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16 頁


若再不有所行動,少爺會中了那李秋波的狐媚術出不來了。」她比丁語還擔心著急。 「射月樓?李秋波?」好哇!這死鬼好歹也給她留點顏面,這麼胡搞教她怎麼做人?真不明白他要他這個假夫人做什麼用?對於文罕絶的作為她不悅得很。
作者:待考 / 頁數:(16 / 0)

「我明白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丁語隨意應了一聲。
小春見她這麼沒有危機意識,覺得泄氣。「少夫人,瞧您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顯然還不知道利害,您現在雖已貴為文少夫人,但若不小心捧著可會隨時易主的。」
見小春嘮嘮叨叨說個沒完,她實在想告訴小春就算她小心捧著它早晚還是會易人的,因為她根本是個假夫人。但現在當然不能這麼說,所以她才暗中叫苦連天。時尚書屋
「小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她暗示小春該住嘴了。
小春話匣子一開,哪停得了口。「少夫人,我們這些奴才本來是不該這麼多嘴管主子的事,可是少爺已連續三天在射月樓了,而且我聽說少爺看中了那兒的紅牌姑娘,名宇叫什麼李秋波的,您若再不有所行動,少爺會中了那李秋波的狐媚術出不來了。」
她比丁語還擔心著急。
「射月樓?李秋波?」好哇!這死鬼好歹也給她留點顏面,這麼胡搞教她怎麼做人?真不明白他要他這個假夫人做什麼用?對於文罕絶的作為她不悅得很。
他真迷上了這叫李秋波的?心中的氣悶不自覺的擴大,擾得她無法平靜,重新握上劍,舞得比方纔更賣力,想藉此消除心中的不適。
小春見這情形不禁嘆氣。「少夫人,您怎麼還有心情舞刀弄劍的,您不擔心少爺教人給搶走了?」少夫人還真沉得住氣。
「不要說了!」丁語惱怒的大吼。她極力想擺脫文罕絶帶給她的不適感,偏偏小春在她耳邊不斷提醒著,教她煩不勝煩。
小春嚇了一跳,這才知道惹惱了主子。「少夫人,原諒小春踰矩了。」
她不安的說。她可不希望因為多嘴而被主子趕出府。時尚書屋
丁語息了息怒氣,其實是她反應過度了。「你也是為我好,我不該心情不好拿你出氣。」
丁語歉然的說。
「少夫人,別這麼說,奴才只是擔心您,忍不住要提醒您罷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丁語苦笑。「我知道。」
當這文少夫人真是難為。時尚書屋
「少夫人,又有一位姑娘上門要找少爺。」
小三硬著頭皮來報,這已是這兩天的第4位了口丁語不悅的撇嘴。「又是一個挺著大肚子前來認賊作父的?」她不禁說得難聽。
小三莞爾。「是的。」
連他都覺得世子愈來愈荒唐了。
「文罕絶,你去死吧!」她快抓狂了,沒有大聲咒罵她不能泄恨。
「少夫人!」小三皺眉。世子貴為小王爺,儘管再有不是之處小王妃也不能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要是傳到了王爺耳裡這還得了。
她發覺她口無遮攔的結果又惹惱這位忠仆,打她進門至今,小三就不斷在她耳邊告訴她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有時還真懷疑他是不是文罕絶派來監視她的人?「好了,好了!我知道身為文少夫人不該說這種話,那麼你告訴我,面對又一個挺著大肚子上門來的女人,我該怎麼做呢?」她氣憤的問。才幾天功夫,她已為文罕絶所做的荒唐事擦了好幾次屁股。
「這……」
小三也不知如何是好?
「哼!」她知道他作不了主。「這回我懶得去見她了,你去登記一下,說等孩子生下確定是文罕絶的種後,文家自會給她一個交代。」
這麼做已算仁至義盡。文罕絶哪來那麼多精力搞大這麼多女人的肚子?也許是有人混水摸魚想賴上這色鬼也不一定?畢竟文罕絶除去大盜的身分外長得還算不錯,看起來挺順眼的。時尚書屋
「奴才這就照辦。」
小三退下。小王妃處理事總是有條不紊,他不得不欽佩她。

××××××

「文罕絶,我劈了你!我殺,我殺,我殺殺殺!」丁語氣憤的將自己關在房裡拚命拿枕頭出氣,差點沒將枕頭劈爛了。
「文罕絶,你這殺千刀的,我今天就讓你好看!」她抓起枕頭丟向空中,再來個漂亮的迴旋踢,一腳將枕頭踢個四分五裂,裡頭的上好鵝毛四處飛揚,「看你還敢不敢在外胡作非為惹得一身腥,讓我這個假娘子為你丟人現眼的行為蒙羞。」
她得意的拍拍手上飄落下的鵝毛。真是痛快!
發泄過後她呼著氣,覺得暢快不少。
「少夫人,您在房裡頭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小春在外拍著門大叫。她聽見房裡傳來不尋常的聲音,焦急得很。
少夫人一個人關在房裡好一會兒了,會不會是因為少爺的風流使太多而想不開?思及此,她著急的拍著門叫得更大聲。
丁語捂著耳朵,原本是不想理會的!但聽小春已快扯破嗓門的招來全府的人,她才不得已的前去將門打開「我沒事!」她十分無奈。
「少夫人,您嚇死人了哇!我的天啊!這房裡是怎麼回事?」原本見她無事,小春才安下心來,卻又看到房裡像剛發生過大戰似的,桌椅傢具全缺角斷腿的,甚至還有鵝毛在飄,方纔少夫人究竟在這裡頭做些什麼?她大大的吃驚。
丁語有些難為情。「這個……我……我方纔在練功,所以……」
她怎麼好意思說這是自己發飆泄憤的結果。
「練功?」少夫人居然有這等興緻在房裡練起功來?「少夫人上」房間暫時不能住了,您不如先移駕好方便奴才收拾一下。"小春傷腦袋的看著滿目瘡痍的房間。少夫人的破壞力實在太驚人了。
丁語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羞赧。「那我就不妨礙你收拾了。」
她縮著脖子打算閃人。
才轉身要離開,她便迎面撞上剛踏進房門一臉驚慌的小三。「小三,你慌張個什麼勁兒?」她不悅的揉揉被撞疼的膀子。
「不好了,王——老爺和夫人——」「你就是那小子新娶進門的媳婦?」承勛王爺打斷了小三進來對於語通風報信的話。
王爺與王妃雙雙踏進了丁語的房裡,身後還跟著一名年輕女子。他們一進來便盯著丁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