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18 頁


敢碰我娘子,你是找死!」文罕絶打得他裒嗚不絶。 「文公子,這不於我的事,是您夫人自己對我上下其手的,我沒有——」他覺得冤枉極了。 [你還說,我娘子引誘你就可以理所當然的享受了是不是?你真是不知死活!"他的怒潮一來
作者:待考 / 頁數:(18 / 0)

她偷瞧了文罕絶,見他臉色鐵青,活像是挨了記悶棍,她暗笑的繼續朝這大漢進攻。她就是要讓他知道不只有他可以玩女人,她也可以玩男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大漢對這飛來的艷福正陶醉不已,突然瞥見文罕絶殺人的目光,不禁嚇得手腳發軟。
誰的女人都可以碰,唯獨文罕絶的女人碰不得,他怎麼在暈頭轉向之際忘了這女人是文罕絶的娘子,他竟——這下糟了,他死定了,他急急忙忙要推開了語貼近的身子。
丁語見他突然臉色大變,以為是她使的勁不夠。她絶不能在文罕絶面前丟臉,好,為了面子問題她今天就便宜這小子,豁出去了。她閉上眼噘著小嘴準備貼了上去。
嘴還沒碰上他便聽見那大漢的哀號聲,她吃驚的睜開眼睛,見到文罕絶竟像發怒的獅子般狠命的擊向那大漢。「敢碰我娘子,你是找死!」文罕絶打得他裒嗚不絶。
「文公子,這不於我的事,是您夫人自己對我上下其手的,我沒有——」他覺得冤枉極了。
[你還說,我娘子引誘你就可以理所當然的享受了是不是?你真是不知死活!"他的怒潮一來竟是驚天動地,如真氣般由他身上射出,瞬息之間將屋內的東西震得七葷八素,首當其衝的便是那倒楣的大漢,可憐的傢伙在文罕絶的怒氣之下,身子忽上忽下滿屋子裡跑,教文罕絶修理得體無完膚。
「饒命啊!」那大漢在身子被震到最高點時,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
「夠了,住手!」丁語實在看不下去了。再這樣下去,那大漢不死也半條命去了。她沒想到文罕絶竟會為此發這麼大的脾氣?
文罕絶怒到最高點,什麼話也聽不進去,一個出手便將那大漢打翻天。丁語見狀立即躍身將那大漢在空中接住,讓他免於摔得皮開肉綻。
接下大漢後,丁語才轉而朝文罕絶怒道:「你瘋了不成?」「你別忘了你是我娘子,在我面前與男人勾搭成什麼體統!」他仍舊怒氣未消。
「笑話,就許你州官放火不許我百姓點燈,你可以在外頭有紅粉知己,為什麼我就不能有青衫之交。」
「男人與女人是不一樣的。」
他此刻真想扭下她粉白的頸子,她竟敢當著他的面引誘別的男子,甚至還將屬於他的紅唇輕易獻人,這教他幾欲發狂,沒殺了那大漢算是奇蹟了。
「有什麼不同?唯一不同的就是你們男人太自私。」
丁語火氣也不小,跟他鬥上了。
「文兄弟,看來你所娶的娘子還是個女中丈夫呢,嘻嘻!想不到這世上還有你文兄弟治不了的女人。」
一名男子從天而降。
文罕絶抿嘴。「楊兄,我等了你多天,才一出現便先奚落起我來。」
「我怎麼敢,只是方纔在上頭瞧了好一會兒熱閙,一時心有所感,不是有意要得罪文兄弟來著。」
楊子逍笑著說,仍是饒富興味的在文罕絶和丁語身上來回梭巡。時尚書屋
真是有趣的一對。最後他將目光停在丁語身上,好個江湖女子,嬌媚中不失英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哼!楊兄熱閙可看夠了,至於我娘子能別多瞧就別多瞧。」
文罕絶惱怒他盯著丁語的目光,一臉的警告意味。
楊子逍看著方纔被文罕絶揍得躺在地上的大漢,彷彿這是他的前車之鑒。「我怎麼敢,我只是羡慕文兄弟有這麼與眾不同的娘子。」
他連忙說。
一喂,算你有眼光,你是文罕絶的朋友?"丁語問。終於有一個是識貨的。
「在下是——」「你不用多解釋。」
文罕絶迅速打斷他。
楊子逍立刻明白,原來他這娘子對他的事還一無所知。
「文罕絶,你這是什麼意思?」丁語氣極的說。
「娘子,別忘了,不要多問。」
文罕絶朝她搖搖頭。
「哼!」她氣得別過臉。「好,我不多問,但你也別忘了再過二十天不到,你得履行答應過我的事。」
「什麼事?」楊子逍大為好奇。
「不幹你的事!」文罕絶氣惱的低吼。「你已耽誤了我不少時間,現在只要告訴我事情辦得怎樣就可以走了。」
他不悅的說。
楊子逍暗自想笑。這小子也會吃醋?他以為文罕絶永遠不懂吃醋這回事,這下總算有治得住他的女人出現了。「事情都辦妥了。」
「很好,接下來該怎麼做你應該知道。」
「你什麼時候出發?」「二天後。」
「我明白了,這之後——」楊子逍有意的看向丁語一眼。「你們凡事得小心一點羅。」
文罕絶冷笑。時尚書屋
「該小心的恐怕不是我們。」
楊子逍大笑。「看來是我多事了,該提醒的是他們才是。」
「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都聽不懂。」
丁語被他們一來一往的話搞迷糊了。
文罕絶沒有回她,逕自示意楊子逍先行離開。
「文兄弟,我先告辭了。」
楊子逍朝文罕絶和丁語行過禮後便從方纔來的地方離去。
「喂!」丁語在他後頭大叫。怎麼話沒說清楚人就先走了。
「別叫了,人都走遠了。」
小倩扯著嘴角說。
這女人真是討厭,丁語瞪了她一眼走向文罕絶。「走,跟我回去。」
她揪起他的衣襟拉著他就要走。
「文少夫人,你太不自重了,怎能這樣對待文公子?」李秋波將文罕絶拉回,一臉的不以為然,原本為了將來想好好拉攏她,但她既然不領情自己也用不著假惺惺跟她客氣了。
「我找我相公回去,怎麼不知自重了?」她又扯回文罕絶。
李秋波當然不放人。「文公子,你可以不跟她回去的。」
她拉住他的衣袖不放。
「是啊,文公子,家有惡婦不回去也罷。」
小倩也上前湊一腳拉住他。
見這麼多女人同她搶人,丁語索性放手。「他想不跟我走也不行!」她撇嘴說。
「怎麼說?」這會兒就連文罕絶都好奇她為什麼這麼肯定他一定會跟她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