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1 頁


音有點啞,眼睛也是腫的,這幾天夜裡我都聽見她哭。 我站起來,拉住她的手:「阿琅,有件事今天得告訴你。」話說了一半,阿琅已經哆嗦起來,我立刻接下去:「我這趟去得太遠,所以我已經跟夫人說了,誰也不帶。」 阿琅獃了
作者:藍蓮花 / 頁數:(1 / 0)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刻骨銘心的曠世柔情: 江南的慕容家,與塞北池家世代為敵。慕容莊主為維護其江湖地位,先後將兩個女兒嫁入池家。
第1個女子,是湄的姑姑慕容寧,傳說被燒死了。為輓救衰敗的慕容家,第2個犧牲品——湄又替其姐出閣。她與指定的丈夫——池楓一見傾心,可是兩家的矛盾愈演愈烈,世代恩怨,究竟如何化解?
這是一段蕩氣迴腸的江湖故事。全文皆由第1人稱寫成,每章均是一個人物的眼睛和各自的經歷,如一面面鏡子,愛恨怨妒盡映其中。時尚書屋

出版

PART1

第1章
遠嫁慕容湄(1)
淡金色的西山橫在青涼的天空底下。
今天是九月初九,重陽節。
我坐在廢園的破亭子裡看西山,阿琅就一路找到廢園裡來。
「小姐,」她說,「老夫人和夫人都在房裡等着……」

小丫頭的聲音有點啞,眼睛也是腫的,這幾天夜裡我都聽見她哭。
我站起來,拉住她的手:「阿琅,有件事今天得告訴你。」
話說了一半,阿琅已經哆嗦起來,我立刻接下去:「我這趟去得太遠,所以我已經跟夫人說了,誰也不帶。」

阿琅獃了獃,死裡逃生似地鬆了一口氣,隨即明白過來,一張小臉立時通紅:「小姐,我……我……」
她到底只有十四歲,不知怎麼解釋,竟然急得迸出淚來,「大夥兒都說他們是咱們的仇人……根本沒安好心……就像寧小姐,我……我實在是怕得很……」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正要說話,已經有人狠狠罵了一聲:「死阿琅,說的什麼渾話?」
是夫人身邊的高嬤嬤。
我拉了一把嚇得臉色發白的阿琅:「高嬤嬤,小孩子的話誰會當真?咱們回去吧。」

我那裡一屋子的人,老夫人、夫人、姨娘、嬸嬸,還有我的七名姊妹。
老夫人向我伸出手,我只好走過去,跪在她膝前。十二年來,她第1次離我如此之近。她是我所有姊妹們慈祥的祖母,卻從來不是我的。
我聽見身後有人在哭,我很想回頭看看是誰,但是老夫人正扶着我的頭,給我插一根玉釵。
「阿湄,這是我五十年前陪嫁過來的東西,給你帶過去。我們原也捨不得你,只不過……」

她竟然像要掉下淚來,還好大夫人恰到好處地打斷了她。
大夫人伸手拉我起來,不過立刻就鬆開了:「阿湄,你大概也聽過些閒話,不過都是些底下人以訛傳訛的渾話,當不得真,你嫁過去以後,自然明白。」

原來一日塵埃未定,大夥兒便一日不能放心。
我看了一眼她身邊站着的高嬤嬤,忍不住笑了:「都是些什麼閒話?怎麼我沒聽見過?」
大夫人眉尖跳了跳:「你這孩子,都說了是些無聊閒話,沒聽見過更好,還打聽什麼?」極美的一張臉上笑意盎然,我卻不由打了個寒噤。
我退開一步,才發現那個一直哭泣的人就在我的身後。
那是我的四姐姐慕容泠,大夫人的親生女兒,所有見過她的人都相信世間美人無出其右。
「四姐姐,」我安慰她說,「我不過是嫁得遠些,那也沒什麼。」

她慢慢抬頭看我一眼,神情複雜,睫毛悠悠地扇下去,眼淚珍珠一般沁出來。哭得這麼美,傷心也是真的,只可惜,不是在為我悲哀難過。
嬸嬸和姨娘們這時全圍上來了,各自都有禮物,拉著我的手長吁短嘆甚或淚眼迷離。這真是十二年來從未有過的事,我受寵若驚,無言以對。
當所有的人散去以後,我又回到了屋後的廢園。在殘垣頽壁、乾枯的長草與廖落的藍花間,我消磨了離家前最後一個下午,前塵往事緩緩飄回,令人悲喜不分。
我想起五歲那年送我來這裡的叔叔,他走前最後一個晚上,坐在這片荒園裡為我吹的曲子,對我所說的話。我記得他好看的臉,以及含憂帶笑的神情。後來我在他懷裡睡着,夢裡聞到的都是草木乾燥的清香。而醒來時我在床上,他已不見蹤影。時尚書屋
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見過他。然而十五歲以前的每個生日,我總能在廢園的涼亭找到一份精美的禮物。當我抱著那些禮物又笑又叫雀躍飛奔時,我才知道他從來也不曾離我而去。
我想起在這座廢園裡第1次看見的二哥。我看見他的時候天空很藍,碧綠的草叢裡開着蠟燭火焰一般的野花,一個男孩兒坐在我常去的涼亭裡看書,他的側臉清秀至極,頭髮和眼睛黑得几乎要發出藍光。我想要偷偷地溜走,但是他已經看見了我。他溜下亭子,分開長草,向我走來。時尚書屋
「你是阿湄吧,」他說,「我是你的二哥。」

我盯着他不說話。
那是我進慕容府的第3天。除了老夫人和大夫人,父親沒有帶我見過別人。
他很好看,就像我見過的慕容府的人,可他說話的時候會微笑,微笑起來像陽光照進透明的水面,和我見過的慕容府的人都不一樣。
那一年他十一歲,我五歲。我住的屋子從前是他的,廢園也是。他在慕容府這個僻靜的角落生活了八年。直到我來,父親才讓他搬到別處,但他還是偷偷溜回這座無人的廢園。時尚書屋
二哥沒有媽媽,同我一樣;父親和大夫人不喜歡他,也同我一樣;他是孤單寂寞的,也同我一樣;甚至於我們都深愛這片無人光顧的廢園,勝過慕容府聞名蘇州的花園奚秀園——我不知道所有這些是否足以解釋為什麼在父親的十三個子女當中,惟有我們兩人有着最最深切的兄妹之情。
但二哥遠比我聰明,他的才華彷彿無窮無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