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秀秀姐 第 7 頁


刻的秀秀姐是水性而略略揚花的。她抱著一大堆零食走到電視機前,喂,弟弟,你去洗澡啊,洗完澡出來吃東西啊。我洗完澡出來看見秀秀姐像個小婦人般靜靜地吃着東西,很滿足的樣子。我想起了在某本書上看過的一句話,一個女人如果喜歡說
作者:待考 / 頁數:(7 / 0)

秀秀姐樂了,極為誇張地吼吼兩聲又伸過手,往我的腮幫子上擰了一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感覺到了秀秀姐右手的食指有一點粗硬的角質。所以每次她捏我臉蛋的時候總有一點微弱的疼痛,即使她的動作是小心翼翼般的輕柔。我就推開她的手說,去去去,剛剛抓你那臭腳就來摸我的臉。你呀,盡會占便宜。時尚書屋
秀秀姐又笑得花枝亂顫。時尚書屋
第2

女子無才便是德

晚上秀秀姐洗了澡,穿著一身睡裙,很順滑的那種料子,應該是絲綢之類的,清清柳柳地包着她的身子,在燈光的襯托下,柔和而光亮,扣在上身的內容顯得飽滿而豐盈,呼之慾出的姿態。她的頭髮半濕,捲成幾個細小的圓圈貼在額角。睫毛低低地垂掛下來,時不時搧動一下,我覺得此時此刻的秀秀姐是水性而略略揚花的。她抱著一大堆零食走到電視機前,喂,弟弟,你去洗澡啊,洗完澡出來吃東西啊。時尚書屋
我洗完澡出來看見秀秀姐像個小婦人般靜靜地吃着東西,很滿足的樣子。我想起了在某本書上看過的一句話,一個女人如果喜歡說話喜歡吃零食,那麼說明這個女人是心無城府的,所有男人都不必要提防她。秀秀姐就是這樣,有時候該說的早已說完,可是她還在喋喋不休孜孜不倦。當然她也不會提防所有男人。時尚書屋
有時候我甚至覺得秀秀姐是有點兒笨的。但正所謂「女子無才便是德」我就愈發覺得她是一個女子了。時尚書屋
我一從浴室出來秀秀姐就對我說道,零食在我嘴裡,我在被子外面。時尚書屋
我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她就站了起來,一隻手叉在腰間,屁股一扭,微微地側過頭看著我,笑得很嫵媚,說,這樣是不是比什麼「飯在鍋裡,我在被子裡」更具挑逗性啊?時尚書屋

我一頭暈倒在沙發上……

秀秀姐過來揉揉我的頭髮,把我拉了起來,和我坐在一起吃着零食看電視,然後若無其事地說,今晚我睡媽媽的床,你睡我的床。時尚書屋
我說遵命。時尚書屋
秀秀姐笑笑,哈哈, 弟弟乖啊,不乖的話就讓你睡地板連這沙發都不給你睡的哦。時尚書屋
我說哦,秀秀姐起身把我帶到她的房間。我迫不及待地跳到床上彈了彈,啊,秀秀姐的床真舒服啊。時尚書屋
秀秀姐說,知道就好。然後坐在床邊的梳妝台邊修起眉毛來。時尚書屋
我和秀秀姐一個躺在床上,一個坐在梳妝台邊,和風細雨地交談着。平靜而滿足的樣子。我說,秀秀姐啊,你到底是哪一年的嘛。我怎麼看都覺得你比我小。時尚書屋
並且我都大四了你才大二。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哼,你不知道女孩子的年齡是秘密嗎?不准問。時尚書屋
那好。以後我不叫你秀秀姐了。我直接叫你秀秀好了。時尚書屋
秀秀姐一噘嘴,我管你。時尚書屋
我說,秀秀。時尚書屋
她說,加一個姐字。時尚書屋
我再說,秀秀。時尚書屋
她說,姐。時尚書屋
我還說,秀秀。時尚書屋
她又說,姐。時尚書屋
我堅持說,秀秀。時尚書屋
結果她一扭身,扯扯我的頭髮,脆生生地笑道,怎麼啦,弟弟?時尚書屋
我一下子羞了,用棉被捂着臉,咕噥道,只是想喊喊你的名字,就名字而已。時尚書屋
沒想到這次秀秀姐很乖巧的同意了。她說,嗯。就一次而已。下不為例。時尚書屋
我說好。然後輕輕地喊了一聲秀秀。時尚書屋
嗯。時尚書屋
結果我突然不知道說什麼了。我悄悄地把頭探過一點,想看看她修眉毛的樣子,沒想到她也在歪着眼看著我,挺留神的樣子,從鏡子裡反射出來的眼珠子並沒有放在眼眶的正中間,而是偏到了一邊, 卻裝出一副傻乎乎不懂事只顧偷看的模樣。時尚書屋
四目相對。她被我或者我被她逮了個正着。看著她那綉明湖水般清澈而透明的眼睛如雌羊般溫馴,我渾身一顫就覺得胸悶,差點喘不過氣來,結果說了一句,秀秀姐,其實你很漂亮的。時尚書屋
秀秀姐哦了一聲,然後在鏡子裡把眼珠子移到中間睜睜得大大而極為驚訝地看著我說,其實?時尚書屋
我一時慌了,看來我又用錯詞了。時尚書屋
果然,秀秀姐乾脆轉過身子盯着我說,你的意思是說一開始你覺得我並不漂亮相處久了才發現其實有一點點漂亮還是我表現出來的樣子並不漂亮需要努力地去發現才能看出其實有一點點漂亮或者我根本就是一點都不漂亮?時尚書屋
看著她一口氣說了那麼長的句子,說得我如墜五里雲霧。時尚書屋
沒有啦,說我,我是說你把眼珠子丟到眼眶邊邊的時候看起來挺迷人的。能夠電暈世界上所有螞蟻的那一種。時尚書屋
第2

一個不徹底的無神論者

秀秀姐立馬笑了,然後很陶醉的樣子又把眼珠子轉到一邊,甜蜜地盯着我眨了眨,一點兒也不含糊地繼續迷人下去。我說我暈了我暈了,然後閉上了眼。時尚書屋
等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秀秀姐又在一絲不苟地處理着她的眉毛了。不動聲色,從容而沉着的眼神裡汩汩地傳神出一種姐姐特有的溫暖。這時,她頭髮上的水滴也幹了,頭髮直直的披在腦後,烏黑烏黑的像刀片一樣豎下來,閃亮閃亮的,一股清淡的海飛絲的味道時不時從她的發間飄出。時尚書屋
我說,秀秀姐啊,你不覺得我們這樣好像一對恬靜的夫妻,激情過後心平氣和地說話解悶兒嗎?時尚書屋
秀秀姐欠欠屁股,哼,弟弟,你給我老實點,不要東想西想。時尚書屋
我靜靜的看著天花板發獃。過了一會,秀秀姐站了起來,伸過頭來俯視着我的眼睛說,來來來,弟弟看看我修的眉毛怎麼樣?比剛剛漂亮多了吧?時尚書屋
我一頭霧水。因為她那眉毛在我看來壓根兒沒有任何變化。或者說在她修眉毛之前我根本就沒有仔細觀察過她的眉毛,自然,修過之後也沒有什麼變化可談。當然即使在她修眉毛之前我仔細觀察過她的眉毛也不一定就能看出有什麼驚天動地的變化,畢竟能一下子就觀察出兩條毛的動靜的人在這個世界上為數不多。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