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42 頁


寨中火光熊熊,刀兵碰撞,似乎正有人在內廝殺。 二哥並不命人攻入,只是一俟有人逃出即截殺當場。 肅立良久,三叔忽然問道:「你看誰會最後勝出?」 二哥安然垂袖:「池家精鋭豈是素空幫能敵?必是池落影無疑。」
作者:藍蓮花 / 頁數:(42 / 0)

我問二哥,他只淡淡說有事需多留一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到得晚飯時分,忽有人于屋外求見。
二哥出門,與來人低聲交談,隱約聽見某某人已死之類的隻言片語。
不久二哥回來,若無其事地繼續吃飯。
我終於忍不住問:「究竟出了什麼事?」
二哥並不望我,只輕描淡寫地說:「不是什麼大事。」

飯後二哥離開客棧,囑我早些安歇,不必等他回來。明日一早便要啟程回家。
我答應下來,卻在他們離開後不久,暗自綴上。
只見二哥整頓人馬後,直赴城外。不久到達一座山寨,寨門有匾,書寫「素空幫」三字。
二叔和三叔們竟早已帶領秋飛月渡兩部到達。幾百人馬將山寨重重圍困。
寨中火光熊熊,刀兵碰撞,似乎正有人在內廝殺。
二哥並不命人攻入,只是一俟有人逃出即截殺當場。
肅立良久,三叔忽然問道:「你看誰會最後勝出?」
二哥安然垂袖:「池家精鋭豈是素空幫能敵?必是池落影無疑。」

「不過也當有不少折損。」

二哥點點頭。
我這才明白混戰兩方是素空幫與池落影所率池家精鋭。而二哥則于此靜候,坐收漁人之利。
忽聽二叔道:「丘空言真不濟事,今日酒宴,一劍便被池落影砍去了腦袋。」

我心中一動,想起昨晚二哥見過的丘幫主。
已聽二哥緩緩說:「丘空言這人志大才疏,既貪戀前來投靠的池家人馬,又唸唸恐其立心不良。昨晚既然前來見我,便該提防池落影得知,竟然毫無防備。委實令人難以置信。」

二叔沉吟:「你見丘空言,不過是故意要令池落影生疑?」

二哥似乎笑了一笑:

「池落影走投無路,本來便擬鳩占鵲巢。這等互有用心的局面,即使無人離間,火拚也是遲早之事。」

我心底忽一片寒涼。
三更時分,幫中殺聲漸弱,不久以後趨于沉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二哥冷冷凝視,一語不發。
寨門忽然大開,數百力戰倖存的池家人馬沉沉而立,池落影血濕重衣,仗劍走出,直向二哥而來。
第8章
千尋慕容湄(3)
眾人欲上前攔截,二哥卻揮手阻止。
池落影一直走到二哥身前,忽然一揖到地,朗聲說:
「在下池落影願率手下三百殘部投入慕容門,從此惟公子之命是從,竭盡駑馬,誓死效命。」

二哥眉梢一動,卻只淡然說:
「池門精鋭,如何肯投入慕容門下?池總管說笑了。」

池落影神情鎮靜,侃侃而言:
「紅蓮山莊既已覆亡,我等便已無主。此身既成自由,又為何不可擇良木而棲?」
二哥沉思少頃,低聲一笑,
「池總管真好口才,要在下不動心也難。」

忽然劍光一閃,血流噴出,池落影的人頭已經落地。
我几乎便要出聲驚呼,終於忍住。
卻見二哥退後一步,手中長劍仍光華如水,藍衣上卻一片深黑,是池落影頸中熱血。
我在暗中看見他冷冷眼神有如燭照,心中不覺一凜。
二哥抬頭望着震懾人群,冷冷道:
「貴莊莊主當世英傑,我雖與其為敵,亦敬慕有加。池落影背主求榮,出言無恥之至,今日便替貴莊主清理門戶。」

他目光轉動,語氣忽然和緩,款款道:
「江南慕容較塞北池家一向勢弱,此次如非貴莊莊主奔襲在先,在下又何敢先起紛爭?不過被逼應戰而已。至于紅蓮山莊,乃是貴莊主人自行引爆,此前卻令我等先行撤出。胸襟可佩,頗有恩仇了了之意。」

「如今情勢已定,在下也不想多生殺孽。今日之事,爾等力拚而亡亦無補于全局。不如就此遠離江湖風雨,從此平安度日,豈不遠勝生死無常的江湖生涯?」
說著微一揮手,重圍中讓出一個缺口。有人抬出兩桶酒來,大碗斟出。
二哥朗聲道:「飲此酒者,即清恩怨。從此與慕容門再非敵對,兩下相安。」

說罷大步走去,端起一碗一飲而盡,神情肅然:「慕容瀾先干為誓,飲此酒者立即放行,日後決不再追索。」

池門眾人面面相視,一時並無人行動。
二哥卻並不心急,淡然旁觀。
很久以後,終於有一人猶豫着離開人群,初時頗為戒備,待見並無異樣,雙手顫抖端起酒碗,一飲而盡,爾後頭也不回地飛身離去。池門隊伍忽如洪水潰堤,砂塔崩散,盞茶之間已近煙消雲滅。
四野靜謐,星光低垂,重重圍困下,僅餘五六十人卓立不動。
二哥向他們久久凝望。
忽然目光一漲,輕輕拂袖,低聲道:「殺了罷。」

七百人馬一擁而上。
白刃相接,片刻間生死已判,人潮退回時,那些人已伏屍于野。
二哥神情漠然,命令手下將所有屍首全部抬入素空幫總部,偽作內訌局面,以免引發官府麻煩。
眾人來往之間,三叔低聲問道:「為何放走那些人?」
二哥靜靜解釋:「惡戰之後仍能倖存,當是身經百戰的精鋭。若一味剿殺,他們背水一戰,我方損耗也必定可觀。不如網開一面,容那些立場不堅之人離去。他們既飲此酒,便已當眾承認貪生懼死。時尚書屋
將來便算仇心不死,也已全失立場勇氣,何以為患?」
忽而目光一閃,望着面前兩人將池落影的屍體抬走,淡然道:「此人倒的確忠義。假意降我,不過是想最後一搏。」

三叔詫然。
二哥即命人止步,上前舉起池落影右手。只見他五指緊扣,指間晶芒閃動,竟是一手毒針。
三叔駭然退了一步。
我靜聽他們的對答,看見旁邊一人正自撿起池落影的人頭,那人頭雙眼怒目而視,無盡悲絶。
我不由打了一個寒戰。
二哥忽然回頭,望向我藏身之處。冷冷星光映亮他清秀臉孔,不知為何我竟不敢向他直視。
「阿湄,是你麼?」
我默默走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