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65 頁


。直到有一天沈赫忽然發覺能夠讓他心動的人和事變得越來越少,心中才露出一絲淡淡的釋然和無奈。已經太久沒有體會喜悅和哀傷的時候該是怎樣的感覺了。江上停泊的船隻不明原因地嗚嚥了一聲,風吹得更猛了些,夾着零星的雨水。沈赫
作者:阿朔 / 頁數:(65 / 0)

實在沒有其他辦法,他便在心裡琢磨,以後看來只能自己一個人靠打飛機解決了。但是真到他實際這麼做的時候,卻發覺人人輕而易舉天生就會的玩意兒他竟然也不能辦到。假使偶爾動了心想要犯戒,過不了多久就會立即有反應,摘心掏肺地痛,人像是虛脫了一樣,嘗過一兩回之後就再也不敢有下一次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以後沈赫不得不讓自己學會適應沒有感情和性愛的生活。他再也不去想像喜歡和被喜歡是什麼滋味,漸漸地便把自己封錮起來。剛開始的時候甚至不敢再涉足到圈子裡來,因為必須強忍住心裡的雜念和慾望是件困難的事情。可後來時間久了竟也慢慢習慣了。時尚書屋
直到有一天沈赫忽然發覺能夠讓他心動的人和事變得越來越少,心中才露出一絲淡淡的釋然和無奈。已經太久沒有體會喜悅和哀傷的時候該是怎樣的感覺了。時尚書屋
江上停泊的船隻不明原因地嗚嚥了一聲,風吹得更猛了些,夾着零星的雨水。沈赫最終還是沒有對段哥講述那些塵封的往事。段哥開口提到「天籟」門口那塊破碎屏風的時候沈赫又抽了一根菸。只要是感到疼痛了他便靠香煙來麻痹自己。時尚書屋
臨走的時候,沈赫扔開煙頭,緩緩地說道:「一個人孤獨寂寞總是迫不得已的,誰不想有個人來分擔。找到適合自己的不容易,要懂得珍惜。」
講話的聲音比他平時的嗓音輕了許多,不知在說給誰聽。段哥別過頭去望向東方,那裡是太陽升起的地方。時尚書屋
一夜風聲如夢。時尚書屋
第2天黃浦江水依舊,迎來初升的第1縷曙光。時尚書屋
「剛纔最後一響是北京時間早上八點整。據本台最新收到消息,昨天晚上六時許,著名藝人張國榮在香港文華大酒店自殺身亡。目前自殺原因尚未查明……」
第10六章(1)
下了整整一夜的雨,花草樹木伺機狂飈瘋長。時尚書屋
雨季飛轉了一圈又輪迴到人間。時尚書屋
宋婷婷的枕邊躺着一個新鮮陌生的男人身體。胸膛起伏綿延,四肢壯碩有力。時尚書屋
她盯着房間上方的狹小空間凝望了一會兒。年久失修的天花板有深淺縱橫的罅隙。時尚書屋
這並沒有影響到宋婷婷思考她的問題。她時不時地睜大眼睛,然後閉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譚建剛在邊上輕推她的肩膀,問道:「累不累?」
「不累。」
宋婷婷翻身側了過去。時尚書屋
譚建剛坐直了身子,把頭靠在床架子上,像所有偷情結束的男人一樣,抖索點燃一根香煙。時尚書屋
煙氣還未入喉,房間裡一片昏明不分,宋婷婷已經迴轉身,摘掉譚建剛嘴邊的香煙,掐熄在床頭柜上。她冷冷地問譚建剛:「你老婆知道我和你的事情嗎?」
譚建剛看了看煙頭,回答:「我不說,她怎麼會知道。」
「那就好。」
宋婷婷頓了頓,等譚建剛的眼神轉向她,又接著說,「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講清楚。我跟你好,不是單為了要謝你幫我弟弟看病。」
不等講完,譚建剛就說:「這我明白。那是兩碼事。」
「明白最好。不然就辜負我的心了。」
譚建剛聽見這話,趕忙一臉正作,說道:「你弟弟的這個事情,我其實也花了不少心思,回去以後翻找了很多這方面的資料,治療同性戀的方法挺多的,但是效果因人而異,我幫他準備了四套比較詳細可供試驗的療程方案……」
宋婷婷抿了抿嘴唇,沒有用心聽他在講些什麼,眼睛望向窗外很遠的地方。時尚書屋
日薄西山的時候,窗口才照射進姍姍來遲的陽光。屋子裡陰暗晦澀,人的表情全是虛的。不遠處人家的屋頂上傳來雌貓吟春的喚聲,輕勾慢捺撩動着思緒。時尚書屋
宋婷婷不知道這時宋曉君在做什麼,視線範圍之外的地方,或許也跟自己一樣正和某個不知姓名的男人糾纏在一道。天色灰濛,像欲蓋彌彰的隱衷。時尚書屋
燈光下兩個男人閉着眼睛親吻。一想起那天親眼所見的場景,宋婷婷就不禁打起寒戰。跟自己朝夕相處的弟弟已經變得越來越陌生。裂痕清晰可見。時尚書屋
宋婷婷心裡既失望,又恐懼,既憤怒,又無奈,彷彿正站在一大片山雨欲來的黑雲前,需要強擂着勇氣去保持鎮靜。弟弟被那躲在暗處的敵手擄去成了人質,或者甚至是心甘情願作了幫凶,一切都在掌控之外,吉凶難卜。時尚書屋
宋婷婷必須快速決斷,孤注一擲。時尚書屋
然而時常她又會想起隔壁林家小姑娘截癱在床上哀莫大於心死的神情。時尚書屋
每到這時她便會認真地聽取譚建剛的建議:「這事急不得。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病去抽絲,還得從長計議。」
宋婷婷心裡頭恨得屏眼掐拳,氣焰橫竄,表面上卻是壓着肝火,喜怒不驚的樣子。一切聽從譚建剛的安排調度。時尚書屋
譚建剛深鎖眉頭,良久過後又豁然展顏,好像參悟了什麼不足為外人道的天機玄妙,然後作出一副運籌帷幄的架勢跟宋曉君擺起龍門陣來。時尚書屋
其實在宋曉君看來譚建剛的談話技巧並不怎麼高明。他臉上始終帶著一進門就掛着的微笑。這笑假得像是用刀子在臉上硬生生刻出來似的,宋曉君總是能夠輕而易舉地識破並且夾槍帶棒地反擊回去。打過幾次交道之後譚建剛依然摸不透宋曉君的門路。時尚書屋
宋婷婷詢問的時候,他只好說:「容我再研究研究,他的情況很複雜。」
時值二零零三年春天,一場風聲鶴唳的病疫席捲了整個城市。時尚書屋
突如其來的「非典」像是個隨風潛入夜的魔鬼,一夜之間閙得全城上下人心慌亂。時尚書屋
宋曉君的學校下達了「戒嚴令」,一旦有不明原因的高燒情況出現,一律格「殺」勿論。宋曉君因為之前感冒請過兩個星期的病假,所以被校醫院清算舊帳的時候逮了出來,勒令他回家觀察修養,期間無故不得到處走動。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