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20 頁


再次送出。 我低聲道:「再放!」 又一片薄雲浮起,我揮索彈出,這一次受傷者更眾,十之八九跌坐于地,一片呻吟。 慕容湄輕輕一笑:「行了,暗器上的麻藥會讓他們動彈不得。」 我拉起她躍過眾人,搶入山口。
作者:藍蓮花 / 頁數:(20 / 0)

勁風猛烈,席捲峰前積雪撲面而來。然而凜冽的不只是風雪,挾勢而來的細厲殺氣几乎要逼住我的呼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哨聲尖鳴,數十人一湧而出,剎那結成劍陣,將我們團團圍起。
劍陣威力奇強,處處剋制我的武功。除夕那晚在大陣中我已領教,此時沒有大哥相助更覺應付吃力。
激戰半個時辰,始終無路突圍,反而圍圈漸小,我們已成被困之勢。
我心中寒意漸起,鐵索偶然走空,帶落半空一截枯枝,枯枝飛入劍陣,一名劍手略一遲疑,舉劍招架,劍陣一時微亂。
我腦中靈光閃現,低聲向慕容湄說:「放暗器!」
她心領神會,暗暗由懷中取出暗器,雙手連展,送出一片碧色薄雲。我回索兜住,輪轉送出,射向四周人群。
劍陣霎時大亂,眾人紛紛擊擋,然而他們圍圈而立,倉皇間誤被同伴擊傷者大有人在。激飛至半空的暗器也被我以鐵索捲回,再次送出。
我低聲道:「再放!」
又一片薄雲浮起,我揮索彈出,這一次受傷者更眾,十之八九跌坐于地,一片呻吟。
慕容湄輕輕一笑:「行了,暗器上的麻藥會讓他們動彈不得。」

我拉起她躍過眾人,搶入山口。
忽然之間,劍光如雪翻折而起,勢如疾電,直取我眉心。
我後翻避過,退出山口。
一個赭衣中年人一掠而出,數年前與我曾有一面之緣,是池家總管池落影。
方纔未曾中暗器的四五人此刻也一同夾攻而上,我更不答話,上前再戰。頃刻間,收拾了那幾人,只剩池落影與我獨鬥。
他的劍法凌厲飄忽,高出眾人甚多,我一時難以勝出。
激戰之中,眼前忽大放光明。原來是濃雲驟裂,白日剎那噴薄。
池落影正面向東方,猝不及防,劍勢不由一滯。我趁此時機襲向他腰間破綻,他不得已奮身斜掠,我長索橫曳直追。
眼見他已避無可避,他忽于空中發劍,直刺慕容湄。
我一驚回索,將慕容湄斜斜帶開。但她衣襟已為劍氣所裂,被我帶開時,懷中掉出若干物什,飄向路邊深谷。
她大驚失色:「叔叔的藥!」
我聞言掠過,只見一串藥包方自墜下山崖。
一時間我再無心旁騖,惟一心念是決不能失去大哥傷藥。俯身崖邊,長索出手,堪堪捲住藥包。
只聽背後風聲颯然,慕容湄驚呼:「小心!」
我知道池落影必于此時偷襲,但我此時回身,藥包必落入深谷,惟有不閃不避。只覺右背一道透骨深寒長驅直入,然後又迅疾離開。與此同時,我收回長索,取到了藥包。
回身,我正看見池落影飄身退開,神情似笑非笑。我右臂略抬,劇痛勃起,眼前一片昏黑。心下不由冰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忽聽慕容湄道:

「池總管,你放了他我便和你回山莊。不然,我這就跳下去。」

眼前黑霧漸漸消散,我看見慕容湄立於崖邊,衣袂當風,似是隨時可能失足。
我想要過去,但剛一動彈,半身劇痛,如要暈去。
只聽池落影喝道:「不要動!」慢慢向她靠近。
她卻又向崖邊退了一退。
「好,我答應你。」
池落影沉聲說,緩緩向她伸出手。
慕容湄側頭看他,「此話當真?」
「在下豈敢欺瞞少夫人?」
慕容湄微一猶豫,終於伸手給他。就在兩人相觸的一霎,慕容湄縱身撞入他懷中,雙手連點,池落影頓成木雕泥塑。
她猶不放心,在他身上又加點了幾處穴道,這才奔回我身邊,急切地問:
「你怎麼樣?」
我將藥包遞在她手中,「不必管我,」我說,「把藥送去給大哥。」

她神色倉惶地搖頭,又說了些什麼,我卻已聽不清晰。
風聲與她的語聲忽然變得稀薄遙遠,煙一般散盡。
代之而起的是一陣柔和輕響,悉悉簌簌,像我初次聽到的江南小雨落上碧青的原野萬物,又或是四月裡雨一般的落花,落在我初來乍到的江南。
我覺得我飄浮起來,四肢輕得不復存在。臉上微涼,眼前一片柔白薄光。
我忽然知道那是雪。
江南的小雪。
江南也是有雪的,那年我第1次知道。
那一年,是我成名江湖的一年。
第5章
遇雪關荻(3)
一個蘇州府三等捕快獨自抓獲了採花大盜高飛。
那年冬天,我在街上例行巡查時瞥見了高飛,他的易容並不能瞞過我慣于追蹤獵物的眼睛。
我看見他進了四海賭場。我並沒有猶豫,脫下官服,尾隨而入。
他在玩骰子,我加入他那一桌,默默觀望。他下的賭注越來越驚人,餘人漸漸收手,只圍觀他與莊家對局。
莊家臉色發青,最後已不敢再接注。高飛冷笑顧盼,預備離去。
我阻住他。
「我和你賭。」
我說,解下刀囊,放在桌上。
他收斂笑容:「什麼意思?」
「誰輸了,就在自己身上插一把刀。」

他臉色一變,大約從未試過這種街頭無賴的賭法。
「我為何要和你賭?」
我看看聚攏而來的人群,回望着他,笑道:
「因為我知道你是誰。」

他眉棱跳動,目中殺機陡現,卻仍能笑出來:「好,我賭了。」

我連輸三局。
左腿已插了三柄刀。
惟一可傷之處只在左腿,因為我尚需右腿固定身體,雙臂運用長索。
四周一片安靜,其他賭局全都停下,眾人屏息圍觀。我聽見我的血一滴滴流上地板,發出輕微響聲。
高飛額頭冒出冷汗,擲骰子的手微微顫抖。
我冷眼旁觀,知道綽號「玉蝴蝶」的他對自己身體髮膚一向愛惜,此刻難免緊張,做弊手法遲早失靈。
果然這次他只擲出了三點。我卻擲成一副地牌。圍觀人群一片喧嘩。
我將刀囊推到他面前。他緩緩伸手,微一猶豫,忽然間推翻賭桌,向我撲來。
我與他一場惡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