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2 頁


師父,我會的,您放心好了。」她自信滿滿的揚長而去。 見她就這麼步向險峻之路,他有些期盼、有些焦急!更有些的擔心。 ×××××× 「青倚樓,這是哪兒?」丁語按照師父給她的指示來到一處華麗的樓房前,看見人來人往
作者:待考 / 頁數:(2 / 0)

她接過攤開來。「柳花街上,這是什麼地方?」成都府她熟得很,怎麼沒聽過有這個地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用力敲了她一下頭。「笨蛋!這不是在咱們成都府,而是在京城。」
這丫頭真是的,哪天才成得了氣候。
她揉了揉被敲疼的頭。「京城?那不是要離開四川嗎?」「沒錯,而且為師的要你即刻出發,記住期限是三個月,別忘了!」他提醒地。
「既然這麼急,師父為何不親自出馬?」她好奇的問。
「為師是以此試探你,難道你自知無力辦到?」他故意激她。
「誰說的?師父,您等著,我一定會在三個月內擒回文罕絶交給師父。」
他一激,她立刻信誓旦旦的說。
「嗯,去吧,」他揮手。
「那徒兒出發了。」
她轉身要離去。
「慢著!凡事小心點。」
師徒一場,她這一去他實在不放心。
「師父,我會的,您放心好了。」
她自信滿滿的揚長而去。
見她就這麼步向險峻之路,他有些期盼、有些焦急!更有些的擔心。

××××××

「青倚樓,這是哪兒?」丁語按照師父給她的指示來到一處華麗的樓房前,看見人來人往,姑娘們穿得花枝招展,招呼著男人進進出出。
這究竟是什麼地方?
她不禁納悶,是不是師父給錯了消息?
「哎呀!不管了,先進去再說。」
她不管別人怪異的眼光,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喲!想不到青倚樓新來了個這麼標緻的姑娘。」
一名容貌猥瑣的男子不客氣的將手搭在她的肩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吃驚的甩開他的手。「你這是做什麼?」他好大的膽。
「少裝蒜了上這裡的姑娘不會不知道我想做什麼?」他雙眼直盯著她的胸口瞧,猥褻極了。
她鷄皮疙瘩都快掉滿地了,趕緊捂著胸口。「你最好離我遠一點,小心我對你不客氣!」她噁心的撇嘴。
「臭婊子,你以為你是誰呀!可以這麼大聲對大爺我說話。」
他尖聲大叫。
周遭的人紛紛看向他們。她惱極了。「你們看什麼看?」她怒目瞪了眾人一眼。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眾人嚇了一跳,心想:青倚樓的姑娘不是都說話輕聲細語,溫柔得很嗎?怎麼來了個這麼粗魯的丫頭。
「這丫頭真是不識抬舉,被我看上是你前世修來的福,待會兒若將我伺候得舒服爽快,我可以不追究。」
他施恩的說,一隻手又想摸上來。
她光火的給他來了個過肩摔。「大爺,請問這樣可舒服爽快?」她拍拍手上的灰塵。
這一摔他真是顏面盡失,於是放開嗓子大叫:「嬤嬤,李嬤嬤——」李嬤嬤立刻聞聲而來。「哎喲,李大爺上,這是怎麼一回事?」她見他四腳朝天,登時吃了一驚。
「還敢問我是怎麼一回事,這全是你這裡的姑娘幹的好事!」他索性賴在地上不起來。
李嬤嬤更是吃驚了。「這怎麼可能,我這兒的姑娘個個嬌柔纖細,怎麼有法子將大爺您弄成這樣?」瞧李大爺剽悍的體格,她的姑娘裡有誰動得了他分毫,更何況是將他摔成這麼個狗吃尿的糗相?
「怎麼沒法子?難不成是我自己故意摔的?在場的人都看見了,是這惡婆娘動手的。」
他指著丁語,氣得吹鬍子瞪眼。
李嬤嬤這才注意到一旁丁語的存在。「哎喲!這姑娘是誰?」她盯著丁語直瞧個不停。這姑娘倒生得標緻。
「別哎喲了,她人在你青倚樓裡,不是這裡的姑娘是誰?」這李嬤嬤就會裝蒜推卸。
李嬤嬤再走向丁語仔細打量了一會兒。「她真的不是我這兒的姑娘呀!」這是怎麼一回事?
「不是?那她是誰?」李大爺吃驚的問。
李嬤嬤這才雙手叉腰問丁語:「姑娘,你是打哪兒來的?竟敢上我青倚樓來閙事!」八成是哪家潑婦打翻了醋罈子上這兒來捉姦閙事的,這種事她見多了,每天總有個一兩回。
「誰閙事來著,我明明警告過他,是那傢伙自己討打,可怪不了我。」
丁語不屑的說。
「喝!瞧她說的這是什麼鬼話?我不管,李嬤嬤,我是在你這兒受氣的,你得給我一個交代。」
李大爺耍賴的大叫。
「李大爺,您放心,這丫頭敢來這兒閙事是她找死!」李嬤嬤陪笑的安撫好他,又轉向丁語怨聲說:「你若是想在這兒找你死鬼,你是找錯地方了,來人啊!把她給老娘抓起來丟出去。」
柱後立刻走出四個摩拳擦掌的打手。
「怎麼著,你們想動手?好,沒問題!」她擺足了架式。開玩笑,她可是女捕快耶上,這種事對她來說算是小場面。
「不知死活的丫頭,動手!」李嬤嬤大喝。
四個人馬上將丁語圍住,以丁語的身手對付江湖俠士可能不行,但若是這種妓院的小癟三,她可是綽綽有餘了。
才出幾招她就把他們打得滿地找牙,倒地不起。
李嬤嬤見狀,可嚇傻了。「想不到你這丫頭倒有兩下子。」
丁語得意的抖抖腳。「這是當然,因為我是個女捕快嘛。」
她理所當然的說。
李嬤嬤大驚。「你是個捕快?」他們竟惹上了官差。
「沒錯!」丁語爽快的回道。
李嬤嬤驚訝之餘態度登時變了樣,陪著笑臉。「喲!原來是個女官爺,您怎麼不早說呢,這全是誤會,誤會!」她笑著去牽丁語的手。
丁語甩開了她。「我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了。」
都怪她平時太混了,同僚在捉強盜她在睡懶覺,否則她早該來見識過這罪犯的集中地。
原來還是個生手。「這位女官爺,不知光臨我們青倚樓有何指教?」李嬤嬤小心的問。
「找人。」
丁語也不跟她羅唆,挑明了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