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75 頁


就都是見得了人的事情嗎?還不是一樣被人家罵不要臉。」宋婷婷的臉「唰」地緋紅,站起身,翻起右手就要給他一耳光,可是手舉到半空,還是生生地停住了。僵持了半天,嘆出一口氣。再坐下的時候眼睛裡竟有了淚花,不知是難過還是難言
作者:阿朔 / 頁數:(75 / 0)

這天天黑得特別晚,快要六點半的時候才開始有人家點起燈光。屋子裡光線昏暗。宋婷婷把長長的頭髮在腦後輓起,紮成一個結,順勢人往後一靠。電視機裡正播放著一對如饑似渴的男女糾纏在一起的鏡頭。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宋曉君坐在邊上神情顯得有些不安。時尚書屋
宋婷婷輕聲說:「別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這也算是治療的過程。你不是想要變正常嗎?」
宋曉君說:「我現在不想了。再這麼折騰下去人都要被你們搞死了。我覺得還是原來的樣子好。」
「你敢!不許你再去幹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宋曉君聽了這話彷彿被人強按着嗆了幾口水,猛地站起身,拔高嗓門:「我干的是見不得人的事情……你幹得就都是見得了人的事情嗎?還不是一樣被人家罵不要臉。」
宋婷婷的臉「唰」地緋紅,站起身,翻起右手就要給他一耳光,可是手舉到半空,還是生生地停住了。僵持了半天,嘆出一口氣。再坐下的時候眼睛裡竟有了淚花,不知是難過還是難言,亦或者只是難堪。時尚書屋
強忍着放下手掌,臉上卻是無論如何也下不來,硬着嗓子問道:「這就是你一個作弟弟的對姐姐說出來的話嗎?」宋曉君眼睛死死地盯着姐姐高高舉着的手掌,看著它緩慢地放下,便咬了咬牙也跟着坐了下來,眼睛回到屏幕上肉色橫呈的畫面,不再出聲。時尚書屋
電視機裡的一對男女已經翻來覆去變換了許多花樣。時尚書屋
宋婷婷過了好半天才說:「我還不是為了你好。」
像是要緩和氣氛,可是氣氛卻更冷。然後又是一片死寂,姐弟倆誰都不開口。時尚書屋
電視機裡女人的喘息聲變做背景音樂。哼哼哈哈地,像是在唱頌着生命的讚歌。時尚書屋
宋婷婷站起身說:「你自己一個人慢慢看,明天我還要去幫你拿更多的片子來。」
口氣當中已經沒有了說一不二的專橫,倒像是在自說自話,不在乎宋曉君是不是聽進耳朵裡去了。說完她便徑直走進浴室洗澡。水流聲蔓延出來,與電視機裡躁動的聲響交織成一片。時尚書屋
不知過了多久,宋婷婷裹着浴巾出來拿髮夾,看到弟弟正橫躺在床邊出神地盯着電視,從背影看他的雙手似乎正在自己的下體上來回摸索。宋婷婷點頭不語,輕手輕腳地拿起髮夾回到浴室。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2天,宋婷婷果然又去譚建剛家裡幫弟弟拿了更多的色情影碟。宋曉君趁着姐姐外出,打電話把金金約到家裡來玩。閒聊了一會兒之後,宋曉君便把譚建剛給自己設計的療程一五一十全都告訴了金金。時尚書屋
金金淺笑着不發表意見。宋曉君取出兩粒橙色藥丸,扔給金金一顆,說道:「就是這東西,吃了可以從Gay變回來。你試試?」
金金笑道:「我吃這個幹什麼?我又不想要變回去。」
「你還沒當夠Gay嗎?」宋曉君半開玩笑半含揶揄地說,「苦海無涯回頭是岸。什麼事情絆着你讓你打死不回頭呢?」金金不說話,好似被他一句不相干的玩話切中了心事,笑着搖了搖頭。時尚書屋
過不多久,宋婷婷回到家裡,推門進屋一眼看到了金金,便躲手把剛從譚家借來的東西藏在了身後。時尚書屋
金金和宋婷婷寒暄了兩句,然後告辭回家。時尚書屋
回去路上,金金始終想著宋曉君手裡拿着的那兩粒藥丸。時尚書屋
世上的事要真有這樣容易就好了,一顆囫圇的丸子下肚,就能改頭換面,從此前塵盡棄,了無牽掛。哪有這種好事?怎麼可能說變就變,一了百了?即使想變,那些回憶也不會輕易放過。時尚書屋
腦海裡記憶中一張張陌生而熟悉的臉龐這時便開始快速地從眼前晃過。圈中虛度了幾年光陰,看盡了外人無法領略的風光無限和淒楚悲涼。時尚書屋
朋友、情人、冤家,走的走,散的散,多年以後即使再遇見,也不一定相識,擦肩而過之後人海茫茫從此後會無期。時尚書屋
圈子就像是一鍋五味雜呈的湯,人在其中時間久了,逐漸失去了自己的味道,而這湯卻越來越濃。時尚書屋
和Mark分手以後,金金以為自己過得很充實,每天見不同的人,和他們喝酒、聊天或者上床。新的來舊的去,並無任何差別。時尚書屋
直到有一天閉上眼睛,所有的臉竟然都合攏成了同一張。右手緩慢地抬起,食指彎成一個「九」的形狀,第2段指節輕輕地放在嘴唇邊噬咬,眼神震盪開來,猛地一下就能抓住人心。時尚書屋
第10八章(4)
金金渾身一震,又夢到了Mark。心中記起更多的總是開始,而不是結束。時尚書屋
他推醒身邊躺着的陌生網友,扔給他一百塊錢讓他收拾一下早些離開。那人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就被金金連哄帶催趕了出去。時尚書屋
落寞的床塌,寂寥的窗帘。房間裡沒有一絲生氣。時尚書屋
金金整個人悶在被子裡,身體弓成一個突起。不一會兒又翻轉過來,赤身露體地平躺在床上,眼神滯疑地看著天花板。右手撫摩着自己的下體。輕輕地,一下一下,顫動着,擠壓着。時尚書屋
腦海裡飛動着各種各樣光怪陸離的影像。時尚書屋
真實和虛妄之間的界線變得模糊。金金一邊打飛機一邊低着頭。牙齒磨磕牙齒。手指的觸覺變得麻木遲鈍。時尚書屋
過了不一會兒他的手停了下來,人蜷成一團,頭顱深深地埋下去,身體的敏感處沒有因為興奮揉搓而噴射出液體,可是眼眶裡的淚水卻怎麼也禁不住。流了下來。時尚書屋
飛機打着打着竟打到淚水橫流。時尚書屋
身體迅速枯萎,眼眶模糊。時尚書屋
窗外的空氣中滿是花香。是那種臨死前才會迸發出的異香。慘烈如斯。時尚書屋
人民廣場四周新一季的青草掙扎着鑽出土壤,枯死殘老的舊草充當着它們的養料。猙獰的嫩芽不顧一切爭先恐後地往上竄,只拼得一時的陽光燦爛也好。等到來年,又會有更新鮮的青草來取代它們的地盤。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