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26 頁


默默無言地聽他說著,聽完仍是無言。 然後我忽然聽見歐道羲略為驚訝的聲音: 「你的手臂……」 我低頭望着我的左臂,它奇形怪狀地軟軟垂着。我不知道它是何時斷掉的,也許是在我連滾帶爬半摔下樹時。 歐道羲替我接
作者:藍蓮花 / 頁數:(26 / 0)

我不記得我怎樣下的樹,我只記得我抱著他衝進客房,跪在莊中做客的神醫歐道羲面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弟弟的傷並不沉重,然而可怕的是他傷口的血不肯凝結。歐道羲費盡辛苦,才在大半個時辰後止住他的血。然後他鬆一口氣,神情凝重地示意我們出門。
我記得那時正是黃昏,夕陽大得失常,顏色有如淒涼晚楓。我看見父母的臉色無神而蒼黃,我聽見傍晚的山風嗚嗚作響,山那邊的狄人悲哀破碎的羌笛……而歐道羲的聲音比這一切都還要令我覺得蕭瑟難耐。
我聽見他說弟弟的血天生與常人不同,缺少一種凝血的成分,我聽見他說此病無藥可醫,惟一辦法是小心防止他受傷。我那時才想起,自從幼時,弟弟的一個小小傷口就總是流血很多。
我們默默無言地聽他說著,聽完仍是無言。
然後我忽然聽見歐道羲略為驚訝的聲音:
「你的手臂……」

我低頭望着我的左臂,它奇形怪狀地軟軟垂着。我不知道它是何時斷掉的,也許是在我連滾帶爬半摔下樹時。
歐道羲替我接好了手臂,在接骨時鑽心的一下劇痛裡,我才開始淚如雨下。
父母和我日夜在弟弟的床邊看顧他,他很快地好起來。我們不得不告訴他的病況,要他自己小心。我想就是從那時起,弟弟開始由活潑變為安靜。
他很乖,再也不做一些可能受傷的事。父親為他請了琴棋書畫機關醫卜的先生,他的聰明讓他很快青出於藍,以後便開始自行鑽研。
他彷彿對所有雜學都興緻盎然,但有時仍會默默走來,看父親教我習劍。而每當他來,我總變得心情尷尬,漏洞百出。於是後來,他也不再來看劍。
有一天晚上,我又做了那個關於大鳥和弟弟的夢。
當我自夢中驚醒,我看見一個細瘦人影站在牆邊,正取下我掛在牆上的劍。
是我八歲的弟弟。
我靜靜地看他,他沒有發覺。
第6章
驚變池楊(3)
我看見他愛惜地撫摸劍鞘,然後緩緩抽出了劍身。
劍鋒清光流轉,映得他的臉纖毫必現。
我從未見過他的雙眼如此亮冽,神氣無限嚮往仰慕,戀戀不捨,而又明知無望地悵惘低回。
我熱淚盈眶。
第2天,我告訴父親,我要教弟弟學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會非常小心。」
我再三保證。
父親終於答應。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弟弟熠熠閃爍的眼睛,蒼白的臉上忽起的紅暈。雖然我們只可用木劍過招,他已經無限滿足。
他的資質其實在我之上,劍法進展飛速,卻令我倍感神傷。因為我無論如何也不能傳授他池家劍法最高重的落葉長安劍。那套劍法招式繁複,去勢詭奇,修習時極易受傷。
他隨我學劍五年時,父母相繼去世。
哀痛未歇,我已繼任池家家主。終日江湖奔走,事務繁雜,我甚至沒有餘暇悲傷痛悼,漸漸也不常有空教他劍術。
有時我覺得我也許只是在藉此逃避,我不願親口告訴他,他永遠也不可能去學他嚮往已久的落葉長安劍。
那天晚上,我在離家兩個月後回家。
走近我們居住的院落時,聽見院中劍風霍霍。我猶豫一下,躍上院牆,腳步之輕不致令人察覺。然而一瞥之間,我大驚失色。
他練的竟然便是落葉長安劍!
想必他已遵循劍譜練了很久,有不懂之處也已自行領悟融會貫通。當我看見他時,他已練到這劍法尾聲,那最為凶險的幾式。我想要阻止也已有所不及。
一時間我如陷身夢魘,無法移動分毫。
我獃獃站在牆頭,只見眼前寒光閃閃,而我的弟弟正飛騰縱躍,險象環生。我想要閉目不看,卻早已睚眥欲裂。
待他終於收勢,我才恢復了呼吸。
我躍下院牆,大步向他走去。
當他看清是我,臉上浮起驚訝笑容,些微羞怯,還有那並不常見的一絲驕傲。他望着我的目光有隱約的渴求,我知道他只是在等我一句稱讚。
然而我奪下他的劍遠遠拋開,一掌打在他微笑的臉上。
我看見他剎那凝固的表情,臉上慢慢腫起的指痕,忽然間我覺得筋疲力盡。
我轉身進了房門。
很久以後他跟了進來。
「對不起,大哥。」
他低聲說。
我不能出聲。
他悄悄走過來,坐在我身邊。
「大哥,如果你不許,我以後再也不練落葉長安劍。」

我轉頭凝視着他,看見他單薄的身影彷彿要融入月光從此不復可見。猛然我將他大力摟住,彷彿只有如此抓緊,才能排解那几乎要清空我肺腑的恐懼和悲傷。
「你要記住,」我狠狠地對他說,「在這世上,我只剩你一個。」

從那天起,他再也沒有練過落葉長安劍。
他也從未為此流露過一絲遺憾。他比從前更喜歡笑,即使我知道很少有事情會讓他真正的快樂。
也許只在第2年我娶親時,他曾真的快樂過。那天他敬我酒時說:「大哥,從此你不再只有我一個。」

我們相顧微笑,一飲而盡。
那時的我們也不曾料到,三年以後,竟會發生那件事情。
那件事發生時他已經十七歲。
他從未開口勸我,只是不聲不響替我將莊中事務處理得井井有條。
他陪我飲酒下棋,或是靜靜陪我長日枯坐。
他同我一起擊水長澗,鬱涉山林。
當我張弓馳獵時,他亦步亦趨,如幼時一般替我撿拾獵物。而當我心中如沸策騎狂奔,他也只是默默跟隨不肯稍後,直到我不得不立馬收繮。
他為我做了他力所能及的一切,然而我依然無法自拔,直到那天。
我無法忘記那天的微雨,濃霧。我獨自離莊,騎馬在山中遊走。
山中霧氣更濃,兩尺之外萬物不分。我的坐騎常因惶恐而趑趄不前,我毫不留情地揚鞭,催它前行。
雲深不知處,我迷失山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