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6 頁


都沒有睡,心像是浸在了水裡,起起浮浮找不着一個可以落腳的地方。眼睛一閉上就幻想起了弔在大鐵鉤上的屍體。輕得連一點份量都沒有,隨風不停地擺動。「我們以後不可以再做這樣的事情了。」姐姐睡在身邊,已經隱隱聽到細細的鼾
作者:阿朔 / 頁數:(6 / 0)

宋曉君聽出蘇洋吞吞吐吐的背後,心底也在暗暗發虛。可是究竟在心虛些什麼,宋曉君已經不想去辨聽了。還能說什麼呢?光是這兩句話已經把他嗆得夠難受了。宋曉君低下腦袋,肚子裡千迴百轉要講的話擠成一堆,嘴上卻是咬死了一個字也不往外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呼吸的聲音全壓在了嗓子眼裡。空氣幹得几乎都能看到裂紋了。時尚書屋
第1章(5)
蘇洋最後說了一句:「我們以後還是好朋友。」
接着兩個人便默默地踏着回家的路,一前一後,一聲不吭。時尚書屋
路燈把人影拖得很長很長,死死地拽着,眼看就要被生生拉斷了。道路從四面八方向這邊湧來,不知哪條通向歸途,又或者是走任何一條路,結果都會是同一個地方。時尚書屋
宋曉君不明白,到底是哪裡出了錯。時尚書屋
那一晚,這一晚,他都沒有睡,心像是浸在了水裡,起起浮浮找不着一個可以落腳的地方。眼睛一閉上就幻想起了弔在大鐵鉤上的屍體。輕得連一點份量都沒有,隨風不停地擺動。時尚書屋
「我們以後不可以再做這樣的事情了。」
姐姐睡在身邊,已經隱隱聽到細細的鼾聲。宋曉君的眼睛盯着黑夜裡的某一個點。時尚書屋
不睡,這一天就不會過去。時尚書屋
第2章(1)
上海的市中心有一處地界叫人民廣場。它是一圈半圓形的綠化場地,中央的位置是一座沉穩內斂的博物館,四周栽種着各式各樣的植物。這是一片不小的領地,夾雜在其間有許多數也數不清的故事。時尚書屋
隔着一條寬廣的大馬路,另半邊是一個封閉的公園,叫做人民公園。原本兩邊的圓弧合在一起是舊上海的跑馬廳。在這裡上演過不少紙醉金迷又復慘敗破落的往事。一番乾坤輪轉之後,資本主義的聲色場所落在了人民政權的手裡,成了大眾娛樂休閒的觀光場地。時尚書屋
人民廣場造得十分大氣,起伏的走道有寬闊的台階,一眼望去可以看到成片的青草綠地和高低錯落的喬木花叢。白天的時候場地上會有肥胖的鴿子往返嬉戲,供遊人玩耍, 陽光灑落在這裡的時候,恍惚給人幸福安詳的錯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夜晚來臨這裡又是另一番景緻。周邊街道的燈光亮起,華光流離之中,人民廣場的綠意就暗淡了下去。原本明朗的草木在夜色裡變得躲躲閃閃,加上周圍異彩紛呈的高層建築掩映,益發襯出這裡的幽靜黯然。時尚書屋
燈光闌珊處流連着一群異樣的身影。他們或坐或蹲,或徘徊左右,或躊躇前後,神情面貌全都沒有清晰的輪廓,只是悠悠地散着暗香。躲在燈光無法照射的角落,他們像是群走失靈魂的軀殼一般徬徨無措。然而他們的眼神卻格外地鋭利,像是一把把抹了油光的刀子,劃開黑色,穿透曖昧難辨的臉孔,直勾勾地射出來,四下打探,尋找自己的獵物。時尚書屋
他們是一群特殊的獵人,自己同時也充當獵物,擺弄着姿態,等待別人投來勾留的目光。時尚書屋
人民廣場是上海「同志」圈裡有名的一個漁場。只要夜間天氣不太惡劣的情況下這裡總是人丁興旺。有不少MB的幫派組織在這裡有自己的據點,由一到兩個為首的老大帶領着,招攬客人,恣意玩樂。時尚書屋
然而這些畢竟是戶外的野客,在情在理到底不入流。時尚書屋
宋曉君跑跑停停一陣急奔,終於在人民廣場的一塊花壇邊歇住了腳步。時尚書屋
不遠處有個人正歪着脖子,半截下巴縮在領口裡,手上燃着一枝香煙,橙紅色的煙頭小心翼翼地閃爍着。時尚書屋
回想剛纔,空蕩蕩的屋子裡就他一個人,姐姐出門給學生補課。實在無聊。宋曉君一通電話打到蘇洋的家裡。他已經睡了。時尚書屋
時間是晚上七點半。宋曉君咬了咬牙。空氣裡飄散着躁動的情緒。時尚書屋
耳聽得窗外不知哪裡傳來了狗叫的聲音,這吠聲忽高忽低,忽遠忽近,沒有可以捉摸的來源,倒像是隨着暮色一同降臨人間的伴奏。時尚書屋
宋曉君左手縮撐着套上手錶,右手拔根拉起跑鞋,關上日光燈,拿好鑰匙,鎖上大門,出去走走。時尚書屋
四月天,夜間還有幾分涼意,他走着走着便跑了起來。不分東南西北,亂跑亂晃。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來到了人民廣場的花壇。轉了幾圈,停住腳步,勻了勻呼吸。這裡的空氣很乾淨,有植物散髮的清香,草地和泥土的氣息在黑夜裡也變得更加沁心。時尚書屋
蹭過來一個高高壯壯的中年男人,看了宋曉君一眼。走過去,又走了回來。時尚書屋
問道:「小弟弟,現在幾點了?」
宋曉君抬腕一看:「八點差七分。」
那男人沒有走開,繼續盯着宋曉君,神色裡有幾分說不出來的慾念。宋曉君站在花壇邊,深深呼了一口空氣,左望一眼,右看一眼,回過頭,只見那男人還站在原地,不由地心頭一顫。這是要幹嗎?時尚書屋
那男人衝他微微一笑。宋曉君尷尬地對他也笑了笑,乾咳一聲,忙忙走開。時尚書屋
走出十米開外,回頭一覷,那男人仍在對著他微笑,不禁害怕起來,加緊了兩步,逃離這個地方。時尚書屋
跑了一陣,身上出了薄薄的一層汗。快到家的時候,遠遠望見窗戶裡透出燈光。姐姐已經回來了。時尚書屋
踏入家門。姐姐正低頭整理衣衫,看見弟弟進門,便問:「這麼晚到哪裡去了?」
宋曉君換上拖鞋,褪下手錶,臉上的表情似乎有意裝作沒聽見姐姐的問話。時尚書屋
可狹窄的空間沒有周轉的餘地。時尚書屋
宋曉君抬頭撞見姐姐執意詢問的眼神,於是擦了一下鼻子說:「悶得慌,到同學家去坐了一會兒。」
第2天早晨,太陽只稍稍露了半邊臉就躲到雲層裡去了。時尚書屋
宋婷婷臨着窗檯的鏡子往自己頭上佩戴髮夾。 宋曉君在衛生間漱口刷牙。大清早的空氣當中滿是牙膏管子裡散髮出來的特有清香。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