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40 頁


火裡,她再不欠慕容家什麼了。至於我,我什麼人也不是,我只是他的妻子。」 阿湄獃獃望着她,顫聲道:「姑姑……原來你……」 她看一眼阿湄,卻不答話。只低頭去望池楊,緩緩伸手,撫上他的蒼白臉孔。 「他知道麼?」
作者:藍蓮花 / 頁數:(40 / 0)

阿湄落下淚來:「姑姑,這些年來,你究竟怎樣過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並不抬頭,只淡淡說:「也沒怎樣,他想要我活着,我便活着。」

阿湄輕輕一震,片刻才問:「你不恨他?」
她依舊望着池楊,搖一搖頭:
「我沒恨過他,即使是當年。我只是不知道怎麼對他,當我自己都已經討厭了活着。」

我們無言以對。
她卻不再理睬我們,俯下身去,想要托起池楊,卻力有不足,踉蹌一下。
我上前說道:「讓我來。」

她看我一眼,退開來。
我將池楊送至峰頂,她低聲說:「這裡就行了。你們走吧。」

阿湄顫抖一下,輕聲道:「姑姑,你不同我們回去麼?」
她似乎在面紗後笑了一笑,抬頭望着我們:
「回哪裡去?慕容寧早已死了,就死在那場火裡,她再不欠慕容家什麼了。至於我,我什麼人也不是,我只是他的妻子。」

阿湄獃獃望着她,顫聲道:「姑姑……原來你……」

她看一眼阿湄,卻不答話。只低頭去望池楊,緩緩伸手,撫上他的蒼白臉孔。
「他知道麼?」阿湄哽嚥著問。
她沉默地看著池楊,過了很久才低聲道:「他可沒你聰明,這些年來我全是為他活着的,他卻以為我只是為了怕他對慕容門不利……」

她的目光溫柔恍惚,出神一般凝望了池楊良久,才抬頭看一眼淚流滿面的阿湄:
「也沒什麼好難過的,等你大些就知道,其實人死了也不值得傷心,活着也未見得更快活。」

她望望天色,又望望我,淡淡道:「你們走吧,離開這裡,走得越遠越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心中一動,一時間若有所悟。我默默走去拉起阿湄,向她拜了兩拜。
她坦然受禮,望着我低聲說:
「記得別做你爹,即使是為了慕容門。」

我全身一震。
正午時分,我們離開紅蓮山莊已有十里。
忽聽一聲轟然巨響,大地為之震撼。部眾一片喧嘩,竟有傷者當即跌倒。
只見遙遠空中升起一團黑沉沉的濃煙,迅速擴散侵入日影,剎那天空萬分陰霾。烈烈火光隨即衝天而起,火中吞吐出無數大小殘片,遠遠半天塵土滾滾襲來,眼前一片曚昧。
忽然我只覺胸中劇跳,耳畔聲息全都已遠去。
恍惚間彷彿只聽見關山千度而來的一記羌笛……又或是茫茫萬里平原中的一聲野唱……
很久以後,塵埃落地,一切平息。
我默默回頭望向眾人,只見人人塵土蒙面,木然獃立。
我看見阿湄臉上慢慢濕了兩行。
她面前的地上不知何處而來一隻斷柄殘荷,委頓塵泥之中,早已紅消香散。
阿湄俯身撿起。
我嚥下一口似血似氣的東西,默默轉身離開。
到達那片松林時已屆黃昏。蒼渺林中平煙浮聚,深處有飛檐斗栱隱露端倪,該是集嵐院無疑。
我命令手下止步,就地戒備休息,獨自一人近前察看。
林中一派寧靜,除去淡淡山嵐,全然看不出異樣。其中陣形竟然絲毫不露痕跡,一瞥之間已覺精深難測。
我繞林一周,回去命令眾人距林五里,安營住宿。
當夜無眠,我潛心思索陣中佈置,一時卻全無頭緒。忽然帳簾輕掀,我抬起頭,看見阿湄。
「二哥,這裡是什麼地方?」
「集嵐院。」
我知道終究無法瞞她。
她臉色蒼白,猶豫片刻,終於問道:「你一定要殺他?」
我無法回答。
她咬住嘴唇,不再說話。
然後她轉身離開了我的帳篷。
我凝望着拂動的帳簾,我沒有去追她。
因為我知道自己無法給她她想要的承諾。
第8章
千尋慕容湄(1)
松蔭蔽日,林中陰寒徹骨,三三兩兩灰蝶盤旋。
五月十五,然而這裡竟完全不似五月天氣。
二哥約束手下不許他們擅入松林,我知道是池楓在這裡設下了陣法,一時難以破解。
然而集嵐院守衛至多不過百人。一旦二哥思索周詳得以破陣,池楓便會再無憑依。敗勢已成定局,池楓如此苦守,也不過只是延宕時間。
我闖入陣來,並不奢望可以破陣而入見到池楓。我甚至不知道我究竟想要怎樣,也許我只是不能忍受見他們互相殘殺,也許我只是想在那以前先死在陣中。
我朝着露出一角的飛檐直直走去,我想這條最直接的道路一定佈滿機關陷阱。然而我什麼都沒有遇到,只除了周圍越來越冷。
五月天氣,吐氣竟漸成白煙。
我的手凍得青紫,各處關節几乎已不能彎曲。無形寒氣如細厲髮絲,刺入全身上下每個毛孔。我在不停發抖,牙關劇顫。漸漸又冷到不再疼痛,只是一片僵硬麻木,從腦到心一直到我的手腳。時尚書屋
但我沒有後退。我一直蹣跚前行,直至我被凸出地面的樹根絆倒在地。我覺得凍成冰脆的四肢彷彿一下子摔得七零八落,再也無法拼合。我伏在地上,抬起頭來,我看見集嵐院的屋檐依然遙遠,彷彿永生永世都不可企及。時尚書屋
周圍一切漸漸模糊虛散。
很久以後我聽見琴聲。
眼前月光晶瑩,薄霧似的煙嵐緩緩瀰漫,天地間盈滿流離失所的青色。
我看見不遠處的蓮花池,風前水邊,那青衫的身影。
我靜靜聽他彈琴。
是我從未聽過的曲子。
一曲闌干,琴音哀徹。
不久以後他放開琴,起身。
慢慢向我走來。
「為什麼要一個人冒險進來?」他問我,嘴角動了動,微微皺着眉毛。
我沒有回答。
我目不轉睛地看著他。
我看見他額上蒼白到几乎透明的皮膚,他瘦了那麼多,皮膚下的青筋都因此變得明顯。
忽然間我想起我刺他的一劍曾讓他的血几乎流光,似有萬箭穿心——我猛然伸出手,緊緊緊緊擁抱了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