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30 頁


火中。火光中只見大小山獸東奔西竄,四散而逃。忽然間風勢翻折,一綫火焰破峰直下,在枯草間飛速流淌,轉眼將至山腳。 我沒有後退,我一動不動地站在峰前。我看見峰頂依稀可辨的她的身影,我知道她仍在四處點火,她要自己無處可
作者:藍蓮花 / 頁數:(30 / 0)

然後她垂頭望我,輕柔微笑,那是三年來我第1次看見她那樣的笑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其實你沒有錯,」她說,「錯的是我。那時候答應了你我會了結,卻一直沒有做到。」

風忽然停歇,她的裙裾緩緩飄落。
我看見她驀然轉身,輕盈背影向峰頂浮泛而去,一路都未曾回頭。
我心中終於只剩一片寧靜,因為我知道我們已再無退路。
不久以後,我望見峰頂的火光。起初只是幾處,轉眼已蔓延開來。
整座紅蓮峰如一朵忽然活轉的碩大紅蓮,嗶剝有聲地伸枝展葉,溢彩流光。呼嘯山風吹起火舌,斜斜抖躍起丈餘,將冥冥雪幕立斷于半空。大片飛鳥由林中驚起,淒厲號鳴,有些羽翼已損,又復落入火中。火光中只見大小山獸東奔西竄,四散而逃。時尚書屋
忽然間風勢翻折,一綫火焰破峰直下,在枯草間飛速流淌,轉眼將至山腳。
我沒有後退,我一動不動地站在峰前。我看見峰頂依稀可辨的她的身影,我知道她仍在四處點火,她要自己無處可避。
當整個峰頂火光環和,山坡上也已流火竄動。
我再也看不清峰頂的情形,因為那裡已成一片耀眼紅光。
我一躍而起,向峰頂掠去。
我提氣飛縱,在成片火海中出入穿行。草木在我耳邊不惜性命地燃燒,生靈塗炭,萬物沸騰。我看見滿山紅岩彷彿全在燃燒,異樣紅光,將這雪夜逼成一片妖紅。
我衝上峰頂,衝入大火包圍。我雪濕的斗篷已被烘乾,此刻正熊熊燃燒。我甩下它。我完全不覺得痛和窒熱,彷彿我的肉體已經消失,從容奔走于烈火之中的不過是我一無所懼的靈魂。時尚書屋
我知道我終會死於這場大火,然而在此之前,我要先找到她。
我終於看見了她,當風向神奇更改,將眼前一道火牆倏忽吹走。
在那片草木焚盡的小片空地,我看見她蜷縮在空地一端。在我與她之間,是紅得彷彿通透了的岩石,以及點點明滅的草木余灰。
我無聲微笑,心底一片澄明。
我慢慢朝她走去,不知是什麼將我絆了一下,我摔在她身旁。
我伸開雙臂將她托起,抱在懷中。
她已完全沒有知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緊緊抱著她,望着不遠處火勢如狂的樹林。
我再次想起那對很多年前焚身于此的男女,我想就如此吧,雖然我們並沒有他們那樣兩情相悅的幸福。這已是我惟一可得的結局,從我愛上她的那一天起。
我站起身,抱著她向樹林走去。
整座樹林正燃成全盛,不時有燒朽的樹木轟然倒塌。那裡的火光是明亮異常的橙紅,噴薄出一種驚心動魄的艷麗輝煌。我看見遍野紅岩烈光撲面,天地已成滾滾熔爐煉化眾生,而火焰紛飛如流星耀目,耳際轟陳,萬種天籟霎時齊發。
我一步步走去,心無旁騖。飛蛾撲火般鎮靜茫然。
我們終於未能走進那片大火。
在離大火一丈之遙時,我腳下一空,落入深淵。轉瞬之間,冰冷大水沒過我的頭頂。
當我全憑本能自水底浮出,湖邊山壁柔和卻明亮的幾十顆夜明珠霎時映入眼帘。
我終於知道了紅蓮峰的山腹之中竟然便是池家寶庫。
我環顧四周,心中一片迷茫。
池家寶庫的秘密由歷任莊主代代口傳。當父親于川中猝然遇害,我以為這一秘密將會從此沉埋。
然而天意竟會如此撥弄更改,在我決意赴死的今天,讓我失足落入秘庫之中。
我臂中的慕容寧忽然嗆咳。
她竟還活着!
一時間我激動到不能置信。再無暇多想,我急急游向岸邊。
湖水洗淨了她臉上塵煙,她的衣物也已破損,露出焦黑的肌膚。她傷勢之重令我不忍卒睹。我知道即便可以留住她性命,她也會從此面目全非。
她仍未甦醒,卻彷彿已感到傷處劇痛,不住顫抖。她灼傷的肌膚不斷滲出水來,着手之處如有火燙。我知道我必須立刻設法出洞,找到醫治她的藥物。
我將她放下,抬頭去看數十丈高的來時洞口。
離地一丈的石壁已鑿得十分平滑,但一丈以上岩石凹凸不平,頗可攀爬。只是洞口位於穹頂中央,需如壁虎般吸附於洞頂,橫過五丈有餘,方能抵達。
第6章
驚變池楊(8)
我知道寶庫應該仍有其他出路,但機關重重,此刻已不及破解。惟有一試這條出路。
我疾掠至壁下,借力提氣升起丈餘。探手抓住石壁突起,片刻後已攀至洞頂。
在洞頂我燃亮火摺,細細觀察頂壁可攀之處。待內息三次流轉,我清除一切雜念,深吸一口氣,駢手坻足面上背下,屏住呼吸,向洞口靠近。
然而到距洞口一丈二尺時,石壁已成光滑如鏡,再無法着力。汗水刺入我眼中,閉氣過久,我的肺已如欲爆裂。我凝聚全副氣血勁力,猛然施出「空雲徘徊」的輕功,凌渡虛空一丈二尺,穿洞而出。
洞外風火撲面,我極力站穩。胸中煩惡欲嘔,喉頭腥甜,是方纔內力過耗所致的內傷。然而我已不能耽擱。
峰頂火勢見弱,覓路下山並不甚難。而山坡上因無高大樹木,大火過境,此刻已將乾草大致焚盡。
只見殘火餘燼之間,近百莊丁正攀援而上,欲赴峰頂。
我迎上一人,斥道:「不是說過今晚不得擅出?」
那人抬頭見我,喜極忘形,並不回答,只顧大呼小叫:「莊主在此!」
話音未落,已有人飛掠至我身邊,竟是池楓。
他緊緊抓住我臂膀,目光焦切,卻一時無言。片刻之後方展顏一笑,眼中卻已有閃動淚光。
「大哥,不要怪他們,是我要他們出來。」
又回頭吩咐那人:「傳令下去,莊主已經找到,要大家下山,各自回房。」

那人領命而去。
池楓望着我,欲言又止,終於還是低聲問道:「大嫂她……」

我明白他已猜到了一切。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