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秀秀姐 第 17 頁


年暑假在上海一家醫院實習的事情吧。實習之前那個醫院婦產科的主任臨時給我們上了一堂關於婦產科的課,那是一個60多歲的老太太。她當時並沒有像一般的教授一樣直接給我們講課程。而是和我們談起了一個非常敏感話題——「處女情結」。
作者:待考 / 頁數:(17 / 0)

覃海墨這才用一種可憐巴巴的語氣說,是啊,你饒了我吧。我就跟她下了幾盤象棋而已,下次她跪下來求我我也不下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尹穎果然樂了,呵呵,不打緊不打緊,然後神秘兮兮地問我,馬小軍,老實說,你和那個女孩子什麼關係?時尚書屋
哎,這個問題現在問得太多了我都懶得回答了,你認為什麼關係就什麼關係吧。時尚書屋
哦,結果尹穎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感嘆了一句:年輕人啊……
後來尹穎一高興就跟我們聊了很多,胡亂聊了些什麼不知道怎麼就聊到了尹穎的專業——臨床醫學的話題。我們當時對這個專業很好奇,叫尹穎說點什麼。尹穎也就毫無顧忌地跟我們說開了。時尚書屋
就說說我今年暑假在上海一家醫院實習的事情吧。實習之前那個醫院婦產科的主任臨時給我們上了一堂關於婦產科的課,那是一個60多歲的老太太。她當時並沒有像一般的教授一樣直接給我們講課程。而是和我們談起了一個非常敏感話題——「處女情結」。時尚書屋
當時老太太第1句話是這樣說的,同學們,在我們學習婦產科之前,我很想問一問你們,尤其是男孩子,你希望你的妻子是處女嗎?希望的請舉手。時尚書屋
結果我們全班一片愕然。時尚書屋
女生開始四處張望,看誰舉手了。時尚書屋
我們聽尹穎說到這裡,有些激動,哈哈,是不是都舉手了?時尚書屋
尹穎很失望地搖了搖頭,不,結果沒有一個人舉手。時尚書屋
這回輪到我們宿舍一片愕然。時尚書屋
你們別急,尹穎接著說,老太太看到沒有一個男生舉手,接着又問:「那你們能夠忍受自己妻子不是處女的請舉手。」
女生又開始張望,仍然沒有人舉手。時尚書屋
老太太笑了笑,說,大家不要害羞,這是你們以後必須面臨的問題,不能逃避的。下面我開始問女生,希望自己的丈夫是處男的舉手。時尚書屋
一隻,兩隻,三隻,最後竟然所有的女生都舉手了。時尚書屋
啊?我們宿舍又一陣愕然。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尹穎也有些激動起來,你們別吵,慢慢聽我講。老太太又接着問了:「女生能容忍自己丈夫不是處男的舉手。」
結果還是有三分之二的女生舉手了。時尚書屋
老太太又笑了笑:「你們男生似乎不夠勇敢啊,女生們都承認了。好,我們再來一次。希望自己妻子是處女的請舉手。」
結果這次慘了,所有的男生都舉手了。然而,能夠忍受自己的妻子不是處女的,卻只有大約五分之一的男生舉手。這麼現實的事情就擺在我們眼前。你們也不要不承認,要是我現在調查你們的話,估計和老太太得出的結果也差不多。時尚書屋
第3

一個非麻醉的人流手術

我聽到這裡就有些想法了,是不是尹穎那丫頭不是處女了怕覃海墨以後怪她先來這裡做做思想工作啊?然後我就狠狠地白了她一眼。不過想想她的前四任男朋友,應該不會啊。時尚書屋
尹穎沒有理會我,又接著說了。時尚書屋
老太太問,你應該有婚前性行為嗎?時尚書屋
我們再也不說話了,只想聽著老太太快點分析。可是那天她並沒有做任何分析,而是讓我們自己去門診體會。時尚書屋
婦產科門診流產室是我終身難忘的地方。我接的第1個來流產的是一個和我們差不多的大學生。尹穎說著瞥了我一眼,彷彿在驗證我是否還在聽她講故事。我自然聽得很認真,她繼續說,那個女孩……哎,怎麼說呢,反正很漂亮的。時尚書屋
「怎麼了?」 老太太問她。時尚書屋
她的臉有一點紅,已經一個月沒來例假了。時尚書屋
老太太也沒抬頭, 劃了兩張化驗單,說,先去做個檢查, 拿了結果再來。時尚書屋
那個女生不好意思地走了。老太太看看我,說,產科門診主要就是兩件事, 給產婦檢查和給這樣未婚先孕的女孩做流產。時尚書屋
過了一會,那個女孩子回來了, 果然懷孕了……
「要麼?」老太太故意問。時尚書屋

不要, 我……

行,不用說原因了, 確定不要?時尚書屋
嗯。時尚書屋
好, 做無痛的還是一般的? 無痛的600, 一般的300。時尚書屋
大夫, 我聽別人說, 有那種藥物的, 不用做手術。時尚書屋
藥物的不乾淨, 一般我們醫生不建議, 而且你這個有點大, 藥物的也不一定安全, 但是我得先說清楚, 這是第1個孩子吧?時尚書屋
嗯。時尚書屋
流產有各種併發症和後遺症, 我們醫生當然會儘量避免, 但是有些可能是難以避免的, 有的人甚至因為這個而造成終身不孕, 所以我們一般建議第1個孩子能留還是留。不過如果堅持, 我們也會給你做的。時尚書屋

不, 我不能要……

好, 那你是做無痛的還是一般的, 一般的有點疼, 無痛的就是打點麻醉藥, 不過貴。時尚書屋
她憂鬱了一下才說,那還是一般的吧。時尚書屋
我看了看那個女孩子。老師把表格遞給她, 讓她簽了字, 然後我帶著她去找護士給她測體溫脈搏之類的我清楚的記得, 那個女孩子是84年的, 比我還小一歲。之後我把她領進了人流室。那是我看的第1個非麻醉的人流手術 。時尚書屋
其他都記不得了, 但我清晰的記得那喊聲, 當時我就發誓, 我一輩子永遠也不會到這裡來!
聽到這裡我們心都麻了,結果一幫人盯着覃海墨看,有眯着眼看,有張着眼看,有白着眼看,還有的眼皮眨巴不止,顯得多有忐忑,真是什麼表情都有,特別豐富,覃海墨一時慌了,你們別用那種殺人的眼光看著我好不好?時尚書屋
尹穎繼續說,人流手術, 其實是很危險的。在醫學上, 任何手術都是危險的, 雖然她的風險率只有千分之幾或者萬分之幾, 但是,對於女人來說, 那有可能意味着永遠不能生育。時尚書屋
你們不是醫學院的人, 沒有經歷過流產室裡的一幕幕, 也許永遠也無法理解這些。所以, 我的老太太老師才會對我們說, 等你們到流產室實習的時候, 就知道你們將來應該怎麼做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