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36 頁


我看見他,我就下不去手了。我甚至不知道我最後刺在他哪裡……我不能救叔叔,我找不到關大哥,我殺不了池楓替他們報仇。二哥,我什麼都做不了。」 我望着她,看見她臉上從未出現過的悲茫微笑,忽然我几乎想要脫口而出一切真相
作者:藍蓮花 / 頁數:(36 / 0)

』我聽見這些,就像一個等着問斬的人終於被砍了腦袋……我忽然就不再怕了,因為最可怕的事已經發生過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湄忽然笑起來,星光下她笑靨如花,令我心下悚然:「二哥,你知道麼?」她的聲音忽然變得柔和,「我那麼感激他,他那天晚上救了我們。他給了關大哥藥,讓他受傷第2天就能行走,他讓我們及時趕回來救叔叔……卻原來他給我的不過是蠱毒……他把關大哥弄瘋了,讓他殺了叔叔……可我卻還日夜想著他……二哥、叔叔和關大哥,他們都是被我害的,我真是傻……」

「可我還不只是傻,我竟然還狠不下心。我打聽到清明節他會去掃墓,我就去那裡見他。我以為我可以用叔叔的劍殺了他,但事到臨頭,我卻又手軟。我刺了他一劍,我本來是要狠狠地刺他胸口,但當我看見他,我就下不去手了。時尚書屋
我甚至不知道我最後刺在他哪裡……我不能救叔叔,我找不到關大哥,我殺不了池楓替他們報仇。二哥,我什麼都做不了。」

我望着她,看見她臉上從未出現過的悲茫微笑,忽然我几乎想要脫口而出一切真相,卻終於忍住。
「跟我回家吧。」
我只是說。
阿湄獃獃地望着我,然後她問:「可是,叔叔怎麼辦呢?」
我望向他的墳墓,低聲說:「我們把他的骨灰帶走,日後有機會把他與你媽媽合葬。」

她像是半天才明白,終於點了點頭。
我拉她回到石洞,填旺篝火,令洞中溫暖起來。又安排她睡下,她不知道多少天沒有睡過,已經很累,不久便睡着了。
我卻全無睡意,移坐到洞口,為她守望。
我沒有想到就在那時他會忽然出現。
他出現的時候,中天夜久,淡月高懸。我偶一轉臉,再回頭,他已出現在方雁遙墓前,若有所思地垂頭觀看。
我靜靜地望着他。
三年未見,他並不曾改變許多。我奇怪今日再見,我竟如此心意平和,完全不似昔時。
我緩緩走過去,與他並肩站定。
「爹!」我叫他一聲。
他轉過臉來,淡淡問道:「江南情勢如何?」
「五日前池落影帶人進入慕容府,發覺空無一人便即掉頭北歸。二叔率秋飛組于途中伏擊,損失五十人,阻敵僅一個時辰。三叔率月渡組于長江渡口鑿毀渡船,當可延遲兩日。但此時他們必已渡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7章
滅門慕容瀾(4)
父親漠然道:「何苦如此奔波?池楊已如涸澤之魚,遠水要來何用?」
我無言,片刻才說:「爹的安排果然周密。」

父親忽然一笑:「你還有話沒說吧,是否對我借刀殺人之事不以為然?」
我不置可否,掉開頭去:「我只是不願看阿湄如此傷心。」

父親微微冷笑:「本來何其簡單?若是泠兒嫁過去,早已出手殺了池楓。也不必我費心做這許多安排,還要教那兩個紅蓮山莊的蠢才作戲。」

我心中一震,猛然抬頭。
「你明知泠兒並非你親生妹妹,她喜歡你非只一日,你若略施手段懇求她嫁,她斷無不允。你若讓她殺死池楓,她也會毫不猶豫。可惜你婦人之仁,竟險些將性命斷送在池落影手中。」

他停了停,淡然道:「我對你實在失望。」

山風吹來,我只覺寒意刺骨,無言以對。
我明白他關心的並非是我,而是除我以外無人能擔的責任。也許為了這責任,連他自己的性命,他亦是不在意的。
沉默良久,我終於問他:「關荻中的是什麼蠱?」
父親掃我一眼:「鬼降術。」

我微微心驚,雲南雪山五聖教三絶蠱之一,專制人心神。無藥可解,即便下蠱人身死,蠱亦隨之死亡,宿主也會喪失全部記憶,一生無法複原。不知父親由何處得來。
「我與他們上代教主其若燕曾有數面之緣。」
父親解釋,又向洞中望了一眼:「這些事不必告訴她。池楓既不可留,便不如永遠不讓她得知真相。」

我也望向山洞。猶豫一刻,終於點頭。
父親不再說話,重新審視方雁遙的墳墓。夜色猶深,我看不清他的神情。忽聽他緩緩說道:
「我一生只敗給過兩人,池楊和他。池楊這一局指日可以扳回,而他,我終究還是輸了。」

他停了停,聲音忽而有了些遺憾:「那個女人等他多年……至死不移。」

我忽然想起我的母親,想起她寂寞的雙眼,她在我身上找尋父親身影時溫柔迷茫的神情……她又何嘗不是等了父親多年,至死無他。
父親就在此時回頭,看進我的雙眼,他又一次從那裡看到我的心底。
「我沒有忘了你母親,」他靜靜說道,「所有女人中她愛我最深……你很像她,所有子女中你愛我至深。」

一陣顫慄掠過我全身內外,連五臟六腑都一時抖動。忽然我覺得如此疲憊辛酸……彷彿是一個負重之人踽踽跋涉於無邊黑暗,經年累月埋頭前行,以為前路永遠無盡,而光明永不可來,卻忽而有星輝墜地,四野清明……
父親伸手撫了撫我的頭頂,我從未想過他也會做這樣的事,我聽見他的聲音無比溫和:「多年磨煉,但願你能有所成,不要讓我失望。」

我心潮翻覆,一時竟無法答話。
他輕輕嘆息一聲,放手而退。
「你好自為之……後日決戰,我自會前去。」

話音猶在,他已長身掠起,轉瞬之間,沒入茫茫山嶺之中。
五月十三。
我無法將決戰之事隱瞞阿湄。但令我放心的是她並沒有堅持與我同去。
當晚雲濤遮月,蟄螢低飛。石脈中水流岑岑,呼音山麓寒意無盡。
期限前趕到的共有六百九十三人,已編為六部,于谷中肅列成行。
我登高四望,惟見窮崖野壁,鬱木森沉,眾人衣襟獵獵于風,剎那間我只覺世間之事無不浩然可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