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69 頁


躲尾隨着他,然後目送他一步一步走進那扇橙框白漆的大門。 第10七章(1)宋婷婷突然造訪白門家,事先沒有跟任何人打過招呼。這天她認真地穿了一身粉紅色系的正裝連衫裙,頭髮梳理得紋絲不亂,佩戴上乾淨整潔的髮夾,臉頰
作者:阿朔 / 頁數:(69 / 0)

宋曉君偶爾一個人的時候便在心底里自己同自己說話:「其實我算是個幸運的人。身邊至少還有一個白門。圈子裡面那麼多分分和和,今天好明天散的事情多得都數不過來。像是金金和Mark就是一對現成的例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好的時候都恨不得把對方吃了化在自己肚子裡,哪想到一兩天沒見到他們,說分手就分手了。而且兩個人不再聯繫以後金金還整天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心裡到底怎麼想的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最明白。這樣比較起來,我和白門的感情雖然淡了些,但是卻能細水長流。既然他待我是真心的,還求什麼呢?」
第10六章(5)
第2天宋曉君從自己家出來以後,坐上公交車,雖然一路顛簸,心裡卻是一片寧靜平坦,臉上不禁露出恬淡的微笑。時尚書屋
走到白門家樓下,宋曉君整頓衣衫,然後快步蹬上樓梯。時尚書屋
他沒留意到在他身後,姐姐宋婷婷正閃躲尾隨着他,然後目送他一步一步走進那扇橙框白漆的大門。時尚書屋
第10七章(1)
宋婷婷突然造訪白門家,事先沒有跟任何人打過招呼。時尚書屋
這天她認真地穿了一身粉紅色系的正裝連衫裙,頭髮梳理得紋絲不亂,佩戴上乾淨整潔的髮夾,臉頰腮邊勻了一層淡淡的粉底。時尚書屋
下午宋曉君正在看一場期待已久的籃球賽,插播廣告的間隙看見姐姐正要盛裝出門,便問道:「是去找譚大夫嗎?」
宋婷婷頭也不回:「你管我去哪裡呢,看你的電視!」
然後便心懷忐忑出門去了。時尚書屋
白門獨自在家坐著閉目養神。這天晴空萬里,玻璃窗外陽台上積了一盆殘水,陽光落在水面,像是撒了滿滿一盆金箔,漾染晃動着。這光經由水面反射,投影到房間的天花板上,繪出一幅立體素描,雖然只是白灰黑三色線條交錯,卻變化出無限的花樣和圖案。白門雙眼鬆弛,腦袋裏飛來飛去只有八個字。時尚書屋
「水滿則溢,月滿則虧」。好似參禪的老僧,漸漸便要入定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就在這時宋婷婷來到門前按響門鈴。時尚書屋
白門沒想到這個時候還有訪客,等門鈴響過三四遍才去應門。貓眼裡一個陌生的小姐立在中間,右手正把耷拉下來的碎髮勾到耳廓後面。白門探首問道:「你找誰?」
宋婷婷嘴唇微抿,做出要啟齒的動作,卻沒有馬上應答,把白門那張茫然的臉着着實實看了個仔細,看完之後才說:「我是宋曉君的姐姐,找你有點事。」
白門愣了一下,腦子還在「水滿月滿」裡浸泡,半天反應過來才定睛把這個自稱是宋曉君姐姐的女人自上至下也打量了一遍。時尚書屋
宋婷婷問:「可以進來嗎?打擾你一會兒時間。」
「當然,沒關係。」
白門忙把宋婷婷讓進了屋裡。時尚書屋
房間裡茶香和書香清緩徜徉。宋婷婷在沙發上坐下以後很優雅地把兩條腿交叉成X的形狀,眼睛環視了一圈,觀察房間的佈局。白門沏來一杯綠茶,宋婷婷笑說謝謝,又盯着白門端詳了一會兒。時尚書屋
白門坐定之後開始揣測宋曉君姐姐的來意,宋婷婷則端着茶杯思索該怎麼開口。兩個人都拘謹地顧盼着,誰都沒有說話。時尚書屋
白門略想了一想,便說:「你是來找宋曉君的吧?今天他沒到我這兒來過。」
宋婷婷一笑,說:「這我知道,他現在還在家看籃球呢。我今天是專程來見你的。」
白門半知不解地「哦」了一聲。時尚書屋
宋婷婷猶豫片刻,接着單刀直入,問道:「你,和我弟弟都是同性戀吧?」
白門像是沒聽仔細,疑惑重重地看著宋婷婷,然後不等她再重複一遍又自己明白過來,微頷下巴,答道:「是的。」
宋婷婷不露痕跡咬了咬牙,問:「他和你在一起多久了?」
白門忖度着回答:「我和他是前年聖誕節認識的。」
隨即直截了當地問道:「你來找我為的是什麼事情,可以明說嗎?」
宋婷婷摸棱兩可地笑了笑,道:「既然來了自然是有話要說的。只是我弟弟和你在一起的這件事情我是最近才剛剛知道。沒想到照你剛纔講的這麼算起來都已經快兩年了。我這個當姐姐的實在是粗心。時尚書屋
宋曉君從小和我一起長大,小時候他什麼話都對我講,什麼事情都要等問過我之後才決定做還是不做。可是現在他人大心也大了,這兩年跟我說的話越來越少,就算有什麼心事也不願意告訴我,倒反而比陌生人還不如。這次知道了你和他的這事兒之後我是又心痛又難過。倒不是因為他喜歡男的不喜歡女的讓我不能接受。時尚書屋
實在是因為他沒把我這姐姐放在心上,叫人傷心。一年多來我就像個瞎子聾子,天天在眼皮子底下的事情都被蒙在鼓裡。其實這有什麼好跟我隱瞞的呢?大概是怕我知道了要罵他,又或者是覺得這樣的事情不曉得怎麼跟我開口便索性能拖一天就拖一天。其實他也想得太多了。時尚書屋
就算是幹了殺人放火或是再怎麼罪大惡極的事情,我也只有把他往好的地方勸,沒有因為他做錯了事就只知道對他教訓謾罵的道理。怎麼說也是一個媽生的,姐姐哪有不為弟弟好的。更何況他現在做的也不是什麼犯法沒良心的壞事,到底怕我什麼呢?說出來我也好明白,偏又這樣悶聲不響的。其實說到底這世上的事沒有什麼是商量不通的,況且我也不是個死腦筋的人。時尚書屋
他這麼躲躲藏藏的不肯挑明,倒叫我想要幫他也沒地方插手了。」
白門細細聽著宋婷婷一圈一圈地繞着冠冕堂皇的大彎子,仍沒搞懂她這趟來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因此機警地說道:「聽宋曉君講起過,你們姐弟倆從小一塊兒長大,感情很深。作姐姐的對弟弟關心照顧是人之常情,也難怪他有事瞞你,你心裡不高興。但是我不明白你說要等他挑明了好幫他。什麼事情幫他?幫他做什麼事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