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13 頁


阿湄身前。 但是大哥比我更快,他們在空中相遇,迅速過招,一起落下地來。 「關荻!」大哥的聲音已不復平靜。他蒼白的臉映起異樣的紅暈,眸中神情與關荻無比相似。 關荻冷冷道:「是我。」 大哥再不說話,劍影乍起
作者:藍蓮花 / 頁數:(13 / 0)

一切聲音都在剎那遠去,我如置身悠悠空塵,周遭一切恍然如夢,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就在那裡,咫尺之外,觸手可及。她是我的,我的新娘。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3章
成親池楓(6)
然而,大廳的門就在此刻被人狠狠踢開。
一名黑衣男子破門而入,身後跟着另一個男子,身着月白袍。
他們的氣質迥然相異卻相得益彰。一個是夜色,一個如月光。
那先前的一個連憤怒痛苦都凍成了冷峻,黑眸裡鎖住了所有的光明,是燃燒的冰,或者凝結的火。
後面的男子卻是溫雅的,憂傷的,連轉側的目光都微微含愁,卻連愁緒都是溫暖的,怡和的,放著微光。
我認得前面的那人。
七年以前,他出現過,然後便是那場紅蓮峰上的大火。當我想起他的名字時,他已飛撲而來。
我拔出劍,擋在阿湄身前。
但是大哥比我更快,他們在空中相遇,迅速過招,一起落下地來。
「關荻!」大哥的聲音已不復平靜。他蒼白的臉映起異樣的紅暈,眸中神情與關荻無比相似。
關荻冷冷道:「是我。」

大哥再不說話,劍影乍起,出手便是殺招。而關荻的武器仍是一條鐵鏈。鏈風劍影,兩人戰在一起,一時難分上下。
大哥名列當今三大頂尖劍手之一,我有生以來未見他敗過。關荻卻可與他戰成平手,實在不能不令我心驚。
大廳裡亂成一團。人們紛紛抄起兵器上前圍攻。那個月白袍的男子劍意從容,替關荻掠陣,衣袂飄然間逼退了所有的其他人。他的劍法飄逸輕靈有如其人,似三月惠風吹衣拂面,比起大哥甚至有隱隱勝出之勢,我卻從沒有聽說江湖有這樣一個人。時尚書屋
廳上數十人竟一時奈何不了這兩人。可惜池總管日前帶領所部精英趕往滁州處置緊急事宜,不然事態也還不致如此。
我知道阿湄除卻輕功,其他功夫只是平常。我護着她站在廳角,想要加入戰團,卻又放不下心。
她忽然扯扯我的衣袖:「揭了我的蓋頭你便去,我會和榮嬤嬤回房等你。」

我感激又撼動,輕輕揭下她的蓋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第1次在如此明亮的燈火下看她,她的容顏讓我足以記取一生。
「你自己小心。」
她的聲音有些顫抖,終是不放心我在這裡激戰。
「你放心。」
我深深看她一眼,拔劍而上,掠過人群,接過了白袍男子的劍招。
白袍男子應付我和那許多人依舊從容,始終不肯痛下殺招。有時身形轉側間,還會看看關荻與大哥交戰的情形。他似乎與我們並無深仇,此來只為了關荻。
我無力顧他,但見他神情漸漸凝重,便知道大約大哥已占了上風。
果然,他忽然眉梢一抬,信手一劍,逼退眾人。跟着旋身而起,在空中一劍下擊,盪開大哥正疾刺關荻的長劍。
「走吧!」他輕輕一嘆,抓住關荻的臂膀,縱身而起,直向大門掠去。
大哥沒有立刻追擊,反而站住回頭,向我望來:「你還好吧?」
我點點頭。
「那就一起來,」大哥笑容冷烈,「今晚他們插翅難逃。」

門外火把熊熊,數百人結成陣法,將關荻和那男子團團圍住。大哥袖手旁觀,意態從容。我這才知道他早已有所準備。
我放下心來,忽見阿湄正站在人叢之外。想必她一出來,就知道已有埋伏,不必回房。
我朝她走過去,她卻不聞不見,獃獃望着眾人圍困下左衝右突的兩人。
我漸漸覺得不對,叫她兩聲,也全無回應。
心頭通通亂跳,我一掩而過想要趕到她身邊,離她尚有幾步,她卻飛身徑起,恰恰在空中與我擦肩錯過。我不及轉折,伸手去拉,卻只觸到了她幾莖髮絲。
待我落地,她竟已衝進大陣。
她衝入的地方陣法一亂,圈內兩人立刻發覺。
那月白袍的男子衝在前面,指揮倜儻,如入無人之境。關荻緊隨其後,鐵鏈橫掃,當者披靡。轉瞬之間,兩人已與正力排眾人衝入陣中的阿湄相遇。
我緊追阿湄,卻落後了五六步,在兵刃相擊的嘈雜中我聽見她喊了聲什麼。那月白袍的男子聞聲自混戰中抬頭,與阿湄打了照面。
剎那間他神色劇震,如受重擊。
他眼裡突然狂湧的情感令人震撼于這溫雅男子難得一現的激情。然後他微微開口,似乎輕喚了一個名字。雙眉微蹙,他眼裡竟已有淚光。他神情迷惑,心痛復溫柔。時尚書屋
將手伸向阿湄,卻看見手裡的劍。像一時不知如何是好,這一向從容怡靜的男子卻有些侷促。
然而這時,已有三柄槍攻至他的前胸,一把劍刺向他的腹部,還有兩柄刀要洞穿他的兩肋。他卻全無知覺,彷彿已全忘了他身之所在,忘了他的劍法、安危,甚至生死。
剎那之間,我聽見阿湄驚呼。
我看見關荻的鐵鏈替他掃去了攻往兩肋的刀。
阿湄拔出短匕盪開了刺他腹部的劍。
我疾撲向前,從左至右撩去一劍,替他撥開了兩桿長槍。
我救他,因為我知道阿湄想要這樣。
然而最後一桿短槍仍狠狠搠入他的右胸,搠得他向後一仰,趔趄後退。
他似忽然醒悟,漠然遞出一劍,刺中那使槍者的手腕。然後他左手握住槍桿,用力拔出,鮮血霎時染紅了白袍。
阿湄滿面驚恐,眼望着他。
大哥此刻已飛掠而來。
第3章
成親池楓(7)
關荻抬頭望見,左手鐵鏈一揮,突然套上阿湄的頸項。右手卻扶住那男子,冷冷說:「放我們走,否則我便殺了她。」

大哥落在他面前,一聲不響。
我咬緊牙關,我不能開口懇求。我知道七年來大哥的痛苦,我不能求他為了阿湄放走他恨之切骨的仇人。
阿湄到此時才看見我,神情歉然,像是要求我原諒。
我轉過臉,她不知道該求她原諒的是我,我甚至不能救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