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32 頁


她眼中的光芒那麼冰冷絶望,似是連整個生命都已凍結。 然後她身體向前猛然一探,翻落水中。 我立刻隨之躍下。 冰冷的水流包圍了我,與我雜亂的內息狠狠撞擊,猶如萬根鋼針齊齊插入身體,剎那間我全身氣血一起逆流。
作者:藍蓮花 / 頁數:(32 / 0)

池楓喂她的藥應該會讓她一夜安眠,她此刻醒來一定是刻意未將藥丸嚥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種不祥之感令我悚然心驚。
我儘力快速地收攏內息,卻欲速不達。背後聲響不斷,她似乎在勉力移動,我不知她究竟要做些什麼,心煩意亂,愈加無法凝神。
忽然間,我身後一片死寂。
我大大一震,內息霎時紛亂突入我四肢百骸。胸口如塞了一團稜角硬物,全身處處脹痛難當。
我汗如雨下。
忽聽她發出一聲似哭似笑的呻吟,卻黯澀低啞無已為繼,如已被絶望驚懼堵住喉嚨。
霎時間我已明白髮生了什麼。
放棄了一切導引內息的企圖,我站起身來,回頭看她。
我看見她已將自己移到湖邊,半跪在水邊,伏低了身體,獃獃望着水中倒影。
我向她緩緩走去,內息混亂竄移,只覺每一步都虛浮不定,無法觸到實地。
她忽然抬頭,看著我。
她眼中的光芒那麼冰冷絶望,似是連整個生命都已凍結。
然後她身體向前猛然一探,翻落水中。
我立刻隨之躍下。
冰冷的水流包圍了我,與我雜亂的內息狠狠撞擊,猶如萬根鋼針齊齊插入身體,剎那間我全身氣血一起逆流。
然而我不去管它。
我不顧一切地在水中追蹤着她。
終於我碰到她,在她沉入湖底以前。我將她拉近身邊,她大力掙扎,拳腳相加,然而我咬緊牙關決不放手。
我竭盡全力將她帶出水面,爬到岸邊。然後我再也無力支撐,躺倒于地,血氣似已逼至喉頭。
慕容寧臉面朝下伏在我的臂上,她身上的傷痂已有幾處剝落,露出淋漓血肉,我看見她肩膀起伏,不停發抖。我想要將她擁入懷中,卻惟恐觸動她的傷處。
但是忽然間,她一躍而起,我竟不知道她這時還會有那樣大的氣力。
她低着頭,發狂般向岩壁衝去。
我奮起最後的氣力猛然一掠,擋在石壁前方。
她一頭撞入我懷中,一撞之勢何其強勁,我沿著石壁緩緩滑倒,吐出的血灑在她頸中。然而我牢牢握住她雙臂,不肯放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片刻昏暈後,她抬頭,將臉逼近我眼前。
她臉上神情似笑似哭,傷痂牽制了她臉上肌肉,她整張臉恐怖地扭曲。
「有人會想看這張臉麼?」她嘶聲喊道:「有人會想聽這種聲音麼?」她忽然掙扎伸手,撕去手臂上一層傷痂,露出模糊血肉,「有人會願意碰到這種東西麼?」她喊得喘不過氣來,不停咳嗽,仍掙扎着迸出斷續的字句:「為什麼你不讓我死……」

我望着她,完全不覺得驚恐畏懼,我的心多日來早已痛成麻木,此刻只剩下深入骨髓的絶望與疲乏。
「那麼就一起死吧。」
我說,我一開口就有血不停地湧出。
「要死就一起死吧,」我伸手抹一抹嘴邊的血,冷冷笑道,「當你說你要拿自己的性命換關荻的,我就已決定要和你一起死在紅蓮峰的大火裡。那天晚上,火最大的時候我上山,我本打算帶你走進那片燒得正旺的樹林……我不知道竟會掉進這裡……」

血嗆住我,我停了停。
第6章
驚變池楊(10)
「仍是不想活麼?」我喘息着,長劍出鞘,架上她的脖頸,「我可以先殺了你,然後再……這樣好麼?」
她一動不動地望着我,我不明白她眼中的神情究竟是什麼。
我感到整個身體正被無數氣流往複切割,如受凌遲。我的手在不停地發抖,她頸中已見血痕。然後我再也壓制不住那股不斷湧起的強大濁流,我大口噴出鮮血,眼前一片昏黑。
我醒來時看見池楓,他臉色憔悴,正低頭啟出我身上的金針。
「她怎麼樣?」我低聲問。
池楓神情一亮,搖頭道:「她沒事。有事的是你。」
騰出手來搭上我脈搏,眉梢漸展。
「幾日沒睡了?」我打量他的臉色。
他苦笑搖頭,「不記得。為了把你從鬼門關拉回來,我几乎快要累死。」
想想又笑起來,「這一次醫術倒是真的磨煉了不少。」

雖仍強顏歡笑,我已看出他的疲憊不堪。他放下衣袖時,我瞥見他臂上幾處淤斑,心中一沉。當年歐道羲曾說過以他這樣的血質,較常人更需生息調養,淤斑之類其實是皮膚下的出血,最是要警惕的標誌。
「快些躺下休息。」

他大約也已無力支撐,向我迷茫一笑,倒頭昏睡過去。
我暗自運轉了一下真氣,發現內息雖然極弱,卻已再無阻滯。伸手去探他的脈息,才發覺他的內力已將窮竭,想必為我針灸導氣已耗盡心力。
我凝望他安靜熟睡的臉孔,百感叢生。
幾天以後,可以行動時我去看望了慕容寧,她已被池楓移入一間石室,緊閉雙眼,靜靜躺在床上。
我走到她身邊,沉默地望她。我看清了她在大火中完全損毀的容顏,心情寧靜而悲涼。
那一刻,我看見從前那個美麗驕傲卻從未屬於我的影子自她身上輕紗般升起,煙般繚繞,逸入悠遠虛空。真切的惟有躺在這裡身心重創萬念俱灰的女子,讓我願以所有餘生唸唸珍藏,愛重珍惜。
「你是我的,」很久以後我說,「讓我照顧你。」

她不回答。
我伸出手輕輕碰上她臉上的傷瘢,她彷彿已化為石像,任由我碰觸,一動不動,毫無感覺。
「如果你不願見人,就永遠住在這裡……如果你連我也不想看見,我便把這裡的夜明珠全都毀掉……」

我停下,一陣軟弱,有些辛酸。
沉默了片刻,我終於說:
「你活下來,好麼?」
那一天我摘下了那間石室裡所有的夜明珠。
我看見它們在我的手心上放射出最後的美麗光華,我合上手掌。再打開時,它們已成暗淡無光的粉末。
黑暗之中我對著那看不見的女子低聲說話:
「如果你仍然一心求死,我會先滅了慕容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