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10 頁


了他的意。 小三都快教他們搞胡塗了,表面上他們的相處看似甜蜜,但卻又像暗潮洶湧的隨時準備咬對方一口,他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小三,派個人伺候娘子,千萬別怠慢她了,知道嗎?」文罕絶交代。 「知道了,少爺。」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43)

「少爺帶女人回府是沒什麼大不了,但帶一個小王妃少夫人回來,這可就是天大的事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小三還處在震驚之中,一時口快又忘了小王爺的暗示。
「小王妃?」她抓到小三的語音,疑心更重了。望向文罕絶面露疑色,見他只是抿抿嘴,並沒有要解釋的意思。「我知道了,不要多問,維持白痴的角色。」
她無奈的說。時尚書屋
「很好,你很有長進,是個可塑之材。」
他一本正經的點頭。
她快氣瘋了。他竟以此讚美她。「那還要謝謝你誇獎。」
她恨不得將他揉成碎片,然後再將他踩個稀爛。時尚書屋
「適時的讚美是體貼,真是難能可貴。」
有旁人在,她就陪他演演戲。
「以後娘子會發現做丈夫的責任。」
他以逗弄她為樂,朝她嘻皮笑臉的眨眼。
她深吸一口氣。告誡白己絶對要忍住,別讓他搞得鷄飛狗跳的稱了他的意。
小三都快教他們搞胡塗了,表面上他們的相處看似甜蜜,但卻又像暗潮洶湧的隨時準備咬對方一口,他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小三,派個人伺候娘子,千萬別怠慢她了,知道嗎?」文罕絶交代。
「知道了,少爺。」
小三一時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接受一個突然蹦出來的少夫人?
丁語逕自滿意的找了個舒適的位子坐下。「相公!你可還有高堂?」她隨意問。
「有,但他們不住這兒。」
他漫不經心的回答。
「原來你另外有家?這也好,省得我得伺候公婆。」
「在這兒你誰也不用伺候。」
他淡笑。
「等等,我再確定一次,在這兒我不用擦桌子抹地的,只要逢場作戲逢人便自稱是你文罕絶的娘子就成了,就這樣?」「就這樣。」
他頜首。
「那太好了,這一個月我可以在這兒好好享福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十分滿意。開始覺得這是個不錯的交易。
「一個月裡咱們也不是一直都待在這裡,過幾日我會帶你出門一趟。」
他預先告知。
「咱們要上哪兒?」她好奇的問。
「到時候你便知道了。」
他還是不願多說。
她不悅的蹙眉。「老是這般神秘兮兮的。」
她咕噥著。
他輕點一下她的鼻尖。「我的好娘子,你不該抱怨的。」
他再次提醒她注意自己的角色。
她冷瞟他一眼。「哼!反正我是啥事也不用管,啥事也不用問,這倒好,為慶祝我這難得的奢侈生活,我要好好睡上一覺。」
她打了個哈欠。
他苦笑,她才睡上整整兩天一夜剛醒,這會兒居然還能再睡?他對她的睡功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小三,領少夫人到房裡休息去。」
丁語這才吹著口哨,隨小三進房作她的春秋大夢了。
文罕絶大搖其頭。這女子是目前為止他見過最特異且唯一搞不定的女子。她多麼與眾不同,這引起他莫大的興趣。也許一個月過後,她雖當不成小王妃,但收做小妾是可以的。時尚書屋
他在心中算計著。

××××××

真是溫暖,尤其是這枕頭真是結實、真是舒服,難得有枕頭這麼有彈性,而且是這麼的毛絨絨!
怎麼會有毛茸茸的東西?丁語登時驚醒的跳起來。
「你怎麼了?有什麼毛病?」文罕絶不解,以為她發生什麼事了?
她睜著大眼,看見他竟光著上身讓她當枕頭。「你怎麼會睡在這裡?」她大驚失色。
「這是我的房間,不睡這兒我睡哪兒?」他不悅的說。
「你的房間?可是小三明明說這是我的房間。」
她見他毛茸茸的胸膛,勉強嚥了口口水。天啊,方纔她就是枕在這上頭,難怪……文罕絶這胸膛還真是要命的誘惑人,讓她忍不住想……她發現自己的思緒脫了軌,趕緊別開臉用被子將他引人遐思的胸膛覆蓋住。師父說過「非禮勿視」.
他覺得好笑。「咱們是夫妻,小三所謂你的房間當然也就是指我的房間。」
他解釋。
「喂!姓文的,咱們可說好了的,我只是你名義上的娘子,可不包括與你同床共眠這回事。」
她氣極的朝他大吼。
他掏掏耳朵。她的吼聲著實驚天動地。「這是我的疏忽,但現在夜已深,今晚你就暫且忍耐一晚可好?」他無奈的說。
「不好!」她大叫。「什麼叫你的疏忽,你光著身子睡在我身邊,這分明是故意的。」
她氣極。
沒錯,他是故意的,她猜對了。「光著身子睡覺是我的習慣。」
他促狹的說。
她噴著氣。「好一個習慣!但這是你的事,為什麼到我面前獻醜?」她竭盡所能的朝他大吼。
他的耳朵差點要教她給震破了。這娘們的嗓門還真不是普通的大。「可你方纔不也睡得挺好的?」被他這麼一說,她的小臉登時脹成豬肝色。「那是因為……因為……哎呀!總之你立刻給我滾下床就是了。」
她惱羞成怒。
「房間是我的,你居然喧賓奪主趕我下床?」他抗議。
「今晚是我先睡上這張床的,所以現在這裡是我的房間了,至於你嘛,宅子這麼大,你要睡哪兒隨便你,就是別來跟我搶這張床。」
她用力推了他一把。
「敢情你真是要喧賓奪主了?」他不敢置信的瞪著眼前的潑辣女子。「你可知多少女人爭著要為我溫床?你竟還這般不知好歹。」
「你少往自己的臉上貼金,哼!」她一臉嫌棄相。
「你簡直是不識貨。」
「對,我就是不識貨,你去找識貨的吧。」
她急著把他趕下床,好繼續睡她的大頭覺。
他不免動氣了,他在她面前竟是魅力盡失,這是前所未有的事。「好,這張床就讓給你了,我找識貨的溫床去。」
「去去去!」她擺手。
他悻悻然,拉開被子露出做人的體魄。
她又是一陣吞嚥舔唇。這男人的體魄還真不是蓋的。她有些後悔讓他下床,均勻且結實的胸膛多麼令人懷念,她甚至開始考慮要不要將他喚回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