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39 頁


無他人……瀾兒,你不要怪我。」然後他握緊我拿劍的手,猛然向懷中一拉…… 有一瞬間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然後我開始想要掙開我的手指,我想要丟下那把插在他胸口的劍。 但是他的手如鐵箍一般扣緊我的手指,他還沒
作者:藍蓮花 / 頁數:(39 / 0)

「好吧,我不再逼你。只是你不動手,我也快要死了,你還不肯過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向我伸出手來,眼神殷殷。
我再也無法控制,走過去,在他身邊跪下。
他輕輕撫摸我頭頂,良久才說:「你還不明白?十幾個子女,我最心愛的一直是你。」

那一刻我腦中轟響,淚眼迷蒙。
他抬起我握劍的手,凝視我的劍,緩緩說:「這把劍是我請名匠特意為你所鑄,看似尋常,卻鋒鋭無倫。當年讓你二叔交給你,只是不想讓你知道我對你另眼相看。」

我全身顫抖地抬頭看他,但是淚眼裡看不清晰。我只知道他望着我的目光專注而感念,這一刻,我知道我是他心目中的兒子。
第7章
滅門慕容瀾(7)
我感到他握住了我的手,他的手那麼冰冷。他看著我,但我不知道他眼中溫暖閃爍的是否也是淚光。我聽見他嘆息地說:「慕容門已無他人……瀾兒,你不要怪我。」
然後他握緊我拿劍的手,猛然向懷中一拉……
有一瞬間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然後我開始想要掙開我的手指,我想要丟下那把插在他胸口的劍。
但是他的手如鐵箍一般扣緊我的手指,他還沒有死,他看著我,他眼中神色逼切焦灼,彷彿他畢生心願能否了結都在此一刻。他渾身痙攣,彷彿正痛苦萬分地與死亡相抗,但他仍不肯死,在我讓他放心以前……
忽然我停止了掙扎。
我望進他已開始擴大的瞳孔,我用力對他點了點頭。
「你放心。」
我一字字地說。
他審視我,終於輕輕一笑,鬆開手指,合上眼睛。
很久以後我站起身來,從父親的胸膛裡拔出我的劍,劍上沒有染上一絲血痕。
我看見地上仍有另一個影子。
回頭,我看見不知何時出現的阿湄。
她臉上滿是淚水,神情獃滯。
我默默從她身邊走過,她低聲叫我:「二哥!」
我站住。
「你不要緊麼?」
我微微一笑,發現朝陽已升在峰頂,陽光普照下的紅蓮峰瑰麗雄奇。
天空高遠,疏雲清淡,很好的五月時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提劍轉過山峰,我的部下一時群情湧動。
池楊落落獨立,回顧於我,眼中古井無波。
「你已有必勝把握?」他問。
我不回答,只微一拱手:「請莊主賜教。」

他寂然一笑,長劍輓起,一時我眼前俱是無窮劍影,劍光如初冬驟雪天地紛揚,彷彿萬劫有盡而大荒茫茫,無限孤絶寂滅之意。
這一劍比方纔所有劍招合在一處都更能奪人心魄,摧人神魂。
但我卻完全無動于衷。
心如秋潭水,夕陽照已空。
我輕輕一劍,直取劍團正中。
劍光消散。
池楊面色蒼白而雙目幽深,沉靜地望我。忽然一笑,向後退去,胸前血箭噴出。
他恍如不覺,低聲道:
「渭水封凍,落葉腐朽,長安鐘鼓,飛雪盡斷。落葉長安劍最後一式雪滿長安,五十年來初次現于江湖……卻終究為人所破。」

我不再追擊,站在原地。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冷靜空明:
「落葉長安劍氣勢悲慨已達極致,每一招都以情勢奪人,要對手心喪若死。但縱是至情之劍,又怎抵得無情一擊?」
池楊深深望我,溫涼一笑,緩緩說道:
「但願你從此一生無情。」

他的目光忽然一轉,望着我身後一人:「慕容湄,池楓對你的心意,你要知道珍惜。」

我心中一動,回頭看著阿湄。
她臉色蒼白,茫然搖頭:「不……他不過是利用我害關荻和叔叔。」

池楊眉心一皺,「此事斷不可能,定是你父親安排的計謀要你誤會,否則池楓又何必受你一劍几乎喪命?」
阿湄輕輕一震。「他……怎麼會?」
池楊冷笑:「他天生血質不凝,你那一劍几乎流光他全身的血。」

阿湄不再出聲,轉過頭去,眼中淚光閃爍。

池楊望天一笑:

「你們走吧,從此江湖之上,再無紅蓮山莊或是池家名號。願你慕容門稱雄武林,再有一次百年風光。」

他自眾人之間蹣跚穿出,傷口中血如泉湧,濕透重衣,又復滴落在地。他卻神色寧靜,恍若不覺。
他躍上一塊巨石,身形微微一晃,似已無力站穩。他以手中長劍穩住腳步,仍吸了一口氣,朝峰頂攀去。
眾人鴉雀無聲注目於他。
陽光燦爛,山上紅岩似乎已紅成通透,一片晶瑩寶光。他的白袍已被鮮血盡染,幾成紅色。我忽覺眼前生花,彷彿只需一個分神,他便要融在那艷麗紅光中,從此了無蹤跡。
忽然,他停在半山,他怔怔仰望峰頂,似乎已在瞬間化而為石,再不能移動半步。
我順着他的目光望去,見峰頂日暈裡正走出一個人。那人衣飾,竟彷彿是個女子。
阿湄忽然顫聲道:「二哥!」
我們掠近時,那女子已走到池楊身邊。她的臉上帶著厚厚的面紗。
池楊目不轉瞬地望着他,啞聲說:「你沒有走……」

她沉默地走來,忽然張開雙臂,緊緊擁抱了池楊。她環合過來的手上有觸目驚心的瘢痕,此刻連那些暗紅的瘢痕都因她的用力變得蒼白。
池楊拋開手裡的劍,擁抱了她。
那時日色殷然,紅光眩野,我望着他們在我們眼前緊緊擁抱,忽然只覺一陣寒冷虛乏自心底潮生浪起,竟然不可稍動。
很久以後,池楊的身體無力軟倒,慢慢從她臂間滑落。
她支撐不住,同他一起緩緩坐倒,然後輕輕將他放平于地。
阿湄走過去,哽咽道:「姑姑。」

那女子緩緩抬頭。
露在面紗外的只是一雙眼睛,那雙眼睛仍與從前一樣,我知道她是我記憶中的那個美麗絶倫的姑姑。
第7章
滅門慕容瀾(8)
「你是阿湄?」她的聲音沙啞難辨。
阿湄點點頭,指指我:「他是二哥慕容瀾。」

她靜靜地看了我們一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