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68 頁


,終歸有枯燥乏味的時候。但是跟網友見面卻是一件精彩紛呈的事情。從虛幻的時空落實到看得見摸得着的世界裡來,難免有些走樣的東西。意料之中以及料想不到的事情層出不窮。每每總有驚喜、驚訝,甚至有時是驚嚇。 第10六章(4
作者:阿朔 / 頁數:(68 / 0)

有一回在網上閒聊。金金跟一個自稱帥得摧枯拉朽的人聊得熱火朝天。那人聊了十幾個來回之後問道:「你是『金金』吧?」金金這時在網上用的是化名,所以一愣,反問:「你怎麼知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講話的口氣別人想學也學不會。再加上身高體重一對帳,傻子也知道是你。最近怎麼消失了那麼長時間?幹什麼去了?」
金金猜不出網絡對面這個口氣熟稔的人是誰,應該不是以前的舊識就是有過什麼糾葛的網友。心裡覺得索然無味,便道:「說來話長。下次有機會再跟你講吧。」
空間和時間的先後順序在網絡上都有些凌亂和顛倒。一不小心就迷了眼,再想要看仔細,已是雲遮霧繞,身陷其中了。時尚書屋
網絡聊天久了,終歸有枯燥乏味的時候。但是跟網友見面卻是一件精彩紛呈的事情。從虛幻的時空落實到看得見摸得着的世界裡來,難免有些走樣的東西。意料之中以及料想不到的事情層出不窮。時尚書屋
每每總有驚喜、驚訝,甚至有時是驚嚇。時尚書屋
第10六章(4)
網絡聊天室的第1次出現就注定了將要改變許多人的生活方式。在這之前,即使一開始近在咫尺,也不能彼此發現。直到上了綫,1歸1,0歸0地分隔開,看透中英文代號下的真實含義,於是才能走下線結合在一起。時尚書屋
同志聊天室的醒目位置安插着大幅的公益廣告:「網絡虛擬,交友謹慎!」碩大的警示告誡全是鮮紅的字樣。然而金金卻視而不見,閒暇無聊,就在網上撒佈通告:「有想要見面的朋友嗎?」「無聊找網友見面。」
姜太公釣魚,金鈎直掛。接着就像是特務接頭一樣,約好時間、地點、外貌特徵、切口暗號。時尚書屋
等到真的見了面,上前一打招呼,「你就是某某某吧?」然後便互相上下打量,還沒深談,已經開始眉頭心底掂量撥算起來。時尚書屋
心裡頭幾千幾萬句對白,都在眼神裡抑揚頓挫,飛來縱往。時尚書屋
「長得還算不錯,只是沒他自己誇得那麼帥,湊合著能打個八點五分。」
「眼熟得很,是哪個酒吧的名人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長得倒還算是秀氣漂亮,怎麼打扮得邋里邋遢,穿得這麼土裡土氣的。」
「好像有點老了。要是再年輕個兩三歲就正合了我的胃口了。」
「不知他對我的感覺怎麼樣?今天穿錯衣服了,該換那件檸檬黃的上裝,會顯得嫩些。」
你一言,我一語。其實誰都沒開口,等到乾急了,便互相尷尬一笑。憋到張嘴說出第1句開場白的時候又往往都是最俗套的對白:「接下來幹什麼?」
「隨便,附近走走看看吧。」
除了見網友以外,金金便去酒吧玩閙,而且每回都要死拖硬纏拉上宋曉君一同墊陪。時尚書屋
金金口口聲聲自己情緒低落,需要找個地方好好喝杯酒安靜安靜。可是一到了酒吧就跟鬼上身一樣,立即換了一副樣子,喝唱脫跳,無所不為,半點看不出心情抑鬱的跡象。宋曉君每每在邊上總是詫異不已,怎麼前腳沒進門還失魂落魄的,後腳一踏進酒吧就立刻來了神。咄咄怪事。時尚書屋
如此這般每次又非要折騰個通宵,酒喝到十一二分醉才各自散開回家。時尚書屋
幾次晚歸,宋婷婷總是熬燈為宋曉君守着屋。時尚書屋
宋曉君回到家中便見着姐姐雙眼撐紅,嘴裡賭天咒地埋怨不休。宋曉君每次都蓋着酒氣直把它當作是耳旁風。時尚書屋
有一晚,時鐘敲過兩點之後,宋曉君才搖搖晃晃地回到家裡。宋婷婷實在忍不住,便衝著宋曉君拍桌子大吵起來。時尚書屋
先開始是嘴裡冷言冷語,後來越吵越厲害,宋曉君重重地摔下大門跑了出去。時尚書屋
關門的聲音環環不絶,窄小的房間裡所有的東西都屏氣斂聲,不敢造次。暴烈的尖叫之後一切迅速歸復平靜。時尚書屋
宋婷婷好似生吞了一隻蒼蠅,心裡不是滋味,於是也不管時間多晚,拿起電話打給譚建剛,向他發了一通牢騷。時尚書屋
譚建剛仔細聽完之後語重心長地說:「其實我發覺你最近的情緒一直很成問題。你老是用對付階級敵人的態度去和你弟弟講話,到最後只會越弄越僵。你想要真心幫他,就要多從他的角度出發考慮問題。」
宋婷婷心裡不服,道:「要我怎麼跟他說?他都那樣了,我還有什麼好話說得出口?」
譚建剛想了一想,依舊好言相勸:「改天我借你兩本李銀河教授寫的書,你回家以後靜下心來仔細讀一讀,然後自己從中找出好的方法來吧。」
這天夜裡宋曉君還是住在了白門的家裡。頭枕在白門身邊的時候,他心中仍想著姐姐剛纔歇斯底里的喊叫:「你就死在外面不要回來吧,天天這樣,看你一輩子都別做正經人了!」
酒吧日日笙歌,漁場夜夜翻騰,剛開始的時候還覺得新鮮有趣,可是時日一久,心中便有了異樣的感受,煩倦了日復一日的聲色犬馬,宋曉君感到一絲寂寥,眼看著身邊一個個時而歡喜時而憂傷的同伴,彷彿一群前世被下了毒咒的可憐人,不能得到長久的幸福,只能追尋短暫的麻木。時尚書屋
那天下午走在校園的草場上,頭頂是四泄如欲的陽光,腳底有幕天席地的青草。宋曉君心有所感,便緩緩低下頭,嘴裡呢喃道:「當什麼不好,偏要當個Gay。有什麼意思。這一輩子看來都得這麼渾渾噩噩的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金金走在身邊滿臉狐疑,問道:「說誰呢?」
宋曉君淡淡地回答:「說你,說我,說我們這幫只有今天,沒有明天的Gay。」
金金聽了也是心頭一動,垂下腦袋,好半天才說道:「過一天算一天。哪管得了以後那麼多事情。」
自此以後宋曉君就推說身上不舒服,雖然金金一再邀約,他卻再也不跟着出去胡天酒地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