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63 頁


體。可是他卻無法醒來,因為找不到夢的出口,他不知該從哪裡逃跑。等好不容易掙扎着醒過來,直直地坐起身子,好半天回過神,才發覺自己正在白門家的大床上睡午覺。天光晶明透亮,宋曉君走進浴室準備沖洗身子,想要洗去煩躁鬱悶,換個
作者:阿朔 / 頁數:(63 / 0)

夜半三更的時候,宋曉君依然還保持着在網上閒蕩的習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充斥着各種性愛符號的網名在深夜全都湧現出來,彷彿是夜裡無所歸依的一群幽鬼,伺機找尋契合的肉體還魂。所有的聊天過程都像是自己在同自己囈語。不是睡去後的若即若離,而是醒來前的身臨其境。時尚書屋
宋曉君聊着聊着,眼皮几乎都要粘到了一起。同他正在聊天的那人發來一句話:「我是白門。」
宋曉君痴痴地凝神看了一眼,猛然間嚇得差點跳起來,後脊背上驚出一片冷汗,眼睛立馬瞪得老大,仔細一看才發覺對方打的是:「我住百樂門。」
這時睡意已經完全消失,宋曉君敲擊鍵盤:「太遠了。88。」
匆匆下線關機。時尚書屋
初春的夢境都像是用烙鐵印刻在視網膜上似的真真切切。時尚書屋
有一次宋曉君在夢裡,忽然意識到了自己是在做夢,甚至能夠感受到這個夢境以外,真實世界中他沉重的身體。可是他卻無法醒來,因為找不到夢的出口,他不知該從哪裡逃跑。時尚書屋
等好不容易掙扎着醒過來,直直地坐起身子,好半天回過神,才發覺自己正在白門家的大床上睡午覺。天光晶明透亮,宋曉君走進浴室準備沖洗身子,想要洗去煩躁鬱悶,換個心情。時尚書屋
白門正坐在書桌前翻閲着什麼書籍。時尚書屋
宋曉君走過他背後的時候停住腳步。迎着窗外稀疏的陽光,白門的身影比平時看著縮小了一圈。書桌上端放著一個白瓷的茶杯,冰涼的容器裡盛放著蒸汽騰騰的茶水。時尚書屋
白門忽然迴轉身,愁容滿面地對著宋曉君說:「我們以後不可以再做這樣的事情了,從今天起就分手吧。」
宋曉君驚疑不定,白門怎麼毫沒來由地說出這樣的話來?時尚書屋
他惶恐地揉了揉眼睛,白門仍然定坐在椅子上,手捧着一本書冊,身子一動不動,絲毫沒有轉過身講話的跡象。他閉上眼睛,緩了緩神。相信剛纔看到的只是幻覺。時尚書屋
正好這時白門站起來伸個懶腰。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宋曉君說:「時候不早。我先回去了。」
白門轉身看見他,便說道:「總算醒了。昨天晚上複習功課太累了吧?到這裡還沒說上兩句話一躺下就睡了。午飯也還沒吃。吃點東西再回去吧。」
宋曉君搖了搖頭。連敷衍的話都不願多說便轉身離開了。時尚書屋
「剛纔最後一響是北京時間下午三點。」
宋曉君幾次想敲開門到隔壁看看躺在床上高位截癱的小妹妹,但是這念頭始終只是在打開窗戶聽到收音機的一瞬間才有,轉眼合上窗就又忘記了。時尚書屋
後來姐姐的同學譚建剛又到家裡來了兩三回,回回都是天南地北地說了很長時間才離開。時尚書屋
這段時間天氣開始逐漸變暖。譚建剛常常趁着宋婷婷不在的時候跟宋曉君單獨聊天。一開始總是說天氣,談新聞,漫無邊際地東拉西扯。但是漸漸地,話題就會殊途同歸朝着一個方向撥轉。時尚書屋
宋曉君隱隱覺察出譚建剛有點像是在用醫生對病人的口吻和自己談心。那架勢就彷彿是如臨大敵似的要把宋曉君身上某個病變的部位徹底摧毀掉。時尚書屋
宋曉君不喜歡那樣的方式,所以在談話的時候他便有意迴避開一些東西。時尚書屋
按着心理醫生的術語,那就是宋曉君出現了「阻抗」。非常的不配合。時尚書屋
譚建剛每次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都要整理一下當天和宋曉君交談的內容,他發覺這個男孩的心理問題遠遠比她姐姐描述的要嚴重得多。恐怕不是短時間裡可以矯正回來的。時尚書屋
光陰的速度不緩不急,稍一用力就緊攥在手心,略一分神就飛逝而去。春天把整個城市越浸越濃,花紅柳綠一片爛漫無暇。 大街上送來迎往的人們紛紛戴着阻隔彼此距離的口罩。這一年的春天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整個世界都變得神經兮兮的。時尚書屋
一個人走在路上打了個噴嚏,周圍一圈人嚇得立即彈跳起來,怒目而視,恨不能當場把這個噴嚏的製造者就地正法。時尚書屋
這年開春後的所有節日都有點虛晃一槍的感覺,還沒被逮個正着就已經溜得影都沒了。只有四月一號這天還勉強算是名副其實,所有的人彷彿一夜之間都具備了愚弄別人的天賦。時尚書屋
翡翠在生意冷清的酒吧裡見人就笑臉相迎,樂呵呵地說道:「節日快樂呀。」
金金獨自坐在角落裡喝着悶酒,眼神像是飄忽在墳地裡的鬼火。「天籟」的舞池裡旋動着熟悉的身影,和重新翻修前並沒有什麼兩樣,連音樂的節奏也是一成不變。唯一不同的是天籟門口少了那塊遮擋視線的玻璃屏風,像是少了什麼倚仗,站在門口,所有東西都是大致掃上一眼就全盤落在眼睛裡,再也沒有遮遮掩掩的因頭了。時尚書屋
第10五章(6)
院子裡的氣氛不如從前火熱,人和人的交談都不太投入,冷清的院落裡只有幾缸屋檐下的清水還依然保持着平和如鏡的狀態,汪着沉甸甸的思緒,泛着當空一輪明亮的月光。時尚書屋
這一晚段哥沒有在酒吧裡照看。時尚書屋
天籟酒吧重新開張三個月時間裡,段哥天天都在吧檯坐鎮,惟恐有什麼不必要的麻煩發生。時尚書屋
然而這天晚上天才剛暗下來就不見了他的身影,不知去了什麼地方。時尚書屋
翡翠正和吧檯裡的服務生聊得開心,她笑道:「要說當女人其實也有許多不方便的地方。別的不說,這每個月驚天動地閙一回就夠受的了。還要生小孩,生完小孩還要坐月子,又要奶孩子,又要吃穿照料,想想都要煩死了。」
服務生笑着說:「你那手術能動這麼徹底嗎?連孩子都能生得出來?」
翡翠說:「等我回來的時候給你瞧瞧,你就知道是什麼樣子了。」
服務生一邊招呼其他客人一邊搖頭說:「別叫我看見,想想就怪噁心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