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17 頁


悲涼如水。我不明白阿翎為什麼不肯把阿湄交給我撫養,至少我會比她的父親更好地照顧她。 那晚我離開時,發現一道人影由廢園裡竄出,越過圍牆,煙般疾逝。我遍體生寒,追蹤而去。半個時辰以後,他沒入一條深深小巷。 我謹慎地進
作者:藍蓮花 / 頁數:(17 / 47)

有幾次我們殊途同歸,追蹤同一夥盜匪到了同一個地方。我暗中出手相助後無聲退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看見昔日獵狐少年已成長為一個英俊青年,他自己揣摩出的武功雖然仍有不足,卻因出手驚奇難測而頗具神威。
在追蹤盜匪告一段落時,我會去看望阿湄,但是每一次並不讓她知道。我會在她生日時在她常去玩耍的廢園裡藏下一份禮物。當我在暗中看見她被驚喜映亮的臉,才覺得我這樣活着,至少還有一些意義。
阿湄日益成長,比小時候活潑快樂。我看見她的成長,彷彿看見從前一幕幕的阿翎。那讓我深深感念,同時也是深深的刺痛與折磨。
她七歲那一年,我在夜深人靜時去看望她。
當晚孤鴻號野,翔鳥鳴林。
我看見星光撒上她熟睡的面頰,她不知夢到了什麼,臉上有依稀淚痕。我才知道她的快樂和活潑只屬於白天。
我的心境悲涼如水。我不明白阿翎為什麼不肯把阿湄交給我撫養,至少我會比她的父親更好地照顧她。
那晚我離開時,發現一道人影由廢園裡竄出,越過圍牆,煙般疾逝。我遍體生寒,追蹤而去。半個時辰以後,他沒入一條深深小巷。
我謹慎地進入小巷,幾步以後,我聽見一陣金屬撞擊之音,強勁風聲劈面而來。電光石火,我想起這可能是誰,在間不容髮時,我問:「關荻?」
鐵索嘩然落在我腳下,那人走近我,在星光之下向我左右端詳,良久一笑,雪白的齒光在黑夜中一閃而沒:「你從沒告訴過我你的名字。」

「我姓方,」我說,「方雁遙。」

他明亮黑眸電般一閃,「原來你就是方雁遙。那麼,一直相助我的人是你。」

「那幾次也只是巧合。」
我說。
「是麼?」他側頭反問,笑容燦爛,依稀可見少年時的明快天真。
我與他相視而笑,故人重見的歡欣盡在不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一夜在他的家中我們煮酒盡歡,促膝暢飲。他將別後際遇一一述說,我默默傾聽。
後來他問起我去慕容府的緣由,我約略告訴他阿湄身世。但當我問起他為何會在那裡,他卻微一猶疑。
我知道他必有難言之隱,也不再追問。他卻又孩子般笑起來,隨即坦白:
「我去那裡,是與慕容家的一個女子相會。」
喝一杯酒,他又道:「大哥,無論如何,我也要娶她為妻。」

我望着他,他的臉英俊異常,眼中光芒如在煅燒寶物,彷彿永遠可以為了他的目標不計其餘,我知道這一次他仍會實踐他的諾言,就如同這些年來他默默成就少年時的夢想。這使我為他覺得高興,而又惕然如悟憶起自身,意興闌珊。
我在似喜似悲中度過長夜,天明作別。然而我未曾想到與他一夕別後,再見似已遙遙無期。
就在那一年冬天,關荻忽然消失于江湖,不知所蹤。
那一年發生了一件大事:慕容世家與塞北池家聯姻,剛剛執掌家政的池家長子池楊迎娶了艷名聞于江南的慕容寧。關荻的失蹤似與此事頗有關聯,使我不由擔心。但多方查訪,依舊沒有他的消息。
三年以後,我追蹤一夥大盜直至塞北,忽然聽說慕容寧在池家紅蓮山莊的紅蓮峰頂縱火自焚。
不知為何我竟覺得此事與關荻有關,匆匆趕去。在離山莊十里的山中,我找到了重傷的關荻。
他的傷勢在一個月後痊癒,但他整個人已與從前大不相同。他完全失去了笑容,也几乎不再說話。他望着人時眼光依然灼熱,卻只令人心底生寒。
他從未告訴我那時在紅蓮山莊中究竟發生了什麼。只有一次,他在噩夢之中驚醒,聲音嘶啞地對我說:「池楊燒死了她,是池楊。」

他的話令我悚然心驚,我不能想像會有人親手燒死自己的妻子,即使那人是以冷漠深沉著稱的池楊。
風波漸漸平息以後,我們一路向西,回到了從前初次相逢的雪山。
在那個野葦湖邊我們築起樹屋,從頭修定他的武功。他每日埋頭苦練,我知道他的全部心志現在只為復仇而燃燒。
我無法勸解,只有相助。
我每年仍會離開數月,前去看望阿湄。直到她十五歲生日,我再次見她,才明白日後不可再去。
我去時正是清晨,清露宛轉,如絲碧草上浮着一帶輕煙。
我看見一個少女坐在涼亭,穿著鵝黃綢衫,百無聊賴地踢着雙腳。偶然間抬頭,眼波四下流轉,卻似一切並不曾入眼,只是關心着一件事,神氣不安而又快樂,可愛而又可憐。
無人知道當我看見這一幕時,如何在驀然狂喜後而又肝腸寸斷。那彷彿是把多年前的一幕完好無損地移植到如今。只不過,那再也不會是一早起來,在我房外等我帶她出遊的阿翎。
第4章
重逢方雁遙(5)
不知不覺間,她的女兒已長成與她無比相似,讓我不能自已地疑真疑幻。乍起的夢境終究隕滅,驚喜一霎,倍感神傷。
在一片恍惚中我離開了慕容府,走了很遠才發現,我竟忘記放下我為阿湄準備的禮物。
我回到了雪山。
以後的兩年間,我再也沒有去探望阿湄,因為我不敢再去面對那樣的折磨。
兩年以後關荻聽說慕容府與池家再次聯姻,決定前去報仇。我只有相從。我從未想到過會在池家與阿湄重逢,因為傳說中的新娘是慕容泠。
當我第1眼見她,我再一次將她錯當作阿翎。但當關荻將她擄作人質時,我已明白她的身份。
我不明白的只是慕容家為何要她代嫁而來。此事一旦被池家發現,她的處境何等危險。難道慕容家上下竟無人關心她的安危?
窗外爆竹震耳欲聾,阿湄要俯下頭才能聽得見我的問話:
「為什麼嫁過來的是你?」
她明白了我的意思,掉下淚來,臉上卻浮出笑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