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湄瀾池 第 43 頁


天晚上發生的一切我永遠無法忘記,很多年後每當我想起,我仍會不寒而慄。 那一晚的家宴氣氛低沉。 在密窟中隱藏多日不見日光,人人臉色青白,燭火映照下更見陰鬱。 並沒有人對池家滅門的消息感到興奮,眾人只是沉默吃喝,
作者:藍蓮花 / 頁數:(43 / 0)

二哥慢慢離開人群。我默默跟上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看見剛纔那些,你很吃驚?」二哥終於站定,背對著我說。
「不……我只是傷心。」

我只是傷心,當我看見從前的二哥正被他自己毫不留情地殺死。
他輕輕嗯了一聲。
山風陣陣,送來草木焦糊的味道與若有若無的血腥。
再開口時,他說:「會習慣的,無論你我。」

終於使我落淚的是他漠然無波的語氣。
數日後我們終於重回江南。
四處碧意盎然,鶯飛日暖,已是仲夏時分。
我記起去年秋天的遠嫁,走到這裡,亦見同樣動人的秋色韶光。彷彿無論人事怎生凋零,江南卻可以永遠物華苒苒。
密窟中隱藏的家人剛剛回府。府中多日無人居住,灰塵狼藉,三日清掃方初複舊觀。
六月二十,是重聚後第1次家宴。
那天晚上發生的一切我永遠無法忘記,很多年後每當我想起,我仍會不寒而慄。
那一晚的家宴氣氛低沉。
在密窟中隱藏多日不見日光,人人臉色青白,燭火映照下更見陰鬱。
並沒有人對池家滅門的消息感到興奮,眾人只是沉默吃喝,惟一的聲音只是杯箸交錯。
第8章
千尋慕容湄(4)
老夫人坐在首位,她的身邊是二哥和大夫人。她並不常常舉筷,只是怔怔看著廳中埋頭不語的人們。
半年不見,她的老態竟已明顯了許多。
宴至中旬,她忽然轉過頭,大聲問二哥:
「你爹還活着,那麼你大哥他們呢?」
眾人都有些吃驚,抬頭看她,見她眼神迷茫,頭臉輕顫。
二哥輕輕搖了搖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夫人還要再問,大夫人卻從旁道:「娘,瀾兒這次立了大功,便該好好地慰勞他,從前那些事不提也罷。」
說著竟倒了兩杯酒,起身走到二哥身邊遞上一杯:「瀾兒,我敬你。」

二哥站起雙手接過,看一眼大夫人,恭然說聲:「多謝。」
將酒杯舉到唇邊。
忽聽一個激動的聲音大聲道:「不要喝!」
我轉頭望去,見四姐姐慕容泠已經站了起來,臉色慘白,渾身抖動。
二哥的手一震,沒有作聲,緩緩放下酒杯。
大夫人冷笑:「泠兒,怎麼了?」
四姐姐朝大夫人走過去,拉住她的袖子,低聲說:「娘,你累了,我們不要喝酒,這便回去吧。」

大夫人冷冷看了她很久,像是不認識她一般,忽然掙袖甩開她,冷冷道:「我自己回去!」
她步履僵硬地經過二哥身邊,慢慢走到門口。卻在將出門時忽然回頭,尖叫一聲:「慕容瀾!」
二哥一震抬頭。
大夫人冷冷微笑,一直藏在袖中的左手微微一動,機簧輕響,無數泛着綠光的銀芒自她袖中激射而出……
四下一片驚呼。
我猛然轉臉去看二哥,卻萬分心驚地發現他竟未稍有移動。電光石火間我明白,二哥如要閃避,他身後的老夫人必被射中。
一時我覺得時間都似已凝滯不流,在令我窒息的沉寂中我看見二哥緩緩一笑,神情仿若有憾,卻又似明知世事不過如此。
我不由閉上雙眼。
一聲淒厲慘叫令我睜開眼來。
我發現二哥竟然並未被射中,他低着頭,臂中輓着四姐姐。
四姐姐前胸的衣服已成一片幽碧。
她竟替二哥擋下了所有毒針。
大夫人仍在歇斯底里地慘叫,二叔和三叔一左一右制住了她。
所有的人全都奔到四姐姐身旁,她卻只看著二哥一個。
她問他:「你沒事麼?」
「我沒事。」
二哥低聲回答。
她放心地出了口氣,淒涼微笑起來。這時她的臉已經升起一團青氣,嘴唇烏黑。
老夫人大哭:「快拿解藥……」

二哥搖頭,聲音低澀:「是翠生寒。」
無藥可解的翠生寒。
這時四姐姐含混不清地叫了聲:「二哥!」雙手向空中伸去,她的瞳孔已經擴大,似已不能視物。
二哥握住她的手,深深凝望着她。忽然他俯下臉去,在她的耳邊輕輕說了一句話。
四姐姐全身一震,整張臉忽然放出異彩,她努力睜大眼睛,掙扎着想要問句什麼,但她的舌頭已經脹大得發不出聲音。
二哥彷彿知道她要問些什麼,點點頭,柔和清晰地說:「是真的。」

四姐姐眼中波光一轉,隨即慢慢暗淡……
很久以後,二哥放下四姐姐。
他走到大夫人面前。大夫人已經停止了尖叫,披頭散髮,整個人都已癱軟,掛在二叔和三叔的手臂上。
二哥看著她,一字字地說道:
「你沒有猜錯,大哥是我殺的。」

所有的人全都獃住,大夫人也慢慢抬起臉來。
二哥卻聲音平穩地說下去,彷彿他說的事全然與己無關。
「出事那天,爹和大哥他們先行啟程,我因突發之事被滯留在松江。事情辦妥後我連夜趕上,到達鬱山時,卻看見遍地伏屍,幾個弟弟都已被殺死。天戈幫的人仍在圍攻爹和大哥。我衝入戰團,和他們並肩禦敵,很快天戈幫便只剩四人。」

「就在那時,我聽見爹的怒斥,回頭一望,正見大哥一劍砍在爹的右臂上,爹傷後無法握劍,對我大喊:『小心,是他跟天戈幫勾結的!』但大哥已朝我撲來,我全力後退,仍是被他刺傷。這時爹在他身後以左手劍橫掃他雙腿,大哥不及防備,撲倒在地。天戈幫的人刀劍齊落,向爹砍去,我撲上前,替爹擋下。我不知道我殺了多久,到後來,整個鬱山山頂,只剩下我們三個活人。」

「那時候下着大雨,每次閃電,就可以看見地上紅色的雨水,血還在從我們三個身上流下來。大哥坐在地上站不起來,爹捂着右臂,咬牙問他為什麼要害自己的家人,大哥仰天狂笑,就像是已經瘋了:『你把我當成你的兒子麼?我不過是一個被你利用的傀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