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76 頁


綠意盎然,陽光所到之處,像是接受了一次洗禮,換了一層新的皮膚。整座廣場展現出和顏悅色的扮相,竟如同一個純潔的聖女,絲毫看不出夜色裡發生過的一切。陽光照射下,黑暗躲藏,夢魘匿跡。這天正是周末,宋曉君一大清早就出門去
作者:阿朔 / 頁數:(76 / 0)

Mark獨自蹲在花壇邊。臉孔深深埋入平拖在面前的雙臂之間。時間已是午夜時分,周圍的燈光漸漸淡退。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走過來一個中年男人,半蹲下身,說道:「抬起臉來看看。」
Mark揚起頭,面無表情地看著這個男人。時尚書屋
男人從口袋裏掏出打火機,在Mark的面頰邊來回照了幾下,說道:「站起身來我瞧瞧。」
Mark慢吞吞地起身,眼睛半虛半實地着打量眼前的這個男人。男人伸手在Mark的胳膊屁股上捏了幾把,放遠了身子又看了兩眼,問道:「多少錢?」
這天晚上沒有月亮,風吹在身上暖暖的。時尚書屋
Mark冷冰冰地回答道:「一小時五百。」
男人點頭說:「走。」
於是兩人一前一後消失在神秘的夜色裡。時尚書屋
季節錯亂顛倒,人都有些睡意迷糊,分不清遠近親疏,都纏纏地摞在一起。第2天一早人民廣場又恢復了一片綠意盎然,陽光所到之處,像是接受了一次洗禮,換了一層新的皮膚。整座廣場展現出和顏悅色的扮相,竟如同一個純潔的聖女,絲毫看不出夜色裡發生過的一切。時尚書屋
陽光照射下,黑暗躲藏,夢魘匿跡。時尚書屋
這天正是周末,宋曉君一大清早就出門去了。時尚書屋
宋婷婷一通電話把譚建剛叫到家裡。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等譚建剛來了之後宋婷婷便一張一張地清點光盤,隨手扔到他的座位邊,說道:「這些你都收回去吧。出的全是些什麼好主意,連半點用場都沒有。」
譚建剛收起花紅柳綠的碟片,問道:「怎麼回事?他不肯看?還是看了以後比較排斥?」
「都不是。」
宋婷婷道,「開始的時候確實脾氣挺沖,老大不願意的樣子。後來我逼着他,他倒是專心看了。但我一留心才發覺他感興趣的不是裡面的女人。時尚書屋
他老盯着那些光屁股的男人看。你說說,這可不是沒藥救了嘛。」
譚建剛猶豫了幾秒鐘,說道:「那要不就直接開始第4個療程吧。物理治療的方法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案。他喜歡看裸體的男人就讓他看個夠。」
宋婷婷不明白他的意思:「你這葫蘆裡又賣的什麼藥?」
譚建剛說:「物理治療的方法說穿了其實也很簡單。每次治療的時候我會給他看一段時間的幻燈片,同時在他身上接通小伏的電流綫。幻燈的圖片裡面我會事先夾進去幾張特意安排的裸男圖,然後在程序安排上做一點小小的技術處理。這樣一來,每次等他看見裸體男人的時候,小股的電流就會刺激他的手腳神經,讓他產生輕微的疼痛。時尚書屋
這樣反覆幾次,一個療程結束之後他就會在潛意識裡面排斥這樣的圖像了,這叫反其道而行之。不過這樣的治療必須得在我們專業的醫院理療室裡才能進行。」
話沒說完宋婷婷已經在一個勁地搖頭,她說:「這個不行。又是什麼電流又是什麼刺激神經,光是聽著就夠嚇人的了。別說他不會願意去做,連我聽著都不樂意讓他去。要那樣的話,寧可讓他還是作個小玻璃吧。」
譚建剛忙說道:「你這顧慮完全多餘。電流儀器的設備上面全都有人體安全控制閥,一旦電流超過一定的量就會自動跳閘。那些電流的目的只是產生輕微的疼痛,最多不過像是被小針紮了一下而已,連老鼠都電不死的。這你可以絶對放心。」
宋婷婷無奈搖了搖頭,說道:「我看還是算了吧。現在我都已經不對他抱什麼希望了。再這麼興師動眾的也沒意思,還要饒上你那些高級的儀器。你看到現在為止已經小半年了,一點進展都沒有,再這麼耗下去我看也是白搭。時尚書屋
在他身上已經花了那麼多心思,再不學好也只好由他去了。」
譚建剛斟酌片刻,說道:「凡事你要往好的地方想,也不是一點進步都沒有。你看我給你弟弟做第1個療程的時候,他是死活都不肯配合,什麼事情都跟我對著干,我說東他偏要說西。現在不是也慢慢地轉過彎來了麼。什麼事情都得有個過程,心理治療這事情更是這樣,急不來的。時尚書屋
但是隻要你肯堅持到底,把他治好是遲早的事,你自己得有信心。對他也要有信心。」
第10八章(5)
宋婷婷聽他這麼說便笑了起來,道:「你得了吧,少拿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安慰我。實話告訴你吧,我在他身上花的心思可不比你少。你以為他肯回心轉意全是你一個人的功勞嗎?」
譚建剛也笑了:「這裡頭難道還有你什麼事?難不成你在他身上使了壞?」
宋婷婷微微一笑:「我看你老這麼從外往裡殺,就是殺到死也不見得能有多大用場。人家常說『打蛇要打七寸』,自然得逮住要害,摸準了他的命門,才能降伏住他。所以我就從他身邊下手,使了個法子把他的男朋友趕走。這樣一來他心裡沒了着落,沒了想頭念頭,自然也就收心死心了。時尚書屋
要不然他能有這麼乖,天天獃在家裡等着你擺佈他嗎?你還真以為都是你一個人在那兒唱戲呢?這搭台催場吆喝打雜的人也不比你簡單。你都不知道為這事費了我多少精神,你借我的那些書我差不多都能倒背出來了。他的那個男朋友可不是個省油的燈。我去他家的時候,才兩三句話一搭脈就知道是個厲害的角色,當時心裡就在暗暗打鼓,別沒說動他,倒反而被他給勸過去了。時尚書屋
所以一點不敢大意,鉚足了勁兒跟他撞槍。軟的不行來硬的,硬的不行接着來軟的,結果軟的硬的一起上,才把他給制住了。我走了之後心裡其實還是不太放心,就怕他不吃我這一套,所以我還準備好第2次、第3次再用更厲害的說詞上門去跟他打『持久戰』。哪想到沒過幾天竟然就見效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