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秀秀姐 第 16 頁


全身都開始熱了起來。她一動不動地躺在那裡,我覺得無比親近又無比遙遠。她的胸隨着他均勻的呼吸有一股潮濕的熱氣正透過衣服向我侵襲過來,將我身上屬於骨頭的部分漸漸銷蝕。我對她的感覺由剛纔的憐惜一下子轉化為衝動。我說過,我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6 / 0)

微微張開的嘴有一點口水的影子,一根細細的口涎順着嘴角流下來在她的脖子上畫出一條蜿蜒的曲綫。我很想吻一吻她的唇。可是我又害怕把她弄醒,手都不敢動一動。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知道她昨天照顧我一整天是為了讓我過一個開心的生日,她已經很累了。現在的她宛如一個脆弱而無知的嬰兒安靜而柔軟地躺在我的懷裡,又彷彿那種一碰就會碎掉的水晶,讓我不勝憐惜。我的右手被她的頭壓着,開始無緣無故的顫抖,我用左手緊緊的握住自己的右手,好不容易才停止顫抖。而此時此刻我的臉正好貼在了秀秀姐的臉上,我聞到了她均勻而溫柔的呼吸。時尚書屋
我頓時感覺到臉上,頸項上,以及全身都開始熱了起來。她一動不動地躺在那裡,我覺得無比親近又無比遙遠。她的胸隨着他均勻的呼吸有一股潮濕的熱氣正透過衣服向我侵襲過來,將我身上屬於骨頭的部分漸漸銷蝕。我對她的感覺由剛纔的憐惜一下子轉化為衝動。時尚書屋
我說過,我的敘述一定要做到忠於事實,或者至少忠於我個人記憶所及的事實。我記得當時我的確是吻了秀秀姐了。我輕輕地把我顫抖的嘴唇送上了她光潔的額頭。一個美麗高潔的前額,在那裡,彷彿一個個思想是可以觸摸得到的。時尚書屋
並且她的身體在潔白的內衣裏邊,是相當美麗的,具有誘惑力的,她已經接近於豐滿,但是如果我不小心碰觸了她一下的話,我想,我會有些罪惡感的,就像故意把水晶打碎了一樣會心神不安的。然後秀秀姐突然有了一聲長長地呼吸,翻了一個身,再挪了挪身子,腦袋脫離了我的手臂,接着就像昨天中午我醒來時看到的那樣,她側着身子,一隻腳架在我的腳上,一隻手放在我的身上。後來就什麼動靜也沒有了,死死的睡去。我趁機抽回了我已經麻木的右手。時尚書屋
臉上和頸項上的熱過了一會兒才漸漸退了下去。時尚書屋
第3

一個晚上的女朋友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思緒如水般漫無邊際地流淌開來。而秀秀姐睡得很香。也許,我只是秀秀姐舒解心中煩躁的一個港灣,或者僅僅是個暫歇站。我很明白她終究會離開。時尚書屋
面對這樣一個秀秀姐我確實不知如何是好。我可以永遠不恨她不怪她當姐姐一樣去愛戴她嗎?但是當時,對於我來說,倘若傷心這種事情可以轉移的話我是非常願意上帝把她的傷心轉移到我身上來的。時尚書屋
當然,那一夜之後我們的感情也沒有涉及實質性的發展,就是說秀秀姐雖然做了我一個晚上的女朋友,但我們的關係終究還是姐弟關係,秀秀姐仍舊還是昔日那個秀秀姐。因為我不想去破壞我和秀秀姐那種和諧而純真的氣氛。時尚書屋
秀秀姐醒來以後,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事實上也的確如此,仍然脆生生地叫着弟弟弟弟。又是那樣陽光而快活的樣子,無邪的笑,任性的耍着小脾氣嘟着嘴,完全沒有一絲憂傷的影子。我們的交談又像從前一樣自然流淌。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漸漸覺得,不僅秀秀姐,我們身邊的那些整天笑得一臉無憂的孩子原來也是那麼憂傷。時尚書屋
第3

希望自己妻子是處女

表面上看起來日子過得很愉快。時光很輕盈地過去了,輕盈得聽不見它的腳步聲。秀秀姐有一段時間特別喜歡來我們宿舍下象棋。她下不贏我很不服氣,自然要在其他人面前找一點成就感,所以經常來找我們宿舍象棋最差勁的覃海墨。時尚書屋
有一次秀秀姐和覃海墨殺象棋殺得正起勁,尹穎突然來了。時尚書屋
一般來說,尹穎來宿舍找覃海墨的時候不是看見他趴在床發上聽Led Zeppelin的重金屬玩PS2里面的《實況足球》遊戲就是在床上做「仰臥起坐」。時尚書屋
關於這個「仰臥起坐」為什麼要用一個引號呢?那是有一個典故的。有一次尹穎來宿舍找覃海墨,覃海墨在床上睡得正香,呼嚕聲也打得很有節奏。尹穎就捏着他的鼻子搖他,覃海墨被她弄醒以後就很鬱悶地一骨碌坐了起來。尹穎罵,你呀,像一頭豬一樣一天到晚就會睡覺。時尚書屋
結果覃海墨用一副挺無辜的樣子反駁道,我這不是在做仰臥起坐嗎我?尹穎說,你在夢裡做仰臥起坐了吧?覃海墨咕噥道,我一直都在做啊,你來之前我是仰臥現在我起坐……尹穎差點吐血身亡,絶望地叫道,哎,人類卵細胞分裂出來的劣質產品啊……
結果這次尹穎一來就看見他和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在熱火朝天地下象棋,着實吃了一驚,然後用一種在菜市場挑豬肉的目光把秀秀姐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幾遍。秀秀姐感覺有點不對勁了,說,你老是看著我幹嘛啊?結果尹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哈哈,沒什麼沒什麼。我在看你們下棋。時尚書屋
過了一會,尹穎又問道:「請問你是不是叫什麼秀的?」
是啊,叫岑秀秀,怎麼了?時尚書屋
哦,沒什麼沒什麼。有點面熟。估計一起吃過飯的吧。時尚書屋
可能是吧,我常和他們一起去吃麻辣燙的。並且專吃紅鍋不用油碗的。記得吧?時尚書屋
哦,記得了記得了。時尚書屋
結果秀秀姐回去以後,尹穎開始對覃海墨嚴刑拷打起來:「老實交代你和這女的認識多久了,怎麼認識的?是不是現在還是3:1落後不服氣一直耿耿于懷想把人生上半場的比賽扮平?」
覃海墨一聽就大喊冤枉:「天也,你錯堪賢愚何為天?地也,你不識好歹何為地?怎生糊塗了盜跖與顏淵?」
「你少跟我神經兮兮背古文,老實點回答我,居然吃麻辣燙的時候只帶她去不帶我去。我們分手吧,我不想做個大傻瓜。」
說著拎了背包就要走。嚇得覃海墨花容失色。時尚書屋
我趕緊跑到門口擋着她說,岑秀秀是我的朋友,吃麻辣燙也是我帶她去的,與覃海墨毫無關係。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