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77 頁


時倒反而冷靜下來:「聽見就聽見了吧。他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大不了回去再找那個男人。我都是為了他好,難不成他還會因為這個把我這作姐姐的給殺了?我對他也算是死心了,救得了病,救不了命,他就是個天生賤骨頭命。救得了他這一站,難保
作者:阿朔 / 頁數:(77 / 0)

他們兩個結果也不知是怎麼閙上的,最後就分開了。宋曉君從那以後就跟沒了魂一樣,你看直到這會兒都沒見他再有過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可見是我那一頓遊說的功勞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話音剛落,誰知房門竟推了開來,一陣疾風順勢猛灌而入。時尚書屋
宋曉君站立門口,恨恨地看著宋婷婷。時尚書屋
一時間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表情。臉上紅的紅,白的白,全是尷尬的顏色,狠不能拿起個什麼東西把剛纔說出口的話一下子全都擦抹乾淨。宋婷婷和譚建剛兩人頭皮一陣發麻。時尚書屋
宋曉君雙眼噴火,一字一頓罵道:「不—要—臉!」隨後轉身重重摔下大門就走。時尚書屋
譚建剛忙說:「他都聽見你說的話了。」
宋婷婷這時倒反而冷靜下來:「聽見就聽見了吧。他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大不了回去再找那個男人。我都是為了他好,難不成他還會因為這個把我這作姐姐的給殺了?我對他也算是死心了,救得了病,救不了命,他就是個天生賤骨頭命。救得了他這一站,難保以後不會再犯其他什麼事情。時尚書屋
我也算是看穿了,以後少管他點事兒,我還少生點閒氣,多活兩年呢。」
這天晚上宋婷婷自顧自洗梳上床,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時尚書屋
熄燈躺下之前她還是特意幫宋曉君留了門。時尚書屋
可是直到昏昏沉沉進入夢鄉,宋曉君仍然沒回家。時尚書屋
初夏,天空飛舞着漫天的柳絮。時尚書屋
潔白的柳絮像是婚紗上的點綴,輕浮繾綣撩動人的思緒。時尚書屋
宋婷婷走在大街上,看到婚紗店裡正有新人試穿嫁衣。時尚書屋
新娘在鏡子面前不停地來回擺弄身姿,亮出款款動人的造型,仍不忘偷空用徵詢的目光笑盈盈地看著正抱肘微笑的新郎。彷彿兩人不是在選買婚紗,而是在故意賣弄着風情,招徠他人羡慕而嫉妒的眼光。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雪白的絲綢婚紗晶瑩閃爍,勾留住宋婷婷的視線。時尚書屋
她幻想著自己披上婚紗時的情景,身邊的新郎會是誰呢?秦偉的爸爸?譚建剛?又或着是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真正出現過的白馬王子?一轉頭,發現身邊西裝革履的新郎竟然是自己的弟弟宋曉君。時尚書屋
正覺得詫異,肚中又傳來一陣淺痛,隱隱感覺到那個始終未曾遠去的男嬰再次回魂,用惡毒的眼睛冷冷地怨懟着她,伸出小小的手掌便要扯下她頭上潔白的斗篷。時尚書屋
一聲驚叫,醒來才發覺,又是夢魘一場。枕邊依然空寂無人。時尚書屋
夏初夢淺,一場盛大的婚宴在五星級酒店裡舉行。花團錦簇,瓊香酒洌,滿眼望去赤橙黃綠青藍紫各色齊全。人聲酒聲水聲火聲聲聲喧天。好不熱閙新鮮。時尚書屋
甚至還來了新聞電視台的採訪記者。時尚書屋
因為是破天荒頭一遭,沒有披着婚紗的新娘。只有兩個西裝筆挺的新郎手輓着手,相視而笑。時尚書屋
段哥和小可的胸前各彆著一朵艷紅的花朵。前來祝賀的賓客絡繹不絶,有圈子裡的好友,也有並非同志的親朋,場面讓人有些感動。忽然宴會廳門外傳來喧閙聲,有人嚷嚷:「媽的!兔子現在也時興結婚了。搞屁啊!誰允許這麼大操大辦丟人現眼的?一群爛人、渣滓、敗類,搞玻璃搞到檯面上來了……」
話沒說完已經被酒店的保安請了出去,有服務員走過來緩和氣氛說:「是隔壁宴會廳裡的客人喝多了酒,沒事了。」
段哥也忙着暖場,跟着說:「沒事了。大家繼續入席吧。」
這時小可看見門口旖旎站着一個蕭瑟的女子,仔細一認差點沒高興地喊出聲來,忙拉著段哥說:「快看,誰來了。」
段哥一見也高興萬分,走上前迎了出去,神采飛揚地問道:「翡翠。你回上海了?」
翡翠穿一件華貴的紫羅蘭色改良旗袍,分叉的地方一直開到大腿的根部,舉手投足盡顯風情萬種。她從容優雅地微笑着說:「恭喜了。」
然後由段哥輓手攜帶著走進宴會廳,親自安排她入座。時尚書屋
第10八章(6)
正走着又見一個人從儀門進來,像是個快遞員的模樣,說道:「誰來簽收一下?北京寄來的郵政快遞,說是要趕在婚禮上送來當作禮物。」
段哥三步兩步走上前伸手簽收。小可接過信封掂了掂份量,皺起眉頭,不曉得裡面裝着什麼東西。三下五除二打開一看。時尚書屋
是一張取貨憑證。上面寫着某某五金公司,地址和名稱。貨物的清單上寫着的名目是一塊標量尺寸的磨砂平板玻璃,底下支付簽款人草草地寫着兩個字「沈赫」。段哥和小可對望了一眼,沒有說什麼,微微一笑,各自心裡激起了小小的一陣波瀾。時尚書屋
翡翠入席之後安靜地看著段哥和小可致辭祝酒。時尚書屋
婚禮的流程與尋常男女相同,交換戒指,互相親吻。翡翠看在眼裡,心頭是另一番滋味。段哥敲響麥克風,說:「今天這場婚禮來之不易。我要感謝許許多多曾經幫助和關心過我和小可的朋友……」
翡翠沒有留心往下聽,思緒飄散開。一路走來確實來之不易。時尚書屋
飛機起飛沒多久便遇上了雷暴雨。翡翠到達香港以後沒有直接去醫院聯繫手術的事宜。下了飛機之後,她便披上預先準備好的黑紗參加了在文華酒店門外歌迷自發組織的追悼會。時尚書屋
現場的場面一度出現混亂,許多人不能控制住情緒,失聲痛哭。翡翠隱忍着站在歌迷中間拿一方手帕暗暗地抹眼淚。時尚書屋
靈車開過身邊,只見車頭相框的位置俊美的面龐被鑲嵌在成堆的百合中間。翡翠看到這場景的時候,心頭不禁一動,感覺有什麼念頭在腦海裡徘徊欲出。時尚書屋
她回想起金金曾說:「你動手術為的是什麼?等想清楚了這件事情你再做決定。」
當時翡翠並沒有細想這個問題的答案,卻也沒有就此忘記,自己都不曾發覺,一個沒頭沒尾的問題,竟可以藏在心裡這麼長時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