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旃羅含 第 79 頁


前,仔細看了卻是半點紅腫異物都沒有。宋曉君便說道:「沒有什麼東西。」宋婷婷不信:「看仔細一點,什麼都沒有怎麼會癢成這樣呢?」說著扭轉胳膊拉住宋曉君的手掌,強按住他的手在自己的背脊上撫摩,然後說:「你摸摸看,就在這個
作者:阿朔 / 頁數:(79 / 0)

宋曉君盯着信紙,出了一會兒神。許多事情,說是過去,可還留在心底,經不起撩撥。稍有風吹草動,就會激起一片過往的漣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聽見一聲又酥又麻又輕又緩的「哎呦」,回頭看見宋婷婷醒了過來,正慵懶地翻轉身,四肢倦怠無力地伸展着。宋曉君放下信箋,眼睛裡看到的姐姐像是一隻氣定神閒的波斯貓,眼神和動作全都是半夢未醒的樣子。時尚書屋
宋婷婷舒展開身體,用手指撓抓後背,像是有點力不從心,於是口齒含糊地對宋曉君說:「你過來。我背上癢得很,幫我看看是被什麼東西咬的還是痱子塊?」
宋曉君走上前兩步,靠近床邊。宋婷婷背過身撩開肩帶,反手艱難地指着,說:「這裡。」
宋曉君湊近了細看,宋婷婷雪白的脊背有一大半坦露在他的面前,仔細看了卻是半點紅腫異物都沒有。宋曉君便說道:「沒有什麼東西。」
宋婷婷不信:「看仔細一點,什麼都沒有怎麼會癢成這樣呢?」說著扭轉胳膊拉住宋曉君的手掌,強按住他的手在自己的背脊上撫摩,然後說:「你摸摸看,就在這個位置,仔細點,肯定有東西。」
宋曉君的手掌抵在宋婷婷的後背上,只感到一陣嫩滑細膩,仍沒覺察出有什麼異樣的東西。時尚書屋
宋曉君的手從沒有和女人的皮膚貼得那麼緊過。這樣的觸感很新鮮,手背上倒反而激起了一片疙瘩。於是他用力抽出手指,說道:「真的什麼都沒有,怕是你剛睡醒,心理作用。我去幫你拿花露水,你自己擦一下吧。」
然後便在房間裡翻尋花露水的瓶子。時尚書屋
悶熱欲睡的下午,每個人都昏昏沉沉的,人的腦袋像是被燥熱的空氣煮爛了似的,眼中看到的世界也儘是七顛八倒的畫面。電風扇吹在身上的風都是燎人的。屋裏屋外所有的東西全都是萎靡不振的樣子。人的思維邏輯全都不按正常的路數運轉。時尚書屋
宋曉君尋覓了半天也沒找到花露水的瓶子,轉身看見宋婷婷已經轉過臉來直坐在床邊,雙手正一件一件地脫除身上的衣服,邊脫邊用手指抓撫後背。時尚書屋
宋曉君愣了一下,問道:「你怎麼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宋婷婷旁若無人地繼續寬衣撓動,嘴裡輕道一個字:「癢。」
一邊說著,一邊不緊不慢地把脫下來的衣服扔在一邊,身上只留一件文胸。整個人的舉止動作顯得十分怪異。時尚書屋
宋曉君不禁皺起眉頭,不明白姐姐這是要幹什麼,無緣無故地怎麼睡了一覺起來就癢得翻天覆地,還莫名其妙地把衣服脫得精光,心中暗道:「別是中了什麼邪了吧?」
宋婷婷眼神不朝宋曉君看,嘴裡卻說:「這麼緊張幹什麼?你不是同性戀嗎?我又不是男人,你臉紅什麼呢?」
宋曉君不答,但是渾身上下已經不自在起來,坐到桌邊,手撫桌角,摩挲了一陣然後又站起身,來回走動了兩步,手指撓頭,皺起了眉,接着又坐回桌邊,眼睛卻一秒鐘也沒有離開姐姐的身上,心裡的鑼鼓七擂八撞,手腳都不知道該怎麼放才好。時尚書屋
這時宋婷婷站起身,雙手後扣準備把文胸也解開,一邊向宋曉君緩步走來,嘴裡道:「我是你姐姐,又不是外人,瞧你那樣子,做別的事情不用人教,怎麼這會兒倒連半點膽子也沒有了呢?看你那沒氣性的樣子,你說你能幹點什麼吧?光明正大的事情一件也來不得,光只會畏畏縮縮的。你倒是說說我身上是有針還有刺?看把你怕得那副德行。」
說著上前兩步,擋在了宋曉君的面前,雙手鬆開,身前最後一絲遮擋也落在了地上,皚皚柔柔的前胸完全袒露在自己弟弟眼前。時尚書屋
宋曉君毫無防備,一時驚訝地連嘴都合不起來。眼裡看著姐姐的胴體,只感到心頭湧起巨大的恐慌,胸口陣陣作嘔,趕緊轉身忙不迭地走開。宋婷婷見他要躲,便一個箭步趕在他之前反手鎖住大門。時尚書屋
宋曉君驚恐地問道:「你到底要做什麼?」
宋婷婷雙手從門把上移了下來,又開始脫除褲子,一邊脫一邊仍冷冷地笑看著宋曉君,說:「你不是講過要我幫你嗎?你不是要變成正常人嗎?姐姐這就來幫你啊。」
說著竟然伸手探到了弟弟的下襠,一把摸住他下面的東西。眼睛裡透出一股森森的邪氣。時尚書屋
宋曉君聽到她的這話已經感到急痛攻心,萬萬沒想到姐姐竟然還做出這樣的動作,一時腳酥腿軟無力動彈,臉上燥羞難忍,鼻子裡恨恨地直往外喘氣,用力推開她的手掌,口中罵道:「你有病!」
宋婷婷的手被撞在牆上,因為力道太大,所以立刻便紅腫了起來。時尚書屋
尾聲(2)
她也沒顧到疼痛,陰冷地笑了一聲:「沒錯,我是有病。沒病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你是今天第1天知道我有病嗎?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我病得不輕嗎?要是不知道的話你怎麼去把這些事告訴譚建剛呢?」
宋曉君眼看著這景象,只覺得渾身上下噁心難當。想要伸手去推開她,可又實在不願意去觸碰她的身體。宋婷婷就這麼傲着頂着守在門邊。宋曉君說:「你別逼我。」
「逼你又怎麼樣?」宋婷婷的眼睛裡充滿了血絲,臉上神情喜怒交加,真像是入了魔一樣。時尚書屋
她的頭髮也散了開來,嘴裡仍然一刻不停,越說越是不堪,而且越說越夾纏不清:「我逼你還不是為你好?除了你親姐姐以外誰願意這麼幫你?自己脫乾淨衣服送上門還不要?難道你也怕得病?連你也嫌我?自己的姐姐都嫌?要不嫌為什麼不上?就算同性戀也是男人,又不是沒傢伙,幹什麼白放著不用?來,讓姐姐再摸一下……」
宋曉君已經氣過了頭,不在乎她嘴裡那些瘋瘋癲癲的叫囂,一心只想著快點離開這間屋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