉手緩慢地轉過身,說:「回床上去吧,等會兒着涼了不是閙着玩的。我這裡馬上好了,早飯送到你床邊來。」
小可踮起腳尖,在段哥的臉頰上用力吻了一下。然後一步蹭不足三寸回到臥房,「嘩啦」一下掀開被子,弓身鑽了進去。時尚書屋
蒙進被窩等早餐的時間裡,小可忽然想到了沈赫。想起他的時候,小可嘆了一口氣,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天花板。時尚書屋
段哥住院的時間不算短,沈赫几乎請了全假陪在床邊。時尚書屋
醫院的病房裡嚴禁吸煙。這段日子沈赫每回煙癮上來的時候就遠遠地離開住院大樓,躲到一個牆角邊點上一支香煙,低着頭猛吸一口,然後緩緩噴出一團雲霧。從段哥病房的窗戶望下去,一個順勢的角度正好能夠看到沈赫抽菸的地方。每回沈赫歪着頭扳動打火機的時候,小可總會站在窗戶邊不聲不響地臨視着他。時尚書屋
沈赫是個能把煙抽得非常帥的男孩子。抽菸的時候,他的眉頭緊緊鎖着,一吞一吐之間像是在冥想著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時尚書屋
沈赫抽完一根菸便會朝段哥病房的位置抬頭仰望。每當他快要抬起頭的一剎那,小可都會誠惶誠恐地躲到窗帘後頭,一隻手掩着帘子的下襬,另一隻手下意識地伸到背後撫摸發端的小辮子。等了片刻時間之後,再往下看一眼。這時沈赫或者已經掐滅煙頭離開牆根,或者有時他仍會接着抽第2根菸。時尚書屋
第2根菸所用的時間通常比第1根短,不到五分鐘沈赫已經走進大樓,蹬上樓梯。推開房門,看到小可仍守在病床邊。時尚書屋
床頭倒掛着的藥瓶中正有透明的液體一滴一滴地往下墜,通過針管全都溶解在段哥的血液裡……
等到段哥端着早餐來到床邊的時候,輕輕撩開被子一看,小可閉着眼睛已經又睡着了。時尚書屋
段哥放下早飯輕手輕腳地走出臥室。坐在沙發上,隨手翻了翻茶几上不知什麼時候的報紙——沒有特別吸引人的版面。接着他又右手托扶着下巴,盯着牆上小可的「眼睛」發了一會兒獃。記得這些黑白的特寫照片全是在北京的時候,段哥親自幫小可拍攝下來,帶回上海掛在牆上當作念想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如今一晃已經過去兩年了。時尚書屋
段哥整個人陷在沙發裡,思索着似乎鏡框的顏色有些陳舊,需要再重新去配一幅架子。時尚書屋
他閉上眼考慮該給這雙眼睛配一副什麼顏色的鏡框的時候,忽然想起了兩年前一樁有趣的小事。想著想著,便不由地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那時應該是春天發生的事情。時尚書屋
「天籟」酒吧舉行了個化妝舞會。所有進場的人一律被要求戴上面具。時尚書屋
建議面具最好是全罩臉的款式,彼此互相只能看到對方的眼睛和嘴巴上說話的空隙。為了增加樂趣和神秘感,跳舞玩樂的時候規定最好不要把面罩摘下來,等到舞會高潮的時候,由主持宣佈,才統一揭開面具。時尚書屋
當天晚上段哥也邀請沈赫來參加舞會。時尚書屋
可是沈赫百般推托,一會兒說:「我又不跳舞,去了也是傻站着。」
一會兒又說:「家裡沒面罩這玩意兒,特意為這去買一個又沒那閒工夫。」
第10三章(4)
於是段哥便從籌備舞會的道具箱子裡拿出一個來送他。時尚書屋
段哥一邊硬把面具塞到沈赫的手裡一邊說:「我給你面具。你給我面子。搞一次這麼大的舞會不容易,你只當是來為我捧個場。不跳舞你就坐著喝酒。時尚書屋
喝酒總不用人教吧?」
沈赫看了一眼手裡的面具,是一顆白馬的頭顱,四周圍絮絮拉拉地飄着皚皚的馬鬃。時尚書屋
晚上八點一過,舞會便隆重開場了。時尚書屋
燈影人影亂成一堆,貓狗鷄鴨,牛鬼蛇神,什麼樣打扮的都有。奇裝異服的人一個接一個地粉墨登場,不一會兒舞池裡就扭作一團,有人尖叫,有人呼喝,群魔亂舞,彷彿人間煉獄一般熱閙歡騰。時尚書屋
段哥頭戴一張鐵面人的假臉在舞池裡不停地尋找。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他便找到了那匹英姿颯爽的白馬。時尚書屋
段哥走過去邀他跳舞。時尚書屋
「白馬」搖了搖頭,說:「不是講好了只喝酒不跳舞的麼?」段哥隔着面具訕笑起來。時尚書屋
舞池裡弱水三千,沸沸揚揚,段哥回身繼續尋覓其他的舞伴。時尚書屋
一場舞會,人潮湧動,平均每三分鐘就可以換一個舞伴。誰也見不着誰的廬山真面目,全憑舞動時身上散髮的活力吸引目光。心裡各懷主意,像在猜謎。同時又要藏住自己的謎底,叫人猜不透的,便是贏家。時尚書屋
幾支舞曲結束。忽然那「白馬」從燈影暗處竄了出來,在舞池的正中央拚命地扭動。時尚書屋
動作很大,舞步也是不曾見過的樣式。時尚書屋
段哥和其他人同時注意到了,心中卻比別人更是詫異,走到他的面前出神地看著他。「白馬」見「鐵面人」杵在他跟前一動不動,便伸手拉著他一起舞蹈。時尚書屋
隨着昏暗的燈光和離亂的音響此起彼伏,段哥漸漸看不清眼面前的這匹馬駒。時尚書屋
午夜十二點鐘聲響起。燈光恍然大亮,主持人宣佈所有人在這時可以根據自己的意願摘掉面罩,互相結識。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