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13 頁


比不上我嬌媚呢。」「喲!穿著打扮也不夠人時。」眾女子爭先恐後對地評頭論足,讓她陷入了三姑六婆的醋海之中,她氣得發顫。「你們全給我住口!」「你們瞧瞧,她多沒有教養啊,吼得這麼大聲,活像個母夜叉似的,哪有一個女人家該有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3 / 0)

小三只好硬著頭皮說:「的最愛,」說完他几乎不敢看她的臉,鐵定難看得緊。沒辦法,誰教小王爺有女人緣,又那麼多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真是荒唐!」她覺得這群女人瘋了。為了文罕絶居然也可以爭得面紅耳赤。她實在無法苟同,她們真是女人的恥辱。
「你們吵夠了沒?」她出聲大喝。再不出面她們肯定吵翻天。
此時眾女子才停止她們的爭吵,全部轉頭看向她。
「你就是文公子的娘子?」穿著大紅衣、長相俗麗的女子——春梅,不客氣的盯著她。
丁語笑笑。「沒錯!」沒必要跟她們多廢話,瞧她們打扮得爭奇鬥艷,但目光卻一致充滿敵意,好似對她恨之人骨。唉!全是一群蠢女人。
所有人立刻湧上將她團團圍住,由上到下鉅細靡遺的將她打量個夠,接著是你一言我一語的批評。
「瞧她身上也沒幾兩肉嘛!」「長得差強人意,還比不上我嬌媚呢。」
「喲!穿著打扮也不夠人時。」
眾女子爭先恐後對地評頭論足,讓她陷入了三姑六婆的醋海之中,她氣得發顫。「你們全給我住口!」「你們瞧瞧,她多沒有教養啊,吼得這麼大聲,活像個母夜叉似的,哪有一個女人家該有的嬌態,真不相信她就是文公子所娶之人。」
自認長相美若天仙的姑娘艷紅不屑的說。
「是啊,真是潑婦一個,文公子在眾多女人當中竟挑了個最沒品德的來當他娘子?」立刻有其他女人附和。
丁語從沒被人圍剿得這麼徹底,還教人說得這麼不堪。「你們今日就是上門來侮辱人的嗎?」她氣憤的推開眾女子。文罕絶居然有這麼多情婦?真是一堆該死的風流債。
「呸!我們才懶得理你,我們是找不著文公子,順便——」「順便來尋我晦氣的。」
她替她們介面。沒想到當文罕絶的娘子這麼倒楣。
「算你還知道自己幾兩重。」
春梅得意的說。
丁語莞爾。「現在你們侮辱也侮辱夠了,可以告辭了吧?」她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還沒夠,你休想以文夫人的身分趕我們走,也不知你用了什麼伎倆騙他上當,這會兒還好意思在這兒耀武揚威,真是不知羞恥!」艷紅逼近她,一隻手還不客氣的直戳著她的肩頭,樣子跋扈極了。
她告誡自己要忍住,但這會兒也火了,用力揮開艷紅不客氣的手。「不知羞恥的是你們,也不想想自己是誰,站在什麼地方在跟誰說話?你最好認清一個事實,我現在可是貨真價實的文夫人,而你們哪一個想嫁進文府為妾,還得看我同不同意,點不點頭,」再不拿出一點文夫人的派頭,就要教她們給瞧扁了。
眾女子倒抽一口氣。
「笑話,只要我撒嬌兩句,文公子就會休了你,你少得意。」
艷紅不可一世的說。她很有自信,她可是文公子近月來交往最密切的姑娘,相信文公子對她一定會言聽計從的。
「是嗎?你儘管試試看。」
丁語悶聲說。
「試什麼?」文大情聖的聲音出現她的頭頂上方。
文罕絶個子很高,她得仰頭才看得到他的瞼。「你終於知道死回來了!」她怒氣衝天,為了他受了一天的氣,他竟現在才知道嘻皮笑臉的滾回來。
「文公子——」眾女子一見他出現立刻嗲聲嗲氣的圍了上去,對他又是掛又是揉的,全都嬌嘆得不得了。
她見這情形鷄皮疙瘩全起了,這群瘋婦太可怕了。
而他則是如同大眾情人般任這些女人又抱又親,好不快活。
她愈看愈火大,惡狠狠朝他捏了一把。「相公。」
再不提醒他,他可能得意到忘記自己是誰了。
他的臉都扭曲變形了。「娘子!」他連忙不著痕跡撥開她的手。她竟來這招,太狠了!
「相公,你這些個紅粉知己是不是該早早請她們回——去——了?」她暗示的朝他咬牙說。
他這才露出瞭解的表情,原來她吃醋了,他還以為她真對他無動於衷呢,這下子好戲真的上場了。
「文公子,您別聽她的,該走的人是她,您將她趕走,不然休了她也成,以後就由我來伺候您了。」
艷紅酥軟的貼向他,故意要在丁語面前挑釁示威。
春梅馬上不甘示弱的推開艷紅。「還有我呢,文公子,您該不會忘了我伺候人的功夫也是一流的。」
她挑逗不已的朝他拚命眨眼。
其他女子當然也不甘落於人後,紛紛朝他又拉又扯又嬌又嗲的,證明自己也可以將他伺候得服服帖帖。
丁語憋著一口氣,冷颼颼的目光直往他身上射去。這傢伙!
他雖然陶陶然在美人堆裡,可也沒忘了注意她的表情。他暗笑,明白他該有點表示了,否則她這座小火山可要爆發了。
「各位姑娘,你們安靜下來。」
他將所有女人撥離他遠些才又開口道:「我知道你們都很抬愛文罕絶,但現今在下已成了親,只好辜負各位的美意了。」
他裝出抱憾的樣子。
眾女子當然不甘心。「像這麼沒有女人味的女子,大不了休了她嘛!要不是您從前都說不要結婚,否則也該娶我才是。」
春梅說。
「胡說什麼,該娶的人是我才對,我才是文公子的最愛。」
艷紅與她爭了起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