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24 頁


床帳掀起,一人展開手中畫紙向我看來。看了一會兒,轉身欲行。 將至門口,忽然又似想起什麼似的,大步走回來,伸手掀被。 慕容湄咬住嘴唇,左拳緊握,想必已扣了一把暗器。 我也凝力於掌,只待他掀開被子便奮力一擊
作者:藍蓮花 / 頁數:(24 / 0)

她轉開臉,「我只有力氣帶你回鎮。叔叔的傷應該還可支撐,當務之急是救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心亂如麻,欲待再說,走廊上忽然一陣雜亂,有人挨戶敲門。
慕容湄臉色未變,也許只是因為臉上厚厚的易容。她跳起身拉下床帳,自己坐在桌前。
不久門上有人敲響,她輕輕一動,卻未起身。門響二遍,她才粗了聲音應門。
開門處,幾個大漢走進,手中拿着張紙,上下打量。慕容湄連問什麼事,卻無人回答。
一人忽然推開她,朝床邊走來。慕容湄跟過來,氣急敗壞地嚷道:
「你們到底要幹什麼?我相公冒了風寒正在捂汗,仔細着了風。」

床帳掀起,一人展開手中畫紙向我看來。看了一會兒,轉身欲行。
將至門口,忽然又似想起什麼似的,大步走回來,伸手掀被。
慕容湄咬住嘴唇,左拳緊握,想必已扣了一把暗器。
我也凝力於掌,只待他掀開被子便奮力一擊。
正在千鈞一髮,忽聽門外一個聲音淡淡說:
「不是他們,不必多事了。」

床邊人立刻躬身答應,退至門邊。會同門口幾人,說聲叨擾,閡門退去。
我望向慕容湄,只見她仍立在床前,一動不動。
「好了,」我壓低聲音,「去閂上門。」

她一驚抬頭,半晌方纔明白。緩緩走到門邊,放落門閂。
然後她回到桌前,坐下,凝望着燈火默默出神。
客棧裡不久安靜,想是池家人馬終於退走。我低聲叫她,到第3聲她才聽見。怔忡片刻,她過來揭起床帳,低聲問:
第5章
遇雪關荻(7)
「你覺得怎樣?」
我的傷口火灼般作痛,兩日內斷不能行走。而大哥一人困于深山,我無論如何放心不下。
「明天一早你便自己回去,」我說,「把藥送給大哥。」

她沉思一會兒,嘆口氣,終於點頭。
長夜難眠,慕容湄也一直在桌前枯坐。
我讓她休息片刻,她卻只搖搖頭。
三更時分,門上忽然敲了兩記,便再無聲息。
慕容湄忽然躍起,渾身抖顫。
「怎麼?」我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回過頭來,雙眸放出潮濕異彩,連那張易容後平淡無奇的臉都變得光華灼灼。「是他。」
她顫聲說。
我忽然明白,門外便是那方纔喚住人們搜查的人。
「去開門吧。」
我說。
她迎進的男子眉目秀爽,風儀純靜,與池楊迥然不同,卻依稀可見相似輪廓。
是池楓。
他靜靜望着慕容湄,嘆息似地:
「我知道是你。」
他說。
慕容湄胸膛起伏,卻一時無言。
池楓轉身,由懷中取出一隻銀盒,放在桌上。
「此藥內服,暫時止痛頗有神效,明早他應該便可以行走。」

想想又道:「我會調走鎮上莊丁以及山口埋伏,你們儘管放心。」

他離開桌邊,專注地望一眼慕容湄,旋即又移開目光,輕輕一嘆,走到門旁。
「等一等。」
慕容湄聲音顫抖地說。
池楓回過頭來,微微一笑。
「如果你願意,我仍會等你回來。」

他看她的目光淡靜溫柔,仿若看著谷中微嵐自在升起,清風煙蘿,雲滅濤生。
慕容湄夢遊般向他走近,輕輕擁抱了他。
「那麼你等我。」
她說。
第6章
驚變池楊(1)
酥雨無痕,蓮池零落新碧。
三月初八。
我踏上九曲橋,看見池楓正獨自憑欄,青衫歷歷,已為雨水沾濕。
聽見我的腳步,他抬頭一笑,叫聲:「大哥!」
又指着池中初發蓮葉淡淡說:「今年的荷葉抽得真早。」

莊中有溫泉暗通池底,儘管地處塞北仍可種植蓮花,但三月生葉卻並不尋常。
我點點頭。
「過幾日便是清明,」同他看了一陣如鏡池水後我說,「我們一同去掃墓。」

他低聲答應。
池家墓地在琅然谷。三山環和,溫泉溪水暖氣燻蒸,已有野桃花灼灼盛放。
家人布好祭品便出谷相候,我們于先祖父母墳前一一拜祭。然後我在慕容寧的墓前駐足凝望,池楓立於我身後幾尺,默不作聲。
我回過頭,迎上他的眼光。我看出他仍無法釋懷,雖然事情已過去兩月。
「我從未怪你。」
我說。
我從未怪過他,即使當那天他忽然走進我的書房,告訴我幾天前在鈴雨鎮他放走了關荻和慕容湄。他當時神情愧疚迷茫,而又坦白無欺,只將事情一一說清,全無辯解。
我不去看他,沉默很久,我說:「我寧可你不讓我知道。」

他嘆口氣,垂下頭。我的弟弟,他從不懂得文過飾非,更不懂得對我隱瞞。
我命令他十天不許出懷楓居。他領命而去,狀若釋然。然而我們只是互相做作,心照不宣。他明知所謂責罰只為了讓他安心,他知道,所以儘管他為此更加不安,也只能裝成一派欣然。時尚書屋
「我從未怪過你。」

當我這樣說時,他只笑笑,無言。責怪他的只是他自己,我無計可施。
「慕容湄可曾提起幾時回來?」我轉開話題。
「她……」

他忽然停下,望着東側山嶺,目光一漲,萬分明亮。
我回過頭,看見一個紅衫女子遠遠站在東邊山壁,面目雖不清晰,也可以猜出是慕容湄。
「大哥……」
他回頭望我,聲音微微發顫。
「你去吧,」我說,「帶她一起回莊。」

他粲然一笑,飛掠而去。我看見他在山坡迎上她,兩人相對站定。
我移開目光。
青天無片雲,而溫泉裡逸出的白霧團團飄移,彷彿所有的雲都落在這谷中。
我轉身望着水氣氤氳中慕容寧的墓碑,想起她帶給我的一切。我不知道這一次,另一個慕容家的女子會為我的弟弟帶來什麼。
就在這時我分明感到心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