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34 頁


齒:「就是這把劍麼?你是不是用這把劍殺了源兒?」 霹靂狂雷就在此時轟然炸響。 我不由自主地低頭看我的劍,看它隱沒在暗夜裡的寒光。我的手在劇烈發抖,無法控制。 我咬緊嘴唇,一言不發。 大夫人卻已近失常,忽然
作者:藍蓮花 / 頁數:(34 / 0)

閃電忽來,直裂長空。四道人影已踞我丈餘。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長劍出鞘,凝神貫力,猛然翻手擲出。劍華如白虹凜冽,乘風禦電而去,在空中圓弧輕轉,抹過四人脊背。
電光寂滅。
四聲慘呼似已連成一綫,沉重的倒地之聲。
長劍挾風兜回,微微嘯鳴,重入我手中。我接下,長舒出一口氣來。
此時才有人奔至我身邊。我命他們處理屍首,徹底搜尋。
林記綉館大門虛掩,小轎已抬入門內。我正待進門,忽聽身邊一聲冷笑。
大夫人仍未進去,冒雨站在階前。黑暗中她的目光如噬人幽火,無限凌厲怨毒,我心頭猛然一跳。
她咬牙切齒:「就是這把劍麼?你是不是用這把劍殺了源兒?」
霹靂狂雷就在此時轟然炸響。
我不由自主地低頭看我的劍,看它隱沒在暗夜裡的寒光。我的手在劇烈發抖,無法控制。
我咬緊嘴唇,一言不發。
大夫人卻已近失常,忽然張牙舞爪地向我撲來:「你為什麼不敢承認?你為什麼不敢?」
我退後一步,門內已及時衝出兩人將她制住。老夫人的聲音冷冷傳來:「湘蕪,這是什麼時候,容得你如此胡閙?」大夫人在掙扎中被拖入館內。
我默然無語,聽見老夫人不辨喜怒的聲音穿過雨聲而來:「瀾兒,一門生死榮辱,此刻都着落在你身上……希望大夥兒沒有看錯。」

我心中一凜,沉聲答道:「祖母放心。」

門內再無言語,大門緩緩合上。
忽然我身邊只剩下滂沱大雨,漫漫長街延展無盡。無邊黑夜彷彿要將我壓進深深土層,又或者要將我寸寸榨碎。
這使我覺得冷,萬分孤獨。
我記起那一夜,鬱山風雨如狂,我從大哥的身上拔出我的劍,電破長空。就在那一刻,在血污的劍刃裡我照見自己……我看見自己已再無退路。此身非我有,至死方休。
緩緩將劍還入劍鞘,我轉身離開。
大雨姑蘇。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今夜一別。
落梅山。
本部精鋭五百人鴉雀無聲地相候。
我帶領他們連夜疾行至松江境內,天將破曉,我們全數進入秘密營地。接獲快馬傳書,森木部兩百人馬已喬裝分散,自杭州陸續啟程。
四月十三,松江車馬總行浩浩蕩蕩駛出二十輛大車,車中裝滿南貨箱籠,俱貼有遼北寶盛行字樣,車中自然別有乾坤。次日,松江福盛鏢局大舉啟鏢,鏢師百人護送春季貢緞綉品十餘船沿運河趕赴北國京師。
五百人中如此已去三百。
餘下諸人兩三人一組,喬裝改扮,取道水陸兩途,各自出發。
第7章
滅門慕容瀾(2)
五月初十,我已抵達呼音山麓。
人馬陸續抵達,距五月十三的最後期限仍有三天。
當夜我離開營帳,深入呼音山中。根據他信上指引,我順利找到了阿湄所居的山洞。
在那個山洞外,我看見一座醒目孤墳。墳前立有一塊圓石,石上淺淺一行刻字,令我一陣迷茫。
我記起少年時在後園中相遇的男子,那時簫聲,他眉間的憂色寂靜溫華。他吹過的曲子我還不曾忘記,他說話時廖落自傷的神情宛在我眼前。
那是離別的曲子,他曾說過,我和一個人生離死別的曲子。
我慢慢取出懷中的簫,在他墳前輕奏一曲。
簫聲淒寂悠揚,晚風使人惆悵。我忽然發覺有些人有些事,只是一瞥之間,已足以使人一生不可相忘。
我看見容顏憔悴的阿湄走出了山洞。她在我的簫聲中潸然淚下。
「二哥!」在我吹完那曲子時,她低聲叫我。
她慢慢朝我走來:「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不知道要怎樣向她解釋。
然而她也並未追問。
她的神色迷茫無主,仿如仍當這相逢是在夢中。
「叔叔臨死時也吹了這只曲子。」
她說,聲音黯然。
她在我身邊坐下,將頭靠上我的肩膀。
「你知道嗎?我本來以為叔叔會好的,真的,那天夜裡,他終於醒過來,燒也退了。我喂他喝水,同他說話,他卻不怎麼出聲,只默默聽著,偶爾微笑。那時候關大哥在內洞裡睡覺,他照顧了叔叔好幾天,實在也累得不能不睡。」

「後來天漸漸亮起來,洞裡的火快要滅了。我到洞外抱了一些柴,回來時聽見響動,想是關大哥要起來了。我大聲招呼他,告訴他叔叔已經醒了,卻沒聽見他回答。過了一會兒,他走了出來,我看了他一眼,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剛剛填旺的火一跳一跳照着他的臉,他臉上一片青灰。我迎上去問他:『你怎麼了,可是傷勢反覆?』但是他並不回答。他看著我,卻又像是全沒看見。他那時候的樣子就像是才被人喚醒,睜開眼,卻不曾真正醒來,直勾勾的眼裡什麼都沒有。時尚書屋
他仍朝前走,我竟然被他撞到一邊。」

「叔叔看見他這樣,也很是吃驚。」

「他半撐起身來叫他。但是他還不答應,繼續走過去,一直走到叔叔身邊,蹲下,不說話地端詳他,就好像完全不認得眼前這人,神氣怪得沒辦法形容。我覺得一股涼氣直衝上頭頂,知道有什麼事情已經不對了。我跳過去,伸手想要把他拉開。時尚書屋
可就在那時候,事情已經發生了。」

阿湄忽然停下不說,目光直直地望着遠方。
我寧可她說到這裡便停止。
「阿湄……」
我說。
她驀然轉過頭來,望着我,伸手抵在我胸前。
「然後他便一掌打在叔叔的胸前,就打在這裡……叔叔看著他,怎麼也不能相信地看著他……過了一會兒,突然吐出一口鮮血,血濺了關荻一頭一臉。他也不去抹,站起來,跨過叔叔,走出了山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