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18 頁


她絶別的那個夜晚,阿翎把這只香囊掛在我身上。 她究竟想要對我說些什麼?不肯在她生時說清,卻要寫這樣一封信,要我在她死後多年才得以發現。 阿湄將油燈移至床頭,撥亮了燈芯。 屋中瀰漫著爆竹的青煙,淡淡的硫磺氣息。
作者:藍蓮花 / 頁數:(18 / 0)

「是我自願的,」她說,「何況池家的人已經知道真相,並沒有將我怎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看我仍要再問,她低聲阻止:「叔叔,無論如何,現在我很安全,你先睡一睡,什麼事都等明日再詳說。」

鞭炮聲終於變得稀落,我仍然耳鳴不斷。
阿湄為我拉開被子,一瞥之間似是發現了什麼,略為惋惜,卻沒有說話。
「什麼?」我問。
她微微猶豫,隨即說:「你身上掛的媽媽綉的香囊,給人斬破了。」
說著解下來,要遞在我的手中,卻又「咦」了一聲,縮回手,轉身在燈下細看。
「是什麼?」我問。
她慢慢轉過身來,手中捏着一張摺疊的綿紙,神色怔忡不寧地低聲道:
「媽媽把這個縫在了香囊的夾層裡。好像,是一封信。」

我接過來,手抖得厲害,我害怕稍一用力就會撕破那張薄薄的綿紙。
我記起十二年前我與她絶別的那個夜晚,阿翎把這只香囊掛在我身上。
她究竟想要對我說些什麼?不肯在她生時說清,卻要寫這樣一封信,要我在她死後多年才得以發現。
阿湄將油燈移至床頭,撥亮了燈芯。
屋中瀰漫著爆竹的青煙,淡淡的硫磺氣息。
四下里鞭炮聲忽然沉寂,已是新年。
我深吸一口氣,打開那封十二年舊信的最後一層。
跳進我眼中的第1句話已令我雙眼模糊:
「我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你,從我第1次見你。」

我停了停,到眼前再次清晰,才能繼續讀下去。
「我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你,從我第1次見你。
那年我七歲,你八歲。你的母親讓我叫你大哥。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那時我並沒有開口。
我並不是害羞,我只是不願讓你當我的哥哥。
也許那時候我便知道長大後我會愛上你。
我也不願叫你的名字。雁遙。
這兩個字常讓我覺得你的一生會像大雁那樣南來北往,遙不可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事實上也真的如此。
因為那是你的名字,所以我不得不喜歡自己的名字:雁翎。
我想如果你一定要做永不棲息的雁,我情願做你的一根翎毛。關山長河,天南海北,無論你去哪裡,我都和你同去。
然而我不過是在痴人說夢。
我知道做不成你的翎毛,你遲早會離開我。
我知道。
你離家前的那個晚上,我去找你。我問你:什麼時候可以帶我一起走?
你一直沒有回答。
於是我說我會等你,我說我會一直等到等不下去的那一天。
其實我是在說我會等你直到我死。但我想你並沒有聽懂。
我在家鄉等了你五年,我拒絶了很多人的提親。流言四起。
我忽然發現即使你此時回來,你也決不會有勇氣帶我離開。要你和我在一起,只有替你捨棄那個家。
所以我遣散家仆,遠走他鄉。我走到一個遙遠的北方村落,我在那裡安定下來,繼續等你。
並不是沒有人知道我的下落,只要你想要找我,你應該可以找到。
我於是又等了四年,我遇到了慕容安。
我不清楚我為何會答應和他在一起,也許我已瀕臨絶望,也許我正因絶望而恨你,要用傷害自己來傷害你。
但我從未想過要嫁給他,不再等你。
他這樣要求過,然而我沒有答應。
我從未愛過他,也許他同樣未曾愛過我。
然而他竟比你明白我。

他走時對我說:

「如果你以為這樣你還可以繼續等他,那麼你錯了。」

我不管對錯,因為我已沒有選擇。
我早將一生變成一局與你的賭博,我不能退場,在我的生命結束以前。
我終於等到了你,你來時正是阿湄滿月的第2天。
看見你的一霎我就明白我已等到了我一生想要的東西,雖然我已失去了接受的資格。
我的痛苦應該是你的兩倍,因為看見你的傷心我的痛苦更添了一重。
我怎麼可以答應嫁給你,讓你撫養別人的孩子?你是那樣一個驕傲的男子,雖然你的驕傲很少讓人看到。
第4章
重逢方雁遙(6)
你會終生無法釋懷,娶了我,你不會幸福。
於是我騙了你,讓你離開。當你離開時,我以為我們終生不復相見。
你走的時候是夜半,四周很靜,我伏在窗前用心聽你的腳步。
我一直在聽,直到再也無法聽見。
一切都像很多年前的那一夜,你自以為無人知道地離家。
我沒想到你還會回來,在我命不久長的時候。
我覺得為此我可以感謝上天。
我想必隱瞞得很好吧,讓你以為我始終在等阿湄的父親。
你從不知道每次你轉身,我在用什麼樣的眼光看你。否則你便會明白我的真心。
你對阿湄很好,我毫不懷疑在我死後你會願意撫養她。
然而我不要你這樣,我要你自由。
我不想讓她在你眼前,時時刻刻提醒你,曾經有我的存在。
其實我希望你可以將我忘記,如果這樣就可以去掉你臉上的憂愁。
我不知道該不該讓你知道所有這些真情,所以我把它交給天意去裁決。
我看見從前我綉給你的香囊已經不見,便做了一個新的給你。我會把這封信縫在裡面。
也許很多年後你會看到它。
也許,你永遠不會。
我死的時候如果在你身邊,我會覺得幸福。
我希望你吹簫送我,那樣我便會有了勇氣。
就像從前秋天的夜裡,你坐在家中紫藤架下為我吹簫。
你仍記得麼?
從前秋天的夜裡,你坐在家中紫藤架下,為我吹簫。

PART3

第5章
遇雪關荻(1)
大風捲雪,枯木摧折。
正月初七。
池家人馬仍未放棄搜捕,但我們已離開暫時容身的客棧,順利潛入山中。
八百里呼音山千峰雄奇,深谷幽秘,藏匿之處何止千百。我並不為追兵擔心,令我擔心的只是大哥。
大哥傷勢反覆不定,我明白是他心事使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