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秀秀姐 第 9 頁


錢她願意幫我交,只要我還想在那裡住。我說沒有的事。想想我一個大爺們,要一個女孩子幫我交房租,這不是吃軟飯嗎,我受不起這個羞。本來我在秀秀姐面前就有些卑微。於是我編了一大堆理由。現在忘了是什麼理由了,總之,秀秀姐那個可
作者:待考 / 頁數:(9 / 0)

由此可見阿姨平時和秀秀姐溝通的確不多,或者用秀秀姐的話來說,除了物質上的給予,基本上沒有其他的什麼關係。但我從阿姨的問題裡可以看出她對秀秀姐的關愛和愧疚。就像秀秀姐要回來的時候跟我說的,母女畢竟是母女。但阿姨是個不愛表露自己情感的女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而這一點秀秀姐很像她媽。所以直到我們要回校的時候,秀秀姐回來之前說的那句「突然間很想擁抱媽媽。她離開溫暖多久,我就給她多久的擁抱。」
都沒有實現。時尚書屋
回校的時候是阿姨的司機開車送我們的。時尚書屋
第2

戀人之間虔誠的約定

十一過後的一個星期我的房租就到期了,只好又搬回學校的宿舍住。秀秀姐來輓留我問我是不是沒錢了,說沒錢她願意幫我交,只要我還想在那裡住。我說沒有的事。想想我一個大爺們,要一個女孩子幫我交房租,這不是吃軟飯嗎,我受不起這個羞。時尚書屋
本來我在秀秀姐面前就有些卑微。於是我編了一大堆理由。現在忘了是什麼理由了,總之,秀秀姐那個可愛的女子相信了。臨走時秀秀姐的眼睛煙霧瀰漫,當然也可能是我自己的眼睛煙霧瀰漫,乃至看到她原本清澈的眼睛也煙霧瀰漫起來。時尚書屋
秀秀姐說要我想她的時候去看她。我說我會的,你煲湯的時候別忘了發個短信過來。她就一下子笑了,那洋洋得意的樣子好像如果我不喝她煲的湯地球就不會轉了一樣。但很快她又不放心了,說要拉鈎。時尚書屋
我很豪爽地伸出右手,兩人小指一鈎,翻一個角度,拇指一帖,轉手,對掌相錯,握手。我覺得秀秀姐作得很認真,煞有介事的。所以我也很有感覺。一點都不像小朋友的遊戲,而像戀人之間虔誠的約定。時尚書屋
從那一次之後,我的右手再也沒有讓誰勾過。當然,這不是我特別地要紀念此事,事實上是在我身邊的人再也沒有誰還會幼稚得像秀秀姐一樣玩拉鈎這種小兒科的把戲。時尚書屋
在我們這個豐富多彩的大學裡,每天早晨是奮發向上的時刻。有人在想今天的學習計劃,有人在想今天的兼職工作,有人在尋思晚上的約會或飯局,像我們這類沒有什麼理想抱負沒有什麼經濟條件的學生就只想著等一下要吃的豆沙包或者鹹菜加稀飯。那些在食堂裡蹉跎掉的胃口也許若干年後才能緩過勁兒來。我呢,估計已經養成了民工的習性,逮到什麼吃什麼,就算不慎發現了碗中的異類也能夠處變不驚的把它們挑出來,盡顯勞動人民的本色。時尚書屋
有時候想想能吃秀秀姐煲的湯真是修了福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但是現在不可能天天看見秀秀姐了。一般來說我也不是那麼主動找她拉鈎歸拉鈎,雖然也很想念秀秀姐煲的湯,但想念她的人更多一些。因為考研對我來說畢竟不是一件小事。和舍友們住在一起,在這種人人都是叫公鷄的環境裡,要適應大家的作休規律。時尚書屋
八個人住一間宿舍,每天晚上11點關燈。憑良心說吧,的確,直到我搬回學校住了,我才突然發現,秀秀姐居然是我最想念的女子。時尚書屋
秀秀姐則整天跟我吵着,現在連你也走了,真的沒人喜歡我了。我說,不打緊不打緊,改天我幫你寫個廣告貼在飯堂門前的公佈欄:岑秀秀,女,C大大二學生,花容月貌,氣質絶佳。今滯銷清倉。欲覓18至81歲男士一名,要求五官完備,四肢齊全,擁護共產黨的領導,擁護世界和平。時尚書屋
特別要不離不棄地喜歡岑秀秀本人。欲購從速,西大學生特價,售出為止。有意者,請與其弟弟馬小軍聯繫。聯繫費臭豆腐一串,折合人民幣一元整。時尚書屋
唉,秀秀姐翻出白眼抗議道,八桂田園的大白菜打了八折還能賣1塊3呢,我怎麼連白菜價都不如了? 說著大搖其頭。時尚書屋
這回到我笑得花枝亂顫了:哈哈,大白菜沒秀秀姐這爛嘴巴。時尚書屋
喂,馬小軍,你想嘗嘗我拳頭的滋味嗎?時尚書屋
我們宿舍在東校園十棟三樓。前後兩個陽台。前陽台一眼望去是寬闊漫柔的碧雲湖和幽綠柔和的紅豆林。紅豆又稱孔雀豆,含羞草科植物。時尚書屋
是我們學校的特產。幽綠色澤的小枝葉把紅豆林的小亭子和青石板桌青石板路籠罩着。戴上眼鏡還可以發現樹上沒來得及落下的紅豆串,一年四季都有,以及碧雲湖裡的荷花情人島上的蘑菇亭。時尚書屋
舍友基本上每人都有一台電腦。大家平時聊着班上的女生,評論班花系花院花XX花,看電視玩網絡遊戲看碟或者討論一些當前的時事新聞體育新聞。沒到考試一般不談學習。也有人開始參加各種公司的招聘會找工作。時尚書屋
畢竟已經是大四的第1個學期了。時尚書屋
對了,說明一下,我們宿舍只有我一個人考研。時尚書屋
說到這裡我不得不提一下我們宿舍的覃海墨同學。記得我曾經在網上看見有一個說法評論大學生混混的等級:
一等:什麼?下星期要考高數?時尚書屋
超等:什麼?明天要考高數?時尚書屋
仙等:什麼?下節課要考高數?時尚書屋
覃海墨當時考完高數和我一起走出考場的時候是這樣跟我說的:什麼?剛纔考的是高數?時尚書屋
其實,在《高數》這個課程上他閙的還不算搞笑,最搞笑的是考《遺傳學》的時候閙出的。他名詞解釋「遺傳和變異」為「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是遺傳,而小貓種魚不得魚是變異。」
而秀秀姐對他這樣的名詞解釋方法大為欣賞。並補充道:「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個兒子會打洞是遺傳,而一隻母鷄生了一隻鴨蛋則為變異。」
為此我們大笑不已。這時,覃海墨來了一招更絶的,他用那種淫笑的眼神看著秀秀姐說,我把「雙受精」解釋為:由於男方或女方的不滿足而沒有達到高潮要求一晚來兩次的行為。我們無不跌破眼直撞南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