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31 頁


的慕容寧。 我將藥膏塗上她手足身體,頭臉頸項。她的體溫稍稍降低,大約疼痛多少有些緩解,她慢慢停止了顫抖。 我握住她手,將真氣慢慢渡過,努力平息她紊亂疾速的脈搏。她不時嗆咳,想必是為煙氣傷了肺脈。我繼續摧動內息清除
作者:藍蓮花 / 頁數:(31 / 0)

「她還活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打斷他,「只是燒傷很重。你有沒有什麼藥物可以治療燒傷?」
他點點頭,從懷中取出幾盒藥膏。
「這些是我方纔上山時拿的,只可暫時解痛控制傷勢。我記得醫書中還有一些良方,我會儘快配製。」

我接過藥膏放入懷中。
「山腹中是池家秘庫,」我說,「我今晚剛剛發現。我只知從一處洞口進入,但那裡出入艱難,勢必不是正門。你配齊藥物後要避開眾人,來峰西樹林旁找我,需帶一條長繩方便出入。」

池楓低聲答應,若有所思。
我拍拍他肩膀,轉身離去。
「大哥,」他在身後叫我,「你自己的傷也要醫治。」

我沒有回頭。
我仍由洞口躍入湖中。上岸,看見仍未甦醒的慕容寧。
我將藥膏塗上她手足身體,頭臉頸項。她的體溫稍稍降低,大約疼痛多少有些緩解,她慢慢停止了顫抖。
我握住她手,將真氣慢慢渡過,努力平息她紊亂疾速的脈搏。她不時嗆咳,想必是為煙氣傷了肺脈。我繼續摧動內息清除她肺脈淤積,直至她一陣劇烈咳嗽,吐出不少煙灰,我的手被她震開,我才發現我已不剩什麼內力。
我在她身邊躺下,疲累已極,半昏半睡。不知多久以後,我隱約聽見她低聲呻吟。
我想要醒來,卻似乎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無法使出。掙扎之間,覺得她移動了一下身體,然後我聽見她發出一聲瘖啞慘叫,包含了無窮傷痛,卻又忽然中斷,沒了聲息。
我一驚而醒,心胸狂跳。
轉過頭,我看見她已醒來,她大睜雙眼茫然望着我,卻彷彿全沒看見。她眼中赤紅,淚水如同泉湧,瘋狂渲瀉,一徑衝開她臉上藥膏。她渾身痙攣,嘴仍張着,卻已痛得再也出不了聲音。
我知道她這樣痛苦是因為燒傷難忍的劇痛。我身上的灼傷此時也痛不可抑,而她的傷勢卻嚴重得多。
望着她如此折磨,而我絲毫無能為力,我閉上雙眼。
胸中似有長刀衝擊,汗水很快流滿我全身。
我忽然拔出劍,在腿上深深刺下。
熱血湧出,令我稍覺好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當我聽見湖上水聲欸乃,慕容寧已再次暈去。回過頭,我看見划船而來的池楓。
他看清我時乍然一驚,一躍上岸,過來搭上我的脈搏。隨即皺起眉頭,由懷中掏出一粒丹藥,示意我吃下。
不待我說,他又俯身察看慕容寧。
「她怎麼樣?」我吞下丹藥問他。
他看我一眼,垂頭道:「比我預想中嚴重,但應該有法可治,只是……不但容貌再無法保全,背上傷勢也會牽制她日後左臂行動。而且,肺脈受損,勢必留下隱疾。」

我聽他一句句說來,感到我沉重而鋭痛的心跳,正一記記敲打着我的胸膛。我默默無言,靠上石壁。
池楓此時忽然發現我腿上傷處。
「大哥!」他過來點了我止血穴道。
我避開他視線,「我沒事,」我說,「快些幫她醫治。」

當池楓料理好她的傷口,為她服下一劑止痛催眠的藥物,我才想起他並非由我落入的洞口而來。
「你怎樣找到的另一個入口?」我問。
池楓正為我包紮傷口,並未抬頭,只淡淡說:「記得麼?我們小時候,爹教我們背誦的『碧叢叢』歌訣?」
「『碧叢叢』?」我低聲重複,若有所悟。
他輕輕點頭。
「爹去世以後,我整理他生前雜記。看見他曾記載『今日初傳碧叢叢歌訣于二子。二子極之聰穎,一遍成誦,甚喜。然日後當不時考問,防其忘記。時尚書屋
』後來的記載中也曾幾次提到這只歌謡,更有『楊兒日堪大任,或可考慮年內向他詳解碧叢叢』之類的句子。後來我幾次研究,卻發現那歌訣實在不是什麼武功秘要。本以為終不可解,直到昨夜你提起秘庫,我才明白那歌訣也許便是入庫的線索。回去仔細參詳,其中果然暗示了數道機關方位。」

第6章
驚變池楊(9)
他抬頭望望頭頂洞口,又說:「你落下之處應該只是一個天然通風口。想必原來亦做了偽裝,只是一場大火,全都燒了個乾淨。」

說話間他已處理妥當,卻仍不放心:「你的燒傷並不太嚴重,只是內傷卻不可掉以輕心。」

見我點頭答應,他才放心一笑。
當日我們根據歌訣提示歷訪四重秘庫。
除去數十間大小石室設施俱全可供百人長期居住,其餘所見不外黃金異寶,神兵利器。
惟有最後一重竟以鐵壁鑄就,門上一隻巨大的銅製絞盤。
池楓徘徊察看,思索良久,始終不曾動手開啟機關。
忽然他如有所悟,回身望我,臉色蒼白。
「怎麼?」我問。
他沉聲說道:「裡面該是滿滿一庫火藥,一旦輪盤絞動,整個山莊會被夷為廢墟。」

我一瞬駭然。知道這裡該是池家最後一道防線,一旦外敵入侵,無以剋制,便可啟動這一機關,與敵同歸於盡。
伸手撫上鐵壁,我與池楓無言對望,默默嘆息。
慕容寧的傷勢不能輕易移動。我留在秘庫中照料她。池楓每日出去處理莊中事務,夜間送來食物和藥品。
慕容寧的傷勢漸趨穩定,神志也開始清明。
第4日她終於開口說了第1句話。
「為什麼要救我?」她說,她聽見自己薰啞的聲音時全身瑟縮一顫。
我無言以答。
而她亦不再多說。
此後數日她昏睡,醒來,沉默地忍痛。不肯再發一言。
但她並不拒絶食物,令我漸漸放下心來。
十天以後的某個晚上,她的傷處已基本結痂,池楓為她換藥後離開,我看著她昏昏睡去,於是離她遠些靜坐運功。
那時我的內傷已好了六七成,內息運行几乎已無阻礙,只需再衝破嬗中穴即可基本治癒。氣息流轉正在緊要關頭,我忽然聽見她的方向傳來悉娑響動,她似乎已翻身坐起,輕輕咳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