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25 頁


擦過他的衣服,我趔趄向前,勢猶未盡,我跪倒,長劍深深插入土中。 學劍三十年,我第1次如此狼狽。 「大哥,你放她走吧。」池楓在我身邊安靜地說。 我望着他衣上斑斑血痕,覺得全身滾燙,惟有心中一片冰冷。「不!」我
作者:藍蓮花 / 頁數:(25 / 0)

彷彿有一隻冰冷的大手在我心頭突然收緊,我不由自主地轉身,看見山坡上池楓正微微後退——剎那我棰心痛悔,拔身飛掠。我眼前發紅,撞開草木,奪路狂奔。但我絶望地感到一切都為時過晚,大錯已經鑄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池楓!
他回過頭來,當他聽見我的叫聲。
他的臉上有一種天真的困惑,雙目迷茫。
在他身後,慕容湄獃獃站着,她手中的長劍正滴下最後一滴鮮血。
我急痛攻心,雙眼如欲噴血,出劍,我撲向她。我毫不留情,我劍勢如狂,我刺出我所有憤怒後悔恐懼悲痛,我不能允許任何人傷害我的弟弟,我不能。
白影一閃,是池楓,他竟然擋住她!
我不及收勢,奮力扭轉劍尖。劍鋒擦過他的衣服,我趔趄向前,勢猶未盡,我跪倒,長劍深深插入土中。
學劍三十年,我第1次如此狼狽。
「大哥,你放她走吧。」
池楓在我身邊安靜地說。
我望着他衣上斑斑血痕,覺得全身滾燙,惟有心中一片冰冷。「不!」我拔出劍厲聲說。
他慘淡一笑,抓住我的手腕:「只當是我最後一次求你。」

我如被劈面一拳。放開劍柄,我回頭望着慕容湄。
她的眼神一片空洞,乾枯無物。
「你走吧,」我聽見池楓說,「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真的一無所知。」

她目光一閃,望向他。
「我不要緊,」池楓努力將顫抖的聲音轉成柔和,「傷口並不深。」

她獃獃地望着他,彷彿並不明白他的話。忽然間,她轉過身,緩緩走開。她倒拖着那柄長劍,在岩石上磕磕碰碰,緩緩消失在山嶺那邊。
我如夢方醒。
我將池楓放倒在地,撕開他的衣服。
傷口在腹部,並不深。然而他的血源源不斷地湧出,彷彿永遠不會停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雙手顫抖,掏出他懷裡和我懷裡所有的傷藥。我將它們全部倒上他的傷口,然而血如噴泉,將堆積的藥粉奮力衝開。
我腦中一片空白。
這時我聽見他的聲音:「對不起,大哥。」

我轉頭去,看見他慘白臉色,焦點模糊的雙眼。我覺得他額上每一顆汗珠都如一隻冷漠的眼,看我被絶望和恐懼完全吞沒。
「不要怪她……」
他斷續地說,「她並不想……」
他忽然停下,輕輕側頭,沒有了聲息。
剎那,我從頭至踵地冰涼。
我吹響竹哨,谷外家人遠遠趕來。
我低頭包紮起他的傷口,即使在包紮後,血仍一意孤行地狂湧,不死不休。
那些血令我一時眩暈,我抬起頭望着遠方。
第6章
驚變池楊(2)
四周很靜,千山佳樹,碧草芳輝,灌木叢中鳥影相逐。
我記得這一天是清明。
萬物生長此時,皆清潔而明淨。
然而此刻在我懷中的沒有知覺的弟弟,我覺得他比世上一切東西都更加清潔明淨,不染微塵,必得我以生命照顧珍惜。
從來,我都這樣覺得。
他出生時我八歲。
那時我已隨父親習劍三年,常常在練劍之後,到他的搖籃前看他。
如果他在睡,我就細看他胖胖的臉和小小的手腳,覺得奇妙而有趣,不敢相信自己也是從這樣具體而微時長成。
如果他醒着,看見我來便會發出咿啊的叫聲,急急蹬腳伸手,無由傻笑。我常被他逗得前仰後合,無限快樂。
我永遠記得那一天。
那天我和父親在院中練劍。母親忽然抱了弟弟來,笑容可掬。
父親讓我暫時停下,問母親什麼事。母親卻只是笑,向我神秘招手。我放下劍,走過去,看見弟弟在她懷中向我探出身來。
我接他過來。母親仍在旁邊低聲逗他,唧唧噥噥也不知說些什麼。忽然間,他扭過臉,認真地看著我,清晰地叫了聲:「哥哥!」
我愣一愣,心中霎時軟得塌陷下去,而又尷尬萬分。我不敢看他一片漆黑的眼睛,轉過頭,我看著院中的樹。
父親母親全都在笑,要他再叫一聲。他聽得懂似的,果真又叫了一串,大家笑成一團。而弟弟左顧右盼,得意非凡。
那天晚上,我到他的搖籃邊看他。我走時他忽然醒來,在黑暗中我聽見他含混地咕噥:「哥哥!」
一時間我淚盈于睫。
那是他學會說的第1句話。
他懂得叫的第1個人,竟然是我。
弟弟後來慢慢長大,仍像小時候一般喜歡我。
我走到哪裡,他總要跟到哪裡。
偶爾我也不勝其煩,可每當他仰望着我,明亮純淨地笑,我總是立刻軟下心來。
我教他認字讀書,給他刻木劍木刀,扎小弓小箭。我帶他到山野打獵玩耍,他總是興緻勃勃飛跑着去撿我殺死的獵物,看見它們的慘狀又不免傷心。所以後來,我便不把獵物殺死,由他撿回家療傷豢養,再放生。
他四歲那年,我爬到一棵大樹去掏鳥窩,他眼巴巴地在樹下觀望,無比好奇,不住地求我一同帶他上樹。我最終答應了他,然而很多年後我仍為了這個決定追悔莫及。
我永遠無法忘記他坐在那根樹枝上,伸手去取鳥蛋的情形。
多年來我總是重複地夢見那只忽然穿出枝葉的回巢大鳥,如一片陰雲般出現在我們的頭頂。它尖利的鳥喙像紅色的短劍,閃電般啄向弟弟的臉。在弟弟的驚叫聲中,我冷靜無比地拔劍,及時刺死了它。
在我的夢中,我看見跌落在樹下的永遠是那只鳥,而不是我的弟弟。
然而那不是事實。
跌落在樹下的是我的弟弟。
當那只大鳥向他啄去時,我鬆開了扶着他的手,去拔我的劍。於是慌亂躲閃之間,他失去平衡,落到了樹下。
當他落下樹時,我發覺我的心也不知落到了哪裡。而他沉悶的落地聲,彷彿就是我那顆心摜碎的聲音。這一聲以後,整個世界死一般沉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