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浪蕩小王爺 第 20 頁


他。「你和她怎麼樣了?婚姻可不是兒戲,開不得玩笑的,你什麼也不用說,」語兒這媳婦我們是要定了,過幾日我便昭告宗親為你們補辦宴席。"他打算讓文罕絶來個措手不及。 文罕絶當真是啞巴吃黃連,百口莫辯。 「這怎麼成,不可
作者:待考 / 頁數:(20 / 0)

尤其以爹的精明不會看不出這事的蹊蹺,還是兩老又有陰謀?瞧著娘甚至還拉著語兒,一副百般喜愛的樣子。不對勁,大大的不對勁。他心生警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爹、娘,孩兒想與你們私下聊聊。」
他暗示的說。為避免他們以假亂真,還是先將實情告訴他們。
「這兒又沒外人,有什麼話你直說吧!」王爺說。他才不讓這小子有解釋的機會。
「爹」「罕絶,你爹說的沒錯,語兒又不是外人,她是你媳婦啊,全是自己人,有什麼不能講的?」王妃拍著丁語的手慈愛得不得了。
丁語蹙著眉梢。她不知道文罕絶打不打算將她這臨時假娘子的身分告知他爹娘,在這種情況下讓她很難做人。
「爹、娘,我和她,呃——」文罕絶想進一步暗示他們。娘不懂,爹不會不懂的。
王爺迅速的打斷他。「你和她怎麼樣了?婚姻可不是兒戲,開不得玩笑的,你什麼也不用說,」語兒這媳婦我們是要定了,過幾日我便昭告宗親為你們補辦宴席。"他打算讓文罕絶來個措手不及。
文罕絶當真是啞巴吃黃連,百口莫辯。
「這怎麼成,不可以的!」丁語立刻大叫。開什麼玩笑?這麼做她與文罕絶不就弄假成真了,這還得了,將來她與文罕絶的關係是跳人黃河也洗不清了。
「怎麼不可以?是咱們罕絶委屈了你,放心,娘一定替你作主,將這宴席補辦得風風光光,而且從今以後罕絶這小子苦敢欺負你,儘管對娘說。」
王妃自顧自的說。
「天啊,這是什麼狀況?文罕絶,別杵著發愣,你快說句話呀!」丁語轉向文罕絶,要他想辦法打消他爹娘的主意。
文罕絶不悅的抿唇。雖然自己不同意爹娘這麼做,但見她一逕反對,倒讓他頗感不痛快。她就這麼排斥他?當他文罕絶的娘子真讓她無法忍受?一簇火苗不住由他的心底竄起。
「爹、娘,過幾日我要帶語兒去泉州一帶訪友,若爹娘有意要大張宴席,不如等我和語兒回來再說吧!」這是他的援兵之計。
「不成!這事緩不得的,若你們堅持泉州之行,宴席就提早辦了,一切自有我和你娘張羅,你們用不著擔心。」
王爺說。想拖延然後再不了了之,門都沒有!他不會給他們這種機會的。
「文罕絶!」丁語心急的大叫。她與他的協議裡可沒有這一項,他非阻止不可。
文罕絶不再堅持,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陰謀算計。他早該想到爹娘會用這招,他們分明是裝瘋賣傻的藉機逼婚。
「也好,就由爹娘去安排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也許藉著這大張旗鼓的宴客行為,更能讓語兒這誘餌取信於人。
他瞧向了語,見到她心急的模樣頗不是滋味。哼!她愈想擺脫他,他就愈不放手,他想征服擁有她的慾望愈來愈強烈了,但他絶對不會承認自己愛上她,遊戲人間這麼久,他壓根兒不相信愛情這玩意。
「太好了,那我和你娘趕緊張羅去了。」
王爺喜出望外。沒想到事情會這麼順利,也許罕絶是有幾分喜愛丁語的,否則為了皇上的任務,這事他也不會這麼配合。
丁語臉色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文罕絶,你待會兒最好給我一個交代!」她咬牙的朝他說。他在搞什麼鬼?愈玩愈過火了,她可不同意他們這麼胡來,不然她犧牲可大了。
「娘子,娘說的沒錯,讓你這般默不作聲的當個文少夫人是太委屈你了,我是該好好彌補才是。」
文罕絶故意說。
「你!」丁語氣炸了。
「語兒,你也別生罕絶的氣了,娘知道你是個好媳婦,不想這事太鋪張,但一生一次也是應當的,你別拒絶了爹娘的好意。」
王妃拉著她的手,故意將她的意思弄擰。
「我」丁語有口難言,只能逕自急得七竅生煙。
「這事就這麼說定了,日期定在三天後,宴客完你們再出發去泉州吧。」
王爺打鐵趁熱的說。
「我沒意見。」
文罕絶同意。
「你沒意見,我有意見——」丁語再也忍不住了。文罕絶及時摀住了她的嘴,小聲的道:「這只是權宜之計,而且當初你也答應過我,願意配合當我娘子一個月的。」
「但不包括與你舉行公開儀式。」
她不自覺提高聲調。時尚書屋
「拜託你小聲點。」
他差點又摀住了她的嘴。「只是個昭告親友的宴席,又不是要當眾拜堂,你擔心什麼?況且你也答應過逢人便承認是我文罕絶的娘子,這與公開承認我們的關係有什麼不同?」他試著說服她。
「當然不同,這麼一來,事情結束一拍兩散後,我名節也不保了。」
她儘量壓低聲音朝他抗議。
「不會的,屆時我會幫你澄清一切的。」
「你自己都聲名狼籍了,還能為我澄清什麼?」她嗤之以鼻。
她真是小觀他了,小王爺說的話誰敢不信,她對他的印象糟透了。「那你是想毀約羅?也可以,不過我可提醒你,現在毀約便前功盡棄,別想我還會乖乖隨你進大牢逛一圈。」
他警告她。
「你!」她跺腳。他真是把她吃得死死的,中途放棄的確教她不甘。
幾度咬牙切齒後。「好,我允了,可你別再給我出其他名堂,這是我能忍受的極限了。」
她嚴重警告。
「我明白。」
見她肯同意了,他籲口氣後反倒笑得開心。也許搞得人盡皆知讓她騎虎難下,事成後在人言可畏的情況下能讓她順理成章的留下。他打著如意算盤。時尚書屋
「你們倆在說什麼悄悄話?可別鬥起嘴來。」
王妃擔心的瞧著他們。討論過後,他們該不會是反悔了?
文罕絶摟著丁語僵硬的肩。「怎麼會,我和娘子恩愛得很。」
他笑嘻嘻的說。
「這樣就好。」
王妃放下心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