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17 頁


公的種再說。」她揮揮手不耐煩道。剛開始她還會同情可憐這些女子,但這種事一多同情心就用光了,只覺得她們蠢,已懶得再多費唇舌。 「少夫人,不是的,他們是——」小三急著想解釋。這下少夫人誤會大了。 「我不想活了,這女
作者:待考 / 頁數:(17 / 0)

「沒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丁語看他們三人衣著華貴,說話的老者聲音洪亮、長相威嚴。這三人又是哪兒來的人物?在他的威儀下她不由自主的變得恭敬。
她才語落,便傳來與王爺、王妃一道來的年輕女子傷心的哭聲。
「眉眉,別傷心了,都怪這渾小子不好。」
王妃連忙安慰。
「表哥怎能這麼對我?」眉眉哭得悲悲切切,顯然是受到極大的委屈。
眉眉此舉瞧在了語眼裡,她自以為是的明白了幾分。「我道是怎麼回事?原來又是一個上門來找文罕絶負責的女子,這姑娘倒比先前幾位聰明,還知道把爹娘帶來作主。」
「你在說什麼?」眉眉氣憤的說。
「你少裝了,瞧你肚子還扁平,八成才剛懷孕,小三,照老規矩,帶下去登記,等孩子生下確定是相公的種再說。」
她揮揮手不耐煩道。剛開始她還會同情可憐這些女子,但這種事一多同情心就用光了,只覺得她們蠢,已懶得再多費唇舌。
「少夫人,不是的,他們是——」小三急著想解釋。這下少夫人誤會大了。
「我不想活了,這女人把我當成什麼了?」眉眉受辱趴在王妃懷裡哭得驚天動地。
「你好大的膽!」王爺發怒的朝丁語大吼。
「你們別不知好歹了,每天上門來找文罕絶負責的人不少,若我每個都認了那還得了?」丁語還不知自己在跟什麼人說話。
「少夫人,不得對老爺放肆!」小三怕她激怒了王爺,只得趕忙大喝。
丁語有些訝異,小三平日再怎麼看她不滿意,對她仍是恭敬有禮,而這會兒竟當著外人的面對她大喝?
「難不成,他們不是來——」她詢問的看向小三,見他滿頭大汗用力的點頭。
她吐舌,這下子誤會大了。她轉向王爺他們。「那你們上門來究竟是有何貴事?」她頗不好意思。
「上自己家需要有貴事才能來嗎?」王爺哼道。
「上自己家?」丁語吃了一驚。「您說這裡是你們的家?」「是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王妃回她。
她睜大了眼睛。「這麼說來,你們不就是文罕絶的爹娘?」這會兒她連嘴都合不攏了。

××××××

「文公子,來嘛,再喝一杯嘛!」小倩無限風騷的卯足了勁要討文罕絶的歡心。
文罕絶左擁右抱,耳裡聽著李秋波彈的悠揚琵琶曲,美人在懷再加上兩杯美酒,人生享樂不過如此。
丁語大閙妓院一場後,闖進來所看到的就是這一幕。她氣得立刻拉開小倩勾在他臂上的手,並且一把將她手上的酒杯搶過來摔至地上。「這杯酒他恐怕不能喝了。」
「這是哪來的潑婦?」小情吃驚。時尚書屋
「文公子,不好意思,我們攔不住她。」
被丁語硬闖了進來,射月樓老鴨急忙抱歉的說。
文罕絶一見闖進的是丁語先是一愣,繼而擴大了笑容。「無妨的。」
他擺手表示不在意。
「文公子,這姑娘是誰?」李秋波不悅的看著這打壞他們歡樂氣氛的女子。此女不僅生得秀外慧中,還有幾分時下女子少見的英氣。
「她呀,就是我娘子。」
他輕笑的說。
「哼!你還記得自己有個娘子!」丁語撇首道。
「原來是文少夫人,秋波見過了。」
李秋波朝她行了個禮。她很聰明,知道若將來想進文家的門,可得罪不起眼前這位正牌夫人。
「不敢當!」丁語沒給好臉色,手擦著腰朝文罕絶橫眉豎眼一番。今日說什麼也要把他給揪回去不可。
李秋波頓覺難堪。她是射月樓紅牌姑娘,少有人敢給她臉色看,這會兒她委屈極了。「文公子。」
她轉向文罕絶叫屈。時尚書屋
文罕絶並沒有理會她,逕自問向丁語:「娘子,你怎麼來了?」她會到這種地方找他還真令他訝異,他以為她不會在乎他的去處,但這會兒看來她還是有幾分在意的,這點稍稍滿足了他的男性自尊。
「這還用問,瞧也知道八成是妒婦上門來閙事的,喂!你當這裡是什麼地方,別仗著你是文少夫人,就可以在射月樓大呼小叫,我們姊妹可不吃你這一套。」
小倩根本沒把她放在眼裡。
丁語冷眼打量小倩。「我找我相公關你什麼事?」「喲,好大的口氣,虧你還敢說文公子是你相公?也不想想文公子在我們射月樓幾天了,現在才知相公丟了,你不覺得太遲了嗎?再說文公子在這兒教我們姊妹伺候得服服帖帖,壓根兒不想回去了,他會這麼做你這個文少夫人要反省羅!」小倩反過來奚落她。
「你——他逛窯子不用反省,反倒要我反省?」丁語氣得指著文罕絶大叫。這世間真反了!
「這還用說,一定是文公子在塚得不到溫暖,鎮日受你這惡婆娘的氣,一氣之下便到我們這兒來消氣解悶了。」
小倩得意的說。
「我瞧他來這兒不是消氣解悶的吧?該說是銷魂解饑才是。」
丁語惱怒的瞪向文罕絶還摟著射月樓一名陪酒姑娘的手。
「你若這麼說也成,這只是更證明你文少夫人的失敗,你根本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婆。」
對付這種女人,小情自認最有一套了。
丁語氣不過,敢說她是男人婆?
好,說我失敗來著,今天就要讓她們瞧瞧她對男人的魅力。
她風情萬千的放柔聲音。「我當真有那麼失敗?」款款的走向一名壯碩的男子面前,他是跟著嬤嬤一道進來阻止她的妓院打手。
她拋了個媚眼朝他臉上吹氣調情,這名大漢立刻暈陶陶的咧嘴傻笑個不停。他交了什麼運道?竟也有這種艷遇?
丁語滿意的看著他暈陶陶的表情,繼而大膽的將身子貼了上去,那大漢因受美人恩登時全身酥軟的貼向牆壁。她見狀,輕笑一聲。不錯,這傻小子倒是挺配合的。
她開始朝他的胸膛摸去,臉上淨是挑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