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38 頁


是我多此一問。」 他隨手拔出腰間長劍,拋去劍鞘,從容說道:「不願離莊的子弟俱已戰死,我是紅蓮山莊最後一人。殺了我,便可稱全勝。」他凝望劍鋒若有所思,忽抬頭灑然一笑:「出劍吧!」 我拔出佩劍,心中惕然,不覺力灌
作者:藍蓮花 / 頁數:(38 / 0)

只見片刻之間,天宮動盪。彷彿丹成爐毀,真火撲捲金水流瀉,豁然一物橫空出世光華萬丈,萬眾臣服……長空鑠目,我不由微微眯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池楊就在此際回過身來。
他深明的輪廓即使在如此光芒之中仍完美清晰,毫不失色。
我看見他淡然一笑,他的聲音鎮靜低沉:
「禦劍一道,難在自禦心神,你果然天分極高。」

我微一拱手:「莊主過譽,愧不敢當。」

我知道他是指方纔之事。過于關注對手,便已然受制於人。惟有物我相忘,才可空無阻滯,自在游于虛空。
池楊凝神看我,忽然道:「慕容門有你這般高手,怎麼江湖上竟無人得知?」微一皺眉,似若有所悟:「難道,一直是你在替慕容源出手?」
我輕輕一笑:「是與不是,又有何干?」
「正是,倒是我多此一問。」

他隨手拔出腰間長劍,拋去劍鞘,從容說道:「不願離莊的子弟俱已戰死,我是紅蓮山莊最後一人。殺了我,便可稱全勝。」
他凝望劍鋒若有所思,忽抬頭灑然一笑:「出劍吧!」
我拔出佩劍,心中惕然,不覺力灌劍鋒,隱隱有龍吟之聲。
第7章
滅門慕容瀾(6)
池楊揚眉笑道:「不錯,堪稱勁敵。」

劍光忽展,我眼前銀芒碎日,劍氣橫秋平地而起,剎那間日影慘黯,大風飛揚,無邊落木蕭蕭直下……
西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正是池家絶學,落葉長安劍。
我疾退,力避其鋒。
一路撞飛身後幾人,身形微微受阻。而池楊緊追而來,凌厲劍氣剎那逼近一尺五分,我氣息一滯,明白自己已受內傷。
退出十丈之後,我才得以回手。
劍花平開,明燦融和,斜斜切入悲慨劍氣,是清平劍法的「流水碧天」。
劍中鬱發之氣微微一斂,卻隨即大漲,我本以為他方纔一劍氣勢已屆巔峰,不想竟仍大有餘地。
霎時間我身邊一丈之內,如有排空濁浪,如起肅殺悲風,如有末路狂歌蕭蕭秋意翻滾直來,碎心噬骨……
我勉力支撐,以玉樓朱閣十三劍及琢玉劍法中最為明快激昂的劍招相抗,以衝破令我無比壓抑的悲亢劍風。
但是他劍勢強絶,一波未滅,一波再起,竟然一式強過一式。我漸漸神志迷蒙,只覺胸口激蕩,越來越是悲苦心喪,魂銷魄碎,眼中萬物皆成死灰。
忽聽池楊一聲長嘯,劍光乍散,我猶茫然不知所措,已見一劍襲來,全無花巧,不過簡單直接的點刺,只不過來勢奇急,決然無法相避。
電光石火中,有人切到我身前。我聽見劍鋒入肉的聲音滯澀瘖啞……抬頭,我看見池楊萬分錯愕的表情,他微一猶豫,拔劍後退。
「原來你並沒有死?」他眼神幽暗,望着替我擋了一劍的人。
我低下頭,心中轟然炸響。我看見那一劍已刺透了父親的胸膛,他後背的衣服上滲出了血。我下意識地扶住他,但他擋開了我的手。
父親仍然站得很穩,衣袂翻飛,意態雍容。他一生之中從不曾在人前有失風儀。
他輕輕笑道:「天戈幫何能置我于死地?天下對手,惟你而已。」

池楊望着他,忽然長笑:「原來一切都是你的安排。詐死埋名,三年來從旁窺伺;隱藏慕容瀾真正實力引人輕敵;讓慕容湄行刺池楓,激我率先發動,卻舉家隱藏令我撲空;與此同時集中全力,千里奔襲攻我之虛……慕容安,真好計謀!不枉我敗在你手下。」

父親微微冷笑:「兩家爭鬥由來已久,近四十年我們處處下風,我爹為此抑鬱而亡。我卻不得不與你周旋結交,拱手將我妹妹送入池家。我若無所圖謀,可以忍下這些麼?」
池楊神情微肅,冷然道:「若如此,何不親自出手?你的江南一劍從前便與我齊名,何必讓令郎涉險,卻又來捨命相救?」
父親低聲笑道:「天戈幫伏擊雖未能置我于死地,我的右臂筋脈卻已受損,此生再不能拿劍。不過——」他聲調忽轉:「我卻有把握,今日讓你死在我兒子劍下。」

池楊淡然一笑:「令郎的確是學劍奇才,可惜太過重情,于劍道種種感應過深,一旦對手強絶,便易為人左右……若要勝我,不在今日。」

父親大笑不語,笑聲卻已氣息不足,我看見鮮血已浸透到他腰際的衣衫。他忽然拉住我的手臂,離開人群。
池楊也只是冷冷旁觀,不曾阻止。
我們轉到紅蓮峰另一側,眾人視線之外。父親在一塊巨石上坐下,喘息微勻。
我上前一步,想要為他度氣療傷。卻忽然聽見他沙啞地說:「殺了我!」
我全身震動,萬分愕然。
「殺了我!」他的語氣更加堅定,几乎便是凝厲,「殺了我,你也就超脫了自身,定可勝過池楊。」

我不住搖頭,輕輕後退。我的耳朵在欺騙我。
父親手按傷口,臉色青白,額上汗水成串滾落。
「這一劍已經不治,我遲早會死。拿你的劍,殺了我!」
我繼續後退,提着我的劍,我覺得我几乎想要鬆手拋開它。我聽見從自己的喉中擠出一個字:「不!」我覺得那不像是人發出的聲音。
父親皺眉望我,眼中頗有失望不耐,似是勉強壓下,和聲細語地道:「你明白麼?池楊方纔說的便是你的致命之傷,不只在劍法,還在為人處事。你若如此下去,我怎麼放心你執掌慕容門?……這麼多年我一直在磨煉你,我故意對你冷落,用你大哥壓制你,便是要你硬起心腸。可惜你始終執迷不悟……那時候,我明明可以親手殺你大哥,但我一定要你動手,也是一樣的用意。」
他停下來喘了口氣,溫聲說:「你過來!」
我望着他,不能稍動。
他看我良久,終於苦笑一聲,臉色轉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