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14 頁


正當要說上兩句安撫的話,丁語便不耐煩的打斷他。 「甭說了,既然有這麼多人爭著當文夫人,我想你也用不著我了。」她萌生退意。心想:還是別依著他窮攪和的好。 「你要違約?」他臉色轉為陰晦。 她瞄了眾女子一眼。「這
作者:待考 / 頁數:(14 / 0)

丁語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你們全給我閉嘴!我還沒成為下堂婦,你們就已經在爭搶我的位子,當我死了不成?還有你,文罕絶,你是什麼意思?我還要不要做人啊?今日你把話說清楚,你當真要休了我?」瞧她大眼氣得圓睜睜的,他顯得非常滿意,這算是小小的教訓,誰教她昨夜將他趕下床,他從不曾被女人趕下床,這是他生平最大的恥辱,為此他可是惱了一個晚上,就連到了射月樓點來紅牌姑娘李秋波,都不能稍稍減緩他的怒氣,美女當前他也提不起一點興趣,滿腦子全是丁語誘人慵懶的睡容,教他惱得咒罵連連,將李秋波嚇壞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他正當要說上兩句安撫的話,丁語便不耐煩的打斷他。
「甭說了,既然有這麼多人爭著當文夫人,我想你也用不著我了。」
她萌生退意。心想:還是別依著他窮攪和的好。
「你要違約?」他臉色轉為陰晦。
她瞄了眾女子一眼。「這裡環肥燕瘦都有,你根本不一定非要我不可。」
他如果要找個假娘子,這裡多的是人選,他何必非要她湊熱閙。
「你難道忘了我們的協議?」想不到她會打退堂鼓,看來他是高估她了。
這她倒忘了,頗傷腦筋。「眼下這情形,你打算怎麼辦?」為了給師父一個交代,她懊惱得不得不妥協。
他就不信她走得了。「你是我名媒正娶的妻子,我當然捨不得休了你。」
「捨不得我,那可捨得了她們?」她不屑的瞟向眾女子。風流鬼!
他瞧了瞧那些一臉哀怨盯著他直嬌嗔的女人。「文公子……」
他還真有點捨不得。
「文罕絶,你百般不捨吧?」丁語見他被眾女子一喚都酥麻了的神情,氣怒的損他。「你若想將她們全納為妾,我想我是不會反對的。」
她笑得滿是殺氣,像是在警告他,若敢這麼順水推舟的說聲好她絶對會讓他死得很難看。
他當然很明白的。「娘子說笑了,我怎能消受得了這麼多美人恩。」
「喔,你的意思是說,一次消受不了這麼多美人恩,但如果是三兩個就沒問題了?」她憋著氣說。
「這也要娘子同意才行。」
他仍是忍不住逗她。
她先是氣得要發作,繼而又忍下。「隨你,畢竟你是相公嘛。」
她突然想開了,這是他的事,再過一個月不到的時間他們的約定便結束,屆時他隨她進大牢後一拍兩散各不相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知道她腦袋裏想的是什麼。想與他撇清關係?想都別想,沒有女人是他這個情場老手搞不定的。
他低首輕笑。就算事情告一段落,他也不打算放她走了。
「娘子,我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
喲,還真會裝蒜。「相公,別因為我而誤了你快活的興緻。」
也許讓他納個妾,能轉移他的注意力,至少讓他少來煩她。時尚書屋
「怎麼會?娘子就是我興緻的泉源。」
他故意將話說得曖昧。
她頓時火紅了雙頓,他是故意的。「相公!」她警告的瞪他。
「文公子,瞧您娶的是什麼娘子?竟敢對你怒目相向,好歹你也該教訓教訓她一頓才是!」春梅不甘心的煽風點火。
丁語眯眼瞧向文罕絶,「敢問相公,你要如何教訓丁語啊?」還教訓她咧?哼!他敢!
他笑嘻嘻的托起她的腮,眼神轉為炫惑,她感到一陣迷惘發暈。
「這麼教訓如何?」他在眾目睽睽之下低首攫取了她的唇。
她覺得該是羞怒的,但下意識裡卻為此著述不已,她無法控制自己的想法彷彿被他催眠在情海裡頭,無止境的蕩漾。
眾女妒恨不休,「文公子……」
他肆無忌憚的將她吻個徹底,直至她回神開始掙扎才意猶未盡的放開她。
她搭著唇,恍惚間仍是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這般教訓,娘子可還滿意?」他咧嘴笑。
她甩甩頭,企圖想讓自己的思緒清楚點。「你輕薄我?」她竟著了他的道!她終於清醒了。
「親吻自己的娘子怎能叫輕薄?」「是啊!得了便宜還賣乖。」
艷紅看得眼睛都要凸出來了。眾女也是嫉妒得咬牙切齒。
「你們——」她氣極了。這些人到底還有沒有一點羞恥心?
「娘子,咱們是夫妻,親熱一下也沒什麼見不得人,你不用害羞。」
他竟還不知死活的說。
她的臉都綠了,不顧一切的大吼:「誰跟你是夫——」他及時摀住她的嘴,免得她一氣之下泄了底。「娘子,你得謹言慎行。」
他小聲警告她。
她怒瞪他一眼忍下來,這才改了口:「是夫妻也不能不知廉恥的當眾現醜。」
「娘子何必拘泥於外人,這是一般夫妻恩愛的表現啊!」他撫了撫她被他吻得發脹的紅唇。
她揮開他的手時,狠狠的捏了他的手心一把。她假意調情的匯向他,說:「你別過火了,當心玩火自焚。」
她在他耳際小聲的警告完,順便不客氣的咬了他的耳朵一口。
他失笑,這個小辣椒。他揉揉彷彿被小貓啃咬到的耳朵,決定今天玩夠了,再閙下去恐怕不可收拾了。他轉向眾女子,說:「各位,你們的厚愛在下心領了,但文罕絶已是有家室之人,不宜再承受各位的眷戀,今日還是請回吧!」說得冠冕堂皇卻萬分無奈。
「文公子,您該不會是真怕了她吧?」要不是親眼所見,眾女子還真不相信男子氣概十足的文罕絶會懼內?
「她是我娘子,我不怕她怕誰?」他仍是以令人發噱的口吻說。
丁語瞧他逗趣,忍不住發笑。兩人此刻看似親熱恩愛。
眾女子失望透了,看來她們是沒指望了。不過她們相信以文罕絶的個性,是不會愛上一個女人太久的,要不了多久他又會回到她們身邊的。
「你們還是離開吧,我與我娘子還有些貼己話要聊聊。」
他下逐客令。
大夥兒滿臉不甘的魚貫而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