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21 頁


我由府衙回家時,雪仍在下。 傷口已經紮好,我下手自有分寸,不曾傷了筋骨,只是行走有些不便。 我一瘸一拐地走在行人冷落的窄街上,街邊連片民宅,人家燈火,食物誘人的香氣。 身後忽然傳來幾人一致的腳步,咿啞晃蕩的聲
作者:藍蓮花 / 頁數:(21 / 0)

高飛的武功其實在我之上,但是賭局之中他氣勢已餒,此時心浮氣躁,只求奪路而逃。然而我正鋭氣如虹,不計生死。拼得受傷七處,我終於以長索鎖住他雙腿,將其生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走出賭場時,圍觀人群讓開去路。
人叢中忽然射出一束目光,在我身上悠悠一繞,旋即堙滅無蹤。
我心中一動,臉上落了幾點清涼,抬起頭,柔白天光,漫天雪花碎煙一般飄動,只是一些通透的影子,萬般虛幻。
是江南的雪了。
我從不喜歡的雪,那一天卻令我生起一陣無名的情緒。
忽然有些疲倦,快樂似的,又不知為何有些難過。
想要挑個石階坐下,喝一些酒,就這樣看雪,看放晴後的雲天茫茫,不凍的水流,白鷺拍打着鏡面一般的水田扶搖起飛。聽聽黃昏時城裡的鐘鼓,入暮後高樓上落下來的笛聲。
那一霎恍惚,是我十九年中初識的溫柔。
當晚我由府衙回家時,雪仍在下。
傷口已經紮好,我下手自有分寸,不曾傷了筋骨,只是行走有些不便。
我一瘸一拐地走在行人冷落的窄街上,街邊連片民宅,人家燈火,食物誘人的香氣。
身後忽然傳來幾人一致的腳步,咿啞晃蕩的聲響,我不必回頭也知道那是一乘竹轎。我在街邊站定,側身等他們過去。這樣的窄街我們無法並肩通行。
竹轎漸漸接近我,擦身一過的一瞬,微風捲起,香氣依稀,我不由抬頭。
那隱沒在轎中的容顏是一種撲面的感覺,如同在深沉長夜裡,咫尺迎面一朵絶艷的花。而那一束目光明媚照眼,彷彿足以映亮世間所有灰牆瓦巷,一切暗夜的靈魂。
同樣的眼光,我曾見過,在四海賭場外,熙攘人叢中。
轎上丟下一個瓷盒,準確地落入我懷中。
竹轎匆匆越過我,轉過街頭,不久後連轎伕的腳步也聽不見。
忽然間整個世界靜下來。
雪花依舊輕輕落着,觸地消融。
殘破的石板街面泥水淋漓,有燈火的地方水光明滅。一切依然如同以往,平凡暗淡,彷彿不曾有任何奇蹟在這裡發生。
在家中燈下,我打開那瓷盒,碧綠的水晶一般的膏體,是極珍貴的傷藥。
我看了它很久,並沒有用它,卻將它仔細地收在懷中。
我只想要保留這一份證據,讓我可以確信曾經發生的那些並非只是一場夢幻。
兩年以後,我在暗中搜捕紫背金刀葉滄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聲名赫赫的大俠其實是十年前連環血案的兇手。所有證人都已被他相繼滅口,我們手中再無證據。
我所屬柬肅司直隷禦前,雷厲風行,並不拘泥成規。向我下達的命令是不必逮捕他歸案,就地處置。
葉滄元如驚弓之鳥,大江南北地躲藏。我追蹤他半年之久,發現他已隱姓埋名成為慕容世家門下賓客。
我直接登門求見慕容家主慕容筠,三次方得接見。
道明來意後,慕容筠大笑不已,斥我為荒謬。他將一枯瘦老者傳來,告訴我這便是我指稱為葉滄元的門下賓客陳福元。
我告辭離去。
半年以後慕容筠猝然謝世,慕容家大辦喪事。我混在弔唁眾人中進入慕容府,發現了惟一一處仍然戒備森嚴的小院,我知道那便是葉滄元的藏身之所。
當夜我潛入院中,擊殺葉滄元。
當我終將鐵索套上他脖頸,他沉重的紫背金刀也破空而下,雷霆萬鈞。
我側頭閃開,刀重重劈入我的左肩。一時間我以為自己會被他劈成兩片。但刀鋒劈裂我的肩胛骨時後力不繼,他已氣絶。
第5章
遇雪關荻(4)
慕容家正在守靈的諸位精英很快趕來,周圍燈火大亮。他們不可置信地看著我,一時不能決定是否要將我滅口。
新任家主慕容安最後出現,他看一眼地上的紫背金刀,淡然說:
「原來此人真是葉滄元,可惜先父不幸被他矇騙。」
又望望我,一笑:「多謝關捕頭為在下家中除去此害,不勝感激。」

他略一揮手,眾人讓開去路。
我一步步走出去,流出的血如水潑地,我感到陣陣眩暈。我奮力支撐,走出了慕容府的後門。
不知走了多遠,忽聽一個聲音在我身後說:
「你的血比旁人多麼?每次見你,都在跟人流血拚命。」

雖然在說著拚命流血的事,那聲音依然如鳴琴一般動聽。
我站住,回頭。
四周黑暗如冰冷的鐵。
溫暖明亮的只有那兩道目光,熔透這樣的黑暗,如一張漂浮而來的絲網,輕柔光潔,閃爍着螢光。
「這一次,讓我看清你。」
我說。
然後我覺得那絲網無處不在地籠罩了我,帶我一同浮游夜空。
醒來時,我終於看見了她。
她是我一生所見最美麗的少女,她的美麗超乎我一切想像和語言。
看見我醒來,她對我輕輕一笑。她手中玩着那個已用空的瓷盒,問我:
「怎麼你上一次不用裡面的藥?怕它有毒?」
「不是,」我說,「我只是捨不得。」

她的臉忽然紅了。
我望着她,想起她從前驚鴻一瞥的出現,這一次又自慕容家尾隨我而來。我想起聞名江南的慕容家的那個女子,美麗絶倫而又會偶然離開深閨,出沒于市井。忽然我問:「你是慕容寧?」
她一怔,笑起來:「你真的很適合做捕快。」

我搖頭:「不過是你容易辨認。」

她揚眉望我,意似詢問。
我看著她,然後說:「再沒有別人會像你一樣美麗。」

她轉過頭去,我以為她要生氣了,從此不會再理睬我了,然而我聽見她說:「我從不知道這句話這樣好聽。」

以後的一年是我有生以來最為暢快張揚的時光。我令整個江南黑道切齒痛恨而又聞風喪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