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16 頁


「我認得你的媽媽。」 她一時沒有說話,仰望着我。然後她的臉上漸漸亮起信任的光輝。 她走過來,拉開了本來只是虛掩的院門。 「叔叔,你能不能幫我舀水?我要給媽媽熬藥。」 再見阿翎時,她已完全不複舊時容顏。
作者:藍蓮花 / 頁數:(16 / 0)

她爬上水缸旁邊一塊墊腳的大石,踮起腳來努力前探,去舀缸中所剩不多的水。她的姿勢如此危險,彷彿隨時會栽進水缸之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4章
重逢方雁遙(3)
我及時叩響院門。她暫時放棄了舀水,回過頭來。
在看清她小臉的一瞬,我就知道了她是誰。我彷彿再次看見很多年前母親領回家中的阿翎,黑亮的大眼睛光芒熒閃,小小下頜倔強尖削。
我眼前模糊,一時不能出聲。
而女孩兒已跳下大石,來到門邊。
她望着我,神情警覺。「叔叔,」她清脆地問,「你找誰?
「你是阿湄?」我喃喃地說。
她的眼中掠過一絲迷惑,輕輕點頭。
「……你媽媽呢?」
她回頭望一眼小屋,彷彿害怕我們的談話會吵醒她的媽媽。「媽媽生病了,在睡覺。」

「阿湄,」我心中一陣酸澀,緩緩地說,「我認得你的媽媽。」

她一時沒有說話,仰望着我。然後她的臉上漸漸亮起信任的光輝。
她走過來,拉開了本來只是虛掩的院門。
「叔叔,你能不能幫我舀水?我要給媽媽熬藥。」

再見阿翎時,她已完全不複舊時容顏。她已病了很久,我為她請來的大夫也只是搖頭。我知道她已時日無多。
除去我剛來時,她几乎不曾認真看過我。很多時候,她只是躺在那裡靜靜出神,她的眼睛那時變得雲水般溫柔。我只在多年以前看見過她那樣的目光,而那樣的目光卻再也不是為我。
我看見她的臉色一日比一日蒼黃,有時我覺得自己的生命也正隨她日益消逝。
阿湄從不在我們面前哭泣,只有一次,我看見她蹲在柴堆後無聲哭泣,我抱起她,她默默摟住我的脖頸。她的眼淚浸濕了我的衣領,起初溫熱,後來冰涼。
那一天我抱她去了野外,那時是秋天,原野裡開滿牽牛花。不知為何那裡的牽牛花並沒有深紫和紫紅,只有淡紅,微紫,與蒼白,彷彿都已被陽光曬退了顏色,無神無主的蕭條。
阿湄在那裡放聲大哭,那時她才像是一個五歲的女孩兒。
我帶她回去時,阿翎已經醒來。那天晚上,我聽見她與阿湄說了整夜的話,然而我聽不清晰。
數天以後的早上,她支走了阿湄。
她要我答應在她死後,把阿湄送到她父親的身邊。
我默默點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未必會好好待她,你要常去看她,直到她成人。」

我同樣答應。
她鬆了一口氣,轉開臉去,明亮的眼光轉成暗淡。
她始終還是愛他,即使他辜負了她這麼多年,始終也沒有來接她。
當天夜裡,我在院中的紫藤架下吹起了簫。
我從未吹過那首曲子,然而我不知不覺吹出了它,也許只是因為人生本如那支簫曲一般淒涼。
後來房門打開,我看見阿翎出現在門邊。
她已有多日不能下地。看見她,我微微一驚,停下了簫聲。
「不要停。」
她低聲說。
我重又吹起,她慢慢走過來,坐在我的身邊。
花架篩下淡淡月光,如滿地細碎白冰。不時有紫藤花墜落,點點剔透凝華。
她將什麼東西系在我的腰帶上,我知道那是一隻新的香囊。
從前她綉給我的香囊在一次決鬥中被人毀壞,我不捨得丟棄,一直收在懷中。
然後她伸出手臂攬住我的腰,緊緊依偎在我的肩頭。
她在我耳邊低語。「不要停,」她說,「聽著你的簫聲去死,我才不會害怕。」

我輕輕一震,卻沒有停下。
我一直沒有停下,即使當我感到她的手臂鬆開滑落。
我沒有停下,即使當我再也感覺不到她的呼吸。
我沒有停下,當天空大亮,人家的炊煙次第騰起,鷄鳴犬吠,日上的塵囂。
我沒有停下。
那一切與我無關。
我覺得我只需一直這樣吹下去。
一直吹下去。
一直吹下去。
一直吹下去。
然而還有阿湄。
我答應過要送她去她父親的身邊。
當阿湄自她母親冰冷的懷中抬起淚痕狼藉的臉望向我,我知道我要履行我對她母親的諾言。
我帶著阿湄千里跋涉,到了江南。
我見到了阿翎一直不曾等到的那個男子,慕容安。他的完美丰神並不出乎我的意料。
他起初略為吃驚,凝神看看阿湄,神色漸漸平復。「她並沒告訴我她有了身孕。」

「所以你才任由她流落在外?」
他笑笑:「最初我便要娶她回來,是她自己不肯答應。」

他看了我一眼,帶著一種淡淡諷刺的神情:「她一直都在等一個人,不肯放棄。那個人,想必是你。」

我如受重擊,不能置信。剎那只覺天翻地覆,無比荒唐。
「你不知道麼?」慕容安望着我,「那麼你還不如我明白她。」

當天夜裡,我茫然離開了慕容府。
我千里往返去看望阿翎的墳墓。我以為她或肯託夢於我,告訴我真情究竟如何。
然而她一去杳然,從來不肯入我的夢境。
某一個黃昏,落日淒圓,月影初升。
我再一次拔去她墳上荒草,坐下為她吹簫。然後我離開了她,繼續我在江湖的漂泊。我並不知道滾滾塵囂,究竟何方是岸。山長水闊,我該于何處容身。時尚書屋
我只是想要找一件事來做,勝負生死於我已無關緊要。
第4章
重逢方雁遙(4)
我開始追蹤那些多年未曾歸案的盜匪,我甚至希望我會敗在某個凶殘大盜的手下,無聲無息死於一個邊陲小鎮或是荒山密林。奇怪的是我的劍法卻于此時悄然精進。
就在那些年裡,我再次聽到了關荻的名字。這個在南方七省聲名鵲起的年輕捕快以其高超的追蹤技巧,堅忍不拔的意志,以及奇異的獨門武功威懾黑道群雄。傳說中他的武器是一條長長的鐵鏈,那使我想起很多年前與我一同獵狐的少年手中靈活的套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