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64 頁


寥孤獨地敲了十記聲響。彷彿一個歷經滄桑的老人在細數過往的歲月,聲音低沉,蕩氣迴腸。段哥正手撐着眺江的圍欄,出神地看著夜幕中的黃浦江。沈赫站在段哥的身邊,緩慢地抽着一根菸。兩人之間的氣氛像是即將要開始一場漫長的
作者:阿朔 / 頁數:(64 / 0)

翡翠一笑收住,優雅地端起酒杯,朝金金的方向走去。只見金金正喝着一杯金黃色的啤酒。聽見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金打開看時,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於是按鍵接聽。時尚書屋
「Mark,你快來醫院吧,小阿福他不行了。你都這麼長時間沒來看他了,就算是跟你男朋友閙彆扭也犯不着這樣,小阿福可是真想著你呢,怎麼著你也得見他最後一面吧。」
金金的臉上沒有表情,對著手機輕輕地說了一句:「你打錯電話了。」
手機「嘟」地一聲掛斷。時尚書屋
酒吧歌舞照舊,金金一口飲盡手中的酒水。時尚書屋
手機屏幕顯示最後的通話時間:「2003.04.01.21cn:17:31」。時尚書屋
「剛纔最後一響是北京時間晚上十點整。」
黃浦江畔的海關大樓上有一面陳舊的大鐘。伴着外灘夜色緩慢沉降,人群漸漸散盡,大鐘寂寥孤獨地敲了十記聲響。彷彿一個歷經滄桑的老人在細數過往的歲月,聲音低沉,蕩氣迴腸。時尚書屋
段哥正手撐着眺江的圍欄,出神地看著夜幕中的黃浦江。時尚書屋
沈赫站在段哥的身邊,緩慢地抽着一根菸。時尚書屋
兩人之間的氣氛像是即將要開始一場漫長的對話,又似乎是剛剛結束一段意味深長的交談。時尚書屋
段哥先打破沉默,開口道:「我聽小可說你決定要離開上海,是真的嗎?」
沈赫耳聽著黃浦江水滔滔不絶,嘴裡吞吐着煙圈說道:「在這塊地方已經獃得有些膩了,想要去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城市。然後一切重新開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段哥接着問:「那工作呢?」
「所有的事情都重新開始,包括工作。」
段哥側過臉看他,正好沈赫抽完一支菸,煙頭落在黃浦江中,一眨眼就隨波逐流不見了聲息。段哥問:「所有的事情。那也包括感情?」
「沒有感情。你是知道的。」
段哥不語。沈赫也靜默。天地間唯有江水流動不息。外灘的燈光逐漸暗淡下來,隔江相望的陸家嘴也在夜色中結束一天的喧閙,漸漸沉睡。時尚書屋
沈赫把段哥約出來見面,原本準備趁着離開上海之前把平時沒機會講的話傾吐一下。可話到了嘴邊,還是縮了回去。段哥提到了感情的事情。沈赫的回答馬上冷了下來,連眼神都瞬息變成了藍色。時尚書屋
江風吹在臉上冰涼刺痛,好似裡頭夾着雨點。時尚書屋
許多事情不說,並不等於就能忘記。時尚書屋
沈赫其實早就想把他初中入學那年動的一場手術告訴段哥。時尚書屋
那場手術改變了他後來的命運。時尚書屋
從小沈赫是個好動的男孩。初中一年級那年,他得了一場急性的闌尾炎。動手術的時候醫生疏忽大意,把麻藥的劑量不小心加大了三倍。結果沈赫在手術台上就一下子休克過去沒了呼吸。時尚書屋
醫生緊急搶救,總算把命保了下來。但是他肚子裡面許多臟器卻因此出了問題。胃黏膜出血,腸痙攣。最嚴重的是,他的腎臟負荷不了壓力,結果出現了大面積的壞死,從那以後沈赫就成了一個几乎沒有腎功能的病人。時尚書屋
沒有一個正常的腎,無論做什麼事情都特別吃力,簡單的日常生活都會比普通人費許多周折。時尚書屋
沈赫年紀還小的時候不太明白,家裡人或是外頭知情的親眷好友都用一種可憐作孽的眼神看他。連凡事大大咧咧不拘小節的哥哥也像是得了什麼人的指點,時時處處對他格外關愛照顧。沈赫總以為是自己身體弱,病病歪歪的樣子讓人同情。後來長大了才知道原來腎壞死不僅僅只是在平常生活中帶來麻煩這麼簡單。時尚書屋
大人們那時眼中看著年幼的沈赫,其實都已經在為他長大成人之後的未來暗自揪着一把心。時尚書屋
後來沈赫從學生時代到工作以後,一直沒有交女朋友,年齡一天比一天大了,家裡人卻從不緊逼和催問他,總是很有默契地保持着沉默。偶爾聽到不相干的人好心地提起這事,他們也總是幫着沈赫遮掩圓話。時尚書屋
沈赫對這些事其實並不在意。即便是在長大一些之後,瞭解到這場「事故」的影響實質是關係到自己能否享受魚水之歡,他也沒有太多想法。因為他知道自己壓根不喜歡女人。所以對於這些遙遠的事情他不必時時掛在心上。時尚書屋
在他而言,一切只是小問題。即使是身理上的虛弱也並非不能克服。隨着青春期身體的生長髮育,他不失時機地參加鍛鍊和運動,晨夕往複不懈堅持,最後竟漸漸改變了孱弱的體質。身體的狀態比一般正常人看著都還要健康。時尚書屋
並且只要不是過分勞累的狀況下,一點也看不出他是個腎臟有問題曾經差點死在手術床上的人。時尚書屋
第10五章(7)
這樣一來,日常生活上的麻煩都應付得了,檯面上的事也就全過得去了。時尚書屋
然而直到沈赫和他的第1個男朋友上床的時候,他才真正體會到腎臟壞死是多要命的一樁事。時尚書屋
當時的男友和他兩個都是第1次跟同性做愛,因此準備了很長時間。可什麼事情都還沒做,光是摟着抱著親熱了一會兒,沈赫就發覺自己身體有了反應,經受不住稍有刺激和興奮。先是感到膀胱開始吃緊,血管裡的血不停地往腦子裡沖,然後小腹跟着絞痛起來,隨着男友親密的舉動越來越多,幅度越來越大,他的肚子也痛得愈加明顯。直到最後一陣急血攻心,疼過了頭竟一下子暈了過去。時尚書屋
沈赫進入同志的圈子已經有不少年頭了,最初談過的一兩個男友都因為他不能做愛而離開他。他不只一次想嘗試,可無論作「1」還是作「0」都是同樣的結果——床上還沒欲仙,已經「欲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