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41 頁


放鬆。 「阿湄,這不行。」 「為什麼?」我看著他的眼睛,「你恨我麼?因為我是慕容家的人?因為我們毀了紅蓮山莊?因為我刺了你一劍?……」 當我提到紅蓮山莊的時候,他嘴角顫抖一下,低聲打斷我:「你明知不是……
作者:藍蓮花 / 頁數:(41 / 0)

我那麼地用力,用力到手臂几乎痙攣。這一刻即使三界鬼神八部眾生一齊出手,也不能讓我鬆開片刻。即便讓我立時死去,我仍會以漸漸冰冷僵硬的手臂這樣緊抱著他,在我死後,除非以利刃砍斷我的臂膀,否則依然無人可以讓我們分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長長呼出一口氣,不再說話,沉默地抱緊了我。
我很久沒有辦法出聲。
微風掠過,是吹面不寒的五月夜風。我在他耳邊低聲道:「我還以為,會死在陣裡,再也看不見你。」

他顫抖一下,將我摟得更緊。
萬物岑寂,而天地停息。
我聽見自己喃喃地說:「我不會走的,如果二哥攻進來,我就和你死在一起。」

他輕輕震動。然後他放下手,去拉我的手臂。
我固執地不肯放鬆。
「阿湄,這不行。」

「為什麼?」我看著他的眼睛,「你恨我麼?因為我是慕容家的人?因為我們毀了紅蓮山莊?因為我刺了你一劍?……」

當我提到紅蓮山莊的時候,他嘴角顫抖一下,低聲打斷我:「你明知不是……我只是不能眼看你死。」

「那麼你該知道我也一樣。」

他深深凝視着我,他的臉與我近在咫尺。
終於他笑起來,眼中似有什麼明亮欲滴的東西微微閃爍。
「好吧,」他說,「如果一定要死,就一起吧。」

我覺得我的心在聽到這一句時猛地跌落,震撼地一痛,卻終於有了實處棲息。
他輕輕敲打我仍緊緊圈住他的胳膊,「現在可以放開了麼?」
我順從地鬆開了手。
他向我一笑,伸手入懷,摸索着什麼,不久扯出一方紅巾。輕輕抖開,是我們成親時的蓋頭。
「記得麼?我掀了你的蓋頭,我們卻還沒有拜過天地。」
他抬頭望望月光,眼色溫柔,「今晚就來補上。」
他說。
我點點頭。
紅巾輕輕罩在我臉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沉默了片刻,是在望我。
然後他的手拉起我的,緊緊握住。他拉著我輕輕跪倒。
「阿湄……」
他一時卻不拜下,輕聲叫我的名字。
我詢問地轉頭,我眼前只是一片喜洋洋的紅色,我看不見他。
「對不起……」
我聽見他說。
我覺得像是忽然失足跌落下萬丈深崖,這時才注意到巾上的淡淡藥香。
我拚命扯下蓋頭。
我看見他正望着我,眼色眷念安寧,如他身後月下池中的冉冉蓮花。
「是醍醐香……」
他的聲音彷彿從遙遠蕩漾的水波里傳來。
我覺得如同墮入無底的雲端,整個人在迅速墜落,連聲音都已化去。
「池楓……」
我掙扎着握緊他的手。
我心中排山倒海的恐懼是因為我忽然明白,我即將永遠失去身邊此人。
單調的響聲,令我無比煩躁。煩躁得整顆心彷彿要炸開。我想要喊,喉嚨卻發不出任何聲音。我不停地掙扎,一聲一聲大叫,卻無論如何聽不見自己的聲音。時尚書屋
第8章
千尋慕容湄(2)
終於,我清晰聽見自己的尖叫。
我睜開眼睛,渾身冷汗。
四壁搖晃,我終於明白我們身在馬車之中。那單調的聲音不過是車軸運轉。
二哥正俯身望我,雙眉緊蹙。
我翻身坐起,抓住他問:「池楓呢?你有沒有殺他?」

二哥搖頭:

「他將你放在陣口,我破陣而入就看見了你,但是集嵐院似乎已空無一人。」
他目光幽遠,有些出神,「他的機巧之學果然已出神入化。有人破陣便會引發中樞大火。火勢忽如其來,我們折損了若干人手,總算在集嵐院燒成灰燼之前大部退出。」

我的心倏然提起,「那裡真的是空無一人麼?」
二哥望我片刻,轉開頭去。
「我不能肯定。」
他說。
我伸手去拉車門。
二哥擋下我,低聲慢語而又不容置疑:
「火滅後我已仔細找過,並沒發現什麼痕跡。你回去也不過是一樣的結果。何況你已昏迷四天,水米未進。我們此刻距那裡已有幾百里路,我不會讓你就這樣回去。」

他輕輕推過一個托盤,裡面是清粥小菜。
「如果一定要回去,至少要先吃些東西。」

我沒有答話,默默拾起筷子。
完全食不知味。

忽然我抬頭看他:

「二哥,你明明會解醍醐香,為什麼不在當時替我解開?你不敢救醒我,你怕我看見什麼?」
二哥閉緊嘴唇。
「你也以為,他死在了大火之中?」我聲音顫抖,一根筷子失手落下。
二哥彎腰拾起筷子,放在桌上,垂眼望着桌面。「我不知道他是什麼安排,」他終於說,「但是,無論生死,他都已決定要和你分開。」

他抬頭看著我,眼中神色悲憫寧和:「阿湄,你不要忘記,你姓慕容,他姓池。紅蓮山莊毀在我們的手中,他的大哥因我們而死。他如何可以和你在一起,而完全不想起這些?」
我一片茫然。
「阿湄……」
二哥嘆息。
我終於沒有再回集嵐院。
我其實明白無論生死,池楓都不會為我留下一絲痕跡。也許要我永遠無法斷定他的生死,才是他真正的安排。
車行轆轆,很快已到湖北境內。
那一日忽有人于車前稟報:素空幫總部便在十里以外。
二哥淡淡應了一聲,命令當晚于漢川府住宿。隨即在車中草成一書,差人送走。
當夜三更,我在客房中無法入睡。聽見院中落葉着地般輕輕一響,我心下一驚,知道來人輕功極其高明。
隔壁的房門卻已打開,我聽見二哥的聲音清切怡和:
「丘幫主大駕光臨,蓬蓽生輝。」

那丘幫主低低應了一聲,卻立刻進了房門,似乎此行極為秘密,不欲人知。
二哥與他不過談了一盞茶的工夫,即聽房門一響,二哥送他出來。那丘幫主仍越牆而去,二哥卻獨自在院中站了一陣,才自回房。
第2天我們沒有離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