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浪蕩小王爺 第 11 頁


。 丁語瞧這丫頭挺討喜的。「你叫什麼名宇?」「奴才叫小春,是少夫人的貼身奴婢。」她自我介紹。 「原來你就是小三找來伺候我的丫頭。」丁語明白的說。 「是的,以後還請少夫人多照顧。」小春識大體的說。 「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43)

見他頭也不回的穿上袍子便推門出房,顯然十分不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他該不會真的是去找其他的女人溫床了吧?
他甩頭離去竟讓她覺得失落不安。
她甩甩頭。「就算是他真的是去找別的女人又怎樣?我又不是他真正的娘子。」
雖是這麼說,但心裡頭就是不暢快。

××××××

丁語一覺醒來已是隔日的午時,雖然睡得夠久,卻不怎麼舒服,原因就是失去了文罕絶這百年難得一見的大枕頭,害她為此作了一晚上的夢,夢中全是他毛茸茸舒坦的胸膛,唉!這教她怎能睡得安穩嘛。
她覺得此刻全身懶洋洋的,有些煩躁。
「少夫人,您總算醒了。」
一名小丫頭露出兩個甜甜的酒窩衝著地笑。
丁語瞧這丫頭挺討喜的。「你叫什麼名宇?」「奴才叫小春,是少夫人的貼身奴婢。」
她自我介紹。
「原來你就是小三找來伺候我的丫頭。」
丁語明白的說。
「是的,以後還請少夫人多照顧。」
小春識大體的說。
「甭啦,我瞧這以後是你照顧我的多。」
小春惶恐。「請少夫人不要這麼說,奴才擔待不起。」
瞧她一副很害怕的樣子。時尚書屋
「在這兒主僕分野很明顯嗎?」丁語並不習慣被人捧得高高的伺候著。
「這是當然的。」
少夫人還真是奇怪,放眼現今生在這種豪富之家,主僕之間的階級清楚,踰矩不得,她已身為貴族少婦,難道不明白這些規矩嗎?
「你可知你家主子平日是以什麼勾當營生?」丁語好奇的探問,文罕絶是個大盜,可是這裡的人好像並不知道自己在賊窩裡當差似的?
「怎麼?少爺是這一帶開銀樓的大商家,不僅如此,他還是人人稱頌的大善人呢,難道您不曉得?」小春覺得少夫人問得莫名其妙,哪有人不瞭解自己夫君是做什麼買賣營生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丁語知道自己失言竟忘了此刻的身分,連忙補救道:「呃……我當然曉得……我只是……只是,你知道的嘛,嘿嘿嘿!」她根本掰不下去,只得乾笑兩聲矇混過去。
事實上小春一點也不知道,可是既然少夫人這麼說了,她也只好佯裝明白,但她覺得這個少夫人怪怪的。「少夫人,這會兒已過了午膳時間,您還要用膳嗎?」她想還是換個話題好了。
「隨便。」
丁語向來對吃沒什麼概念,況且她現在想的全是文罕絶這臭小子竟是個大善人之事。「實在看不出來。」
她搖著頭自言自語。時尚書屋
他八成是想藉此掩飾大盜的身分。
「看不出什麼?」小春見她低首唸唸有詞覺得奇怪。
丁語這才發覺自己不知不覺又失態了。「沒什麼,沒什麼。」
她急忙搖著頭。她得時時提醒自己別忘了此刻文少夫人的身分才是。時尚書屋
小春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眼前的少夫人。她是少爺所迎娶的對象嗎?
「少夫人,有訪客到。」
小三向她報告。知道她是小王妃後,他立即改變態度,變得恭敬有加。這是在王室之家當差必有的禮儀。時尚書屋
丁語蹙眉。「訪客?我才來這兒沒多久,怎麼會有訪客?確定是找我的嗎?是不是搞錯了?」她訝異。
「沒有錯,事實上,此刻廳上有兩派人馬,男的是來找您的,至於女的是來找少爺的。」
小三有些難以啟齒的解釋。
「這是什麼陣仗?」丁語不解。
「您去瞧了就明白。」
小三自己也好奇這是什麼陣仗?自從小王爺突然帶個小王妃回來後,似乎怪事、麻煩事都跟著來了。
「有道理。」
才起身走沒兩步她便又旋身停下。「等一會兒,小三,文——我是說相公他人呢?」「少爺他不在府裡。」
小三回答。時尚書屋
「不在府裡?敢情他昨晚真是風流快活去,一夜沒——」她住了口,想起她現在是文罕絶的娘子,自己的相公在外徹夜未歸的事要是說出來,那多丟人啊!「我方纔說的話算你們沒聽到,別給我傳揚出去。」
她擺出少夫人的派頭警告。好歹在這一個月有夫之婦的生活裡她還要做人呢。
他們立即點頭。「奴才們知道,絶不敢亂嚼舌根。」
小三慌張的說。這會兒瞧她還真有王妃的架式,容不得人小觀哩。時尚書屋
他對她的敬畏又多了幾分。
「相公不在,那廳上那群找他的女人怎麼辦?」「她們說了,若是見不到少爺,找您也可以。」
小三說。
「找我也可以?她們要吃了我不成?」她顯得不悅。
小三尷尬的笑了笑。
「傷腦筋,這麼著吧,你到大廳裡先將兩批人馬暫且分開安置,我先去會會這群指名找我的人,等解決了他們,如果相公還沒回來,我再去打發這群娘子,瞧瞧她們找上門來究竟是什麼事?」「是的,奴才這就去安排。」
小三對她愈發敬佩,瞧小王妃平日懶散不用腦袋的樣子,遇到事情辦得倒是乾淨俐落,一點都不含糊。

××××××

「你真是文罕絶的娘子?」一名留有白花花鬍子的中年人逼視了語,像要將她打量個夠。
「當然。」
她大刺剌的回視他,這些人真是無禮。她環視大廳上少說有十個以上看似行走江湖的大漢!盯著她的目光全是懷疑與不信。她是不是文罕絶的娘子於他們什麼事?要他們這麼緊張。時尚書屋
「你們是何時成的親?」另一名手持大刀的莽漢湊到她面前來。
他靠得太近,她甚至能聞到他口中發出的臭味,捂著鼻道:「你幾天沒漱口了?」她嫌惡的推開他。
他不好意思的搔搔首。「算算沒有十日也有八、九日了吧。」
他這一咧嘴露出缺了兩顆牙的洞。
眾人聽他這麼一說,無不掩鼻的走避離他有一丈之遙。
他惱羞成怒,臉露凶相的企圖輓回一點顏面。「廢話少說,你與文罕絶何時認識?何時成親?」這次他自動掩著嘴湊近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